在电影《白头山:半岛浩劫》中,主角在最后舍身拯救了韩国。但现实世界的我们面对重大危机时,都会选择成仁吗?

近日网路上流量最大的电影之一,莫过于韩国的《白头山:半岛浩劫》了。相信听过 Joseph Campbell 的“英雄旅程”的人都知道,这是一部典型的“英雄旅程”作品。

所谓的“英雄旅程”,故事总是发生在平凡无奇的日常生活中,突然出现了某些威胁,而主角背负着拯救许多人的使命,开始踏上未知的旅程;在旅程当中,他们会获得一些人的协助,但也会遭逢许多的苦难,在最大的苦难过去之后,英雄总会得到一些启示,并将之带回原本平凡无奇的日常生活当中。(延伸阅读:献给武汉肺炎无名英雄的暖心歌曲:每个微小行动,都为世界带来温暖

然而,对于这部作品,除了以英雄旅程来作探讨之外,我更想带大家去和最后李准平与赵仁昌,驱车冲向火山的那一幕。因为类似这样的电影,其实并不让人感到陌生,每隔一阵子,都会出现一次类似的电影,我们在看这样的电影之前,其实也早就知道结局大概是和平收场的,但即便如此,我们却仍然愿意买单,究竟是为什么呢?


图片|车库娱乐 提供

《白头山:半岛浩劫》——英雄旅程脚本的标配电影

英雄旅程总是在所谓的“已知世界”开始的,主角赵仁昌悠闲地在拆解北韩的未爆弹,准备从军队中退伍;他的妻子崔智英正怀有身孕,宝宝随时有可能诞生。

看似和平的开头,却从白头山(也就是我们熟知的长白山)火山爆发开始破灭。赵仁昌为了换取妻子得以得到前往美国避难的权利,加入了拆弹部队。原本他只需要负责拆弹,要用核弹阻止火山爆发的是另一批军队。这就是英雄旅程脚本的开头。

让赵仁昌没有想到的是,另一架飞机突然坠毁,使得他与他的部队,必须担起所有拆弹到炸火山的任务,从这时候起,他的英雄脚色就被定位出来了。

通常在英雄旅程的脚本里,这时候就会出现所谓的协助者,也就是间谍李准平,他们必须要将李准平给营救出来,带领他们抢在美军到来之前,抢走核弹的弹核,将之运送到白头山的坑道内。

而英雄旅程的脚本,在此时,通常就会遇到同伴走散或死亡的剧情。美军发现他们要抢走核弹,便动用火力攻击他们,使得许多赵仁昌底下的士兵阵亡或走散。

在经历了这场浩劫之后,赵仁昌开始意识到,自己得担负起两韩所有人的性命。这场浩劫,在英雄旅程当中称之为“危机”或“死亡与重生”,当他不断和李准平互相抢夺主控权的这段过程中,赵仁昌的信念慢慢地被转化了,从原本的“退伍最后一天还被迫要来干这件事情”,慢慢地变成他要营救所有人的性命,这也就是英雄脚本当中所谓的“转化与重生”。

后续的电影,就和一般英雄电影一样,赵仁昌与李准平,在最后的生死关头,将火山以核弹炸开,使得岩浆的压力得以释放,免除了最后的危机,也就是英雄旅程中的完成任务。

其实许多电影都是这样子演的,按照英雄旅程的脚本走完整场电影;但在这部电影里,我想带大家探讨的反而是“成仁”的这一块。


图片|车库娱乐 提供

生死关头,就该选择牺牲自己拯救所有人?

在我国的国文教育里,不断地提醒着我们要“舍身取义”,孔曰成仁、孟曰取义,似乎是大家在国学当中,无法逃脱掉的一块。

而这部电影的最后,李准平决定牺牲自己,走上一条无法回头的路,让自己跟核弹一起消失在火山当中,这样牺牲自己救取所有人性命的做法,其情操伟大,但他是否还有选择逃走的余地呢?(延伸阅读:【性别观察】“李明哲,我以你为荣”李净瑜救夫为何成了政治阴谋?

如果在最后关头,李准平选择和赵仁昌一起开车逃走,我不确定是否有可能逃离现场,但赵仁昌与李准平,都选择将自己的生命推向死亡,因为他们只有 53% 的成功率,便意味着有 47% 的机会,火山会在他们眼前喷发,他们将会成为第一个被掩埋的人。

在着名的哲学问题“电车难题”中,就出现了类似的抉择场景:当你把一个人推下火车,可以阻止火车前进,撞死在轨道上玩耍的五个天真孩童,你是否应该这么做?

而这部电影更直接的是,当你选择牺牲自己的性命,换取整个朝鲜半岛人民的性命时,你是否应该这么做?

这是一个多么庞大且难以计量的问题。

李准平与赵仁昌,真的别无选择吗?如果他们不要把车开向火山,把核弹交给美军换取逃离朝鲜半岛的权利,或是开车逃离到港边,争取韩国军队派遣海军将人民载到公海避难,是否也是一种可能的结局?

有些哲学家说,牺牲一个人的性命,换取五个人的性命,在计算上,是一件应当如此做的事情,这就是所谓的“效益主义”;但也有哲学家说,生命不能用数量来做计算,不能说今天只是一个人,就必须牺牲自己来换取五个人的性命,因为生命是不该被量化的。

对于牺牲生命换取更多的性命,美国倒是有人设计了真实的电车难题实验,看看受试者会如何反应。(推荐阅读:14 张图解无意识社会心理学:为何我们会这样想,那样做?

若真需牺牲生命换取更多人的生命,人们会怎么做?

一位美国主持人 Michael Stevens 和和两位佩珀丁大学(Pepperdine University)的研究者合作,设计了这样的实验:

在两条真实的轨道上录影取景,让五名铁道工人与一名铁道工人分别站在两条轨道之上,背后则有一辆火车疾驶而来。接着他们搭建了一个火车监控室,并用极为逼真的电脑模拟画面,让火车撞向铁道上的工人。他们设计的极为严谨,让参加实验的受试者真的相信,自己到底要让火车撞向五名铁道工人,或是改变轨道,让火车撞向一名铁道工人。

在七位受试者当中,只有两名受试者选择转换轨道,这两位受试者都非常的惊慌,其中一名在转轨时,手不断地颤抖;另一名受试者则在受访时不断流泪。在接受访问时,两位都提到了情况危急,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不愿看到有更多人伤亡,因而在最后一刻选择转换轨道。

而另外五名受试者呢?他们虽然没有像那两位受试者那么恐慌,但也非常焦虑不安:有人呆坐在座位上,有人离开座位求助,希望有人能帮他做选择。最终他们还是犹豫不决,因而没有转轨,直到实验结束。

事后这五名受试者在受访时,提出的内容不尽相同,他们都知道意外会造成更多人死亡,有人表示他知道应该要转轨,但是在拨动开关的那一刹挪,才发现原来自己做不到。有人表示,自己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权利去转变火车轨道。有人则表示说,铁道上的五个人最后会发现火车来了,会自行离开。

从这个实验让我们看见了,真正在做选择的时候,根本没有人采取“效益主义”来做精确地计算:因为 5>1,所以选择转轨。尽管有人不愿看见更多伤亡而转轨,但他并非基于冷静地计算才做出这项决定,而是犹豫不决、在最后关头搬下了开关。

实验的结果让我们看到,无论转轨与否,都出现了惊恐与焦虑;而在实验之前,神经科学家 Aaron Blaisdell 就曾预测说,如果真实世界发生这样的事情,人们的反应应该会是“僵住”,难以冷静做抉择。

这个实验,也让我们看见了《长白山:半岛浩劫》,若是真实发生之时,赵仁昌跟李准平应当是会僵住,甚至是开车逃离现场的。要开车冲向火山赌那一把,甚至决定牺牲自己性命挽救所有半岛上的人们,在现实生活中发生的可能性,恐怕是微乎其微。


图片|车库娱乐 提供

为何对于英雄旅程的脚本,人们总是愿意买单?

然而有趣的是,人们对于英雄旅程脚本的电影,总是愿意买单,即便看电影之前就知道灾难一定会过去、炸弹一定会被拆解、坏人一定会被绳之以法,到底是为什么呢?

或许是因为,在平常生活中,我们根本不太可能遇到这类的事情,日子实在是过于贫乏与无趣,所以各式各样的电影、漫画、动漫当中,才会不断地重复着英雄旅程的脚本吧?

事实上,就有心理学家曾经做过一个所谓的“无聊实验”:实验者让受试者进入一个空无一物的房间,并保管受试者身上所有的东西,让受试者在房间内坐着发呆 15 分钟。里面唯一有的东西就是:桌子、椅子,以及桌上的一台电击器。如果受试者觉得太无聊,可以选择按下电击器来电自己。

有趣的结果出现了,在这些 12~18 岁的受试男性中,有 67% 的男性在 15 分钟内,至少电了自己一次,最多则电了 4 次,平均每个人会电自己 1.47 次。最难以置信的是,有一位受试者竟然在这 15 分钟内电了自己 190 次。

而在女性受试者身上,情况并没有这么夸张,只有 25% 的受试者至少电了自己 1 次,而最多的则是 9 次,所有受试者平均电了自己 1.00 次。显然地,女性与男性相比男性,对于外在感官刺激似乎没有那么执着。但这个实验更重要的是让我们发现,人们有多么难以忍受短暂的独处。

也许就是生活过得太过无趣,所以人们才会不断地买单去看“英雄脚本”的电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