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勒索、情绪勒索、道德勒索,同样都是诉诸你不想承受的后果,但可以依照其性质:利益、情绪、道德区分。

文|猫心

近年来,情绪勒索这个词成了大众吵架时的一个标签,时不时就有人会冒出一句:“你又在情绪勒索了。”

但有许多人并不清楚何谓情绪勒索,只是读了慕姿学姊的书之后,就给别人乱贴标签。


图片|来源

作为一个精神疾病的患者,负面情绪比一般人丰沛,在争执时,有时候难免会说出“我现在很痛苦、很想死,你能不能陪陪我。”

咦,这样子是情绪勒索吗?很多人可能会说“当然是阿!”没关系,在那之前,我们不妨来看看情绪勒索的定义吧。

根据提出情绪勒索的作家苏珊.福沃德(Susan Forward)所言,情绪勒索指的是:透过恐惧(Fear)、义务(Obligation)与罪恶感(Guilt)这三个手段,逼迫对方就范,按照自己的意思生活的一个过程。

听起来很抽象,我比较喜欢用赖天恒在〈你今天被道德勒索了吗?〉一文中的说法,来描述何谓情绪勒索。

赖天恒把勒索分成了一般勒索、情绪勒索、道德勒索,无论是哪一种勒索,赖天恒提到:“改变一些情境,使得妳如果不做我要妳做的事情,妳就得承担妳所不愿意接受的后果。妳不愿意承担那些后果,因此必须屈服于我的意志。”

例如,他提到情绪勒索的意涵就是:情绪勒索是诉诸情感上妳不愿意承担的后果(比方说让妳妈失望)。

推荐阅读:避免无意识情绪勒索:“自我察觉”是父母都该练习的一堂课

从这个角度来看,什么样子是情绪勒索呢?

如果你今天不跟我见面,我们就分手!

这就是标准的情绪勒索。

那么,“如果你今天不来找我,我就死给你看”,是什么样子的情况呢?

根据赖天恒的那篇文章,我认为这比较符合“道德勒索”:今天我会死,就是你害的。

然而,当一个人极度绝望,很想死的时候,希望自己的伴侣陪伴,是否构成道德勒索呢?

我的想法是:不算。

为什么呢?当我告诉你“我今天很想死,希望你能陪陪我。”我传递的是我的情绪;“如果你今天不来找我,我就死给你看”则包含了“改变一些情境,使得妳如果不做我要妳做的事情,妳就得承担妳所不愿意接受的后果。”这才是道德勒索(跟情绪勒索完全擦不上边呢)。

“你能不能陪陪我,因为我很想死”,虽然会牵动对方的情绪,但并没有告诉对方“非得来陪我不可”,对方依然可以选择拒绝。

这就好像,你可以跟你的伴侣卢说“人家真的很想看《冰雪奇缘 2》喔,就陪我去看看嘛!好不好?”;但是当你说“你如果不跟我看《冰雪奇缘 2》,我下次就不跟你去看球赛了。”这就构成了勒索。但值得注意的,这种勒索,既不是情绪勒索,也不是道德勒索,就只是一般的勒索而已。

推荐阅读:情侣吵架守则:为什么再愤怒,也不要说出会后悔的话?


图片|来源

赖天恒说:“一般的勒索诉诸利益上你不愿意承担的后果(比方说劈腿被抓包);情绪勒索是诉诸情感上妳不愿意承担的后果(比方说让妳妈失望);道德勒索诉诸在道德上妳不愿意承担的后果(比方说对可爱小动物见死不救)。”

所以,下次在给别人贴上情绪勒索的标签时,请仔细想想,到底什么是情绪勒索。

尤其当精神病患生病之时,已经够痛苦了,还要用情绪勒索来贴他标签,岂不是一件不道德的事情吗?

面对精神疾患,你可以选择陪伴,但你也没有义务要陪伴,千万别超出自己的能力去陪对方,然后又用“情绪勒索”的标签造成对方二度伤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