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谘商心理师的自白,我治愈过无数人,而这一次,我想说出我的家庭故事,并渴望能被接住。


图片|来源

心理师是助人工作者,但我们同样也是人,所以这一篇文章,我会分享自己的阴影与脆弱,关于母亲、孝顺跟华人文化,如果你愿意,请让我跟你分享。

我的生母与爸爸在不到两岁离异,从出生开始我就是爷爷奶奶拉拔到大,小时候,我一直被告知“是你妈妈不要你的”,嗯......所以我长成了一个相信自己不值得被爱的小孩,也导致在生命中病态式地一直找爱,跌跌撞撞、磕磕碰碰的。

直到 27 岁那年我找回我的生母,是个很年轻漂亮的女子啊!稀记得生母应该是在 19 还 20 岁生下我的。我们相处一年,那是很分裂与痛苦的一年,因为我的生母不知道怎么做一个妈妈,一开始她会勾着我的手,用跟对男朋友一样的方式跟我相处,我感觉很不舒服、很恶心、想要逃跑(而且我还是名男同志唉!)。我立刻跟她反应我的不舒服,她略带歉意地说“我只跟男朋友相处过...我不知道怎么跟儿子相处......”。那一刻,我知道再责怪她反而就会是我的不解风情跟没同理心。

所以我开始照顾安抚她。

一年的时间我们只有见面两次,但每天都会收到她的早安、晚安、新奇新闻、有趣图片、心灵鸡汤文章...说实话,这种东西,到 底 要 怎 么 回 啦!当然我只能,“早安、晚安、嗯嗯、啊啊、哈哈、很有趣...”。

时间快转到 2018.01.01,跨年的一早,我收到了生母的 line,是一篇好长好长,充满恨意与抱怨的讯息,指责我的冷漠、骄傲、自大、暴躁、没耐心,我知道她在骂我的爸爸,那个曾经伤害过他的男人。

所以我又开始照顾安抚她。

我极尽发挥心理师的同理与关心,后来讯息完全没被读过,一路从跨年、新年、母亲节、她的生日......我始终努力不懈地发着讯息。

渐渐地,我放弃了,我,又再一次被抛弃了…...

时间继续走,今年母亲节,我鼓起勇气再传了一篇祝贺关心,终于,已读了,还回了个贴图,我心里有个一直紧绷的部分松开了些。

时间继续走,六月,生母告诉我她在日本,因为长期头痛问题,她把工作辞了、房子卖了,来日本医治,然后要我汇日币 40 万给她做治疗。

再一次,我又开始照顾安抚她。

但我说我拿不出日币 40 万,希望她保重,平安,然后讯息就一直停留在已读,直到现在。

这三天,我参加了 Katrena 的心理剧工作坊 [注 1] ,终于能好好处理这个议题。

你问我会恨我的生母吗?是的,我非常恨她,但我也非常心疼她,她是个辛苦的女人。

所以,我又开始照顾安抚她。

啊啊,还不止呢,我想照顾全场每一个人,导演、翻译、替身、辅角、观众,就是不愿意照顾我自己。

我嘶吼、我崩溃、我嚎啕、我邪笑、我隔离 [注 2] ,那是段锥心刺骨的过程…...

我哭了,哭得好伤心,我是个被抛弃的孩子,我真的好心疼自己。

“我可以不用照顾她吗?我们的文化一直教我们孝顺,她虽然从来没照顾过我,但毕竟她是我的生母,而且她目前也在受苦,我如果不照顾她,大家会怎么看我,怎么说我......”

“我好渴望有个妈妈,大家不是都说有妈的孩子像个宝吗?为什么我没有......”

“这该死的文化,为什么要逼迫我们去做这些事情,只是因为文化这么说,不这样做就是不孝顺。”

唉......我好渴望被好好爱着啊!

而在场的人好好接住了我。

“不要再照顾他们了,你需要先照顾自己。”

“你是值得被爱的,你所做的一切很美丽。”

“是的,她不会是个好母亲,你需要放下对她的期待。”Katrena 这么说到。

剧的最后,停在我跟自己的对话。

“宇,这不是我们的错,我们真的可以不用照顾这样的妈妈,而文化真的让大家都好窒息,但这也不是文化的错,我相信我们会找到跟文化好好共处的方式的,在这之前,我们最需要先照顾好自己。”

这是我的故事我,不确定能带给你们什么,但我想跟亲爱的你说,我们生命中一定有一些关系,让我们又爱又恨、纠结难解、悲伤痛苦......

试着

深呼吸,让自己双脚踏在土地上
找支持,让自己被关心与爱包围
慢慢来,让自己用舒服的步调走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先爱回自己吧!

你真的已经够努力、够辛苦在经营关系了,许多事情真的不是你的错,即便有些我们会感到愧疚,但我们也很努力在修复了,不是吗?

嘿亲爱的放轻松,我们都非常需要先好好照顾自己,慢一点,轻一点的触碰自己,我们,都好值得好好被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