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性骚扰反遭责怪,为了生儿育女而职涯受到阻碍。现在的社会已经相较平等,但这些看似是化石的歧视真的灭绝了吗?

文| Psydetective──猫心

《82 年的金智英》在上映之前,就已经造成韩国社会不少的反弹,诚如当年书籍出版时,许多流言蜚语批评推崇这本书籍的公众人物们一般。

确实,这部片子里面,呈现了许多社会上对于女性的歧视与偏见,例如金智英小时候补习,被男孩子跟踪骚扰,却遭受父亲责怪“裙子穿太短”、“不该随便对别人笑”。发现厕所有针孔录影的男同事,未能揭发这件事情,仅仅是警告女同事不要再去三楼上厕所。

小女孩们抓到遛鸟侠报警,却被老师责怪说为什么要去面对暴露狂。或是老板不希望其他人也和自己一样累,“贴心考量”女同事要生养小孩,只安排男同事进入企划组,却让智英非常难受的片段。(延伸阅读:为什么会有约会强暴?咎责被害者,其实就是默许强暴文化

这些对于女性的不公义,确实是片中穿插的曲目。然而,在我的这篇文章里,我想要谈的并不是这部剧造成社会多大的反弹,也不是这些细部对于女性不公平的氛围,而是“从藉由她人之口说话,到不再逃避勇敢表达”,以及“一个对传统社会展开对话的开展”。

从藉由她人之口说话,到不再逃避勇敢表达

在片子的一开始,智英在公园里听到三个人暗中议论着她,说她只会拿老公的钱去喝咖啡,智英选择离开现场,到片尾她直接面质那三位议论她是“妈虫”的闲人,让这部片有一个智英成长的呼应。然而,智英在中间却经历了许许多多的“化身”。(推荐阅读:家庭主妇心声:家是工作场所,不是放松的地方

在她能够勇敢质疑她人的声浪之前,她只能透过别人的嘴巴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如果要从精神疾病诊断来看的话,或许可以说金智英罹患了多重人格疾患。虽然心理学界对于多重人格疾患的病因尚无定论,但普遍认为说是为了保护主要的人格,因而出现各种不同的角色,来代替主要人格和世界对话。


图片|来源

智英在片中,曾经变成“自己的母亲”,对着先生代贤的母亲说着:“亲家母啊!我也想要看看自己的女儿啊!”藉此表达对于回夫家、被颐指气使的不满。

在后来智英寻找兼职打工,却被先生阻止了之后,她又化身成为已故学姊车胜莲的身分,对着先生说:“你还把我当作那个 20 岁告白的车胜莲啊!”藉此对先生表达自己已经长大了,有权为自己做决定的态度。

而在面对妈妈知道智英的病情,决定要收掉自己的店,把心力放在照顾智英的女儿身上时,智英又化身成为奶奶,对自己的妈妈说,年轻的时候你已经为了哥哥们放弃自己的未来了,不要再为孙女放弃自己的人生了。

这些场景,都是智英的多重人格,为了自己,或者说为了所有的女性,在为自己的人生向他人对话,而崭露出来的样貌。

然而,在经历了心理治疗之后,智英原先的人格终于有所成长,突破了一路受到父亲影响的框架,勇敢地为自己发声,正是这部片子前后呼应与对照的一个高潮。而那位做父亲的,直到最后依然忽略了智英,忘了她喜欢吃的是奶油面包,而不是红豆面包。

一个对传统社会展开对话的开展

除了智英这个角色之外,她的丈夫代贤与她的母亲美淑,也都纷纷对智英,或者说整个社会,进行一个反动式的对话。从故意泼同事咖啡,到不顾育婴假可能会造成自己“只能看别人脸色吃饭、升迁速度变慢”,代贤愿意为了自己的太太努力。

在许多影评都写到,智英是 1982 年生的那一个世代的女性代名词,就如同雅婷、怡君一样;而电影里面提到北京奥运,可以推知这部片的年代是以 2008 年左右为背景,也就是这些智英们长到 26 岁左右,结婚生子的年代。(推荐阅读:“没有哪个人,真正了解自己的父亲”但爸爸的亲职参与有这些重要性

在这个年代里,或者说一直到现在,韩国社会,甚至台湾这个相较韩国更为开放的社会,都依然有许多女性受到不公义的压迫。我的朋友就有人看了片中的片段感同身受而大哭出来。

代贤勇敢地要扮演全职父亲,要让智英重返职场的角色,正是对这一个世代的对话与反动;而母亲得知女儿的病情后,痛摔父亲要买给儿子的补品,那个“眼中不存在女儿的父亲”,被母亲狠狠地打醒了过来。这一摔,正是对这个社会的反击,用尽全力地向社会表示,请不要再忽略自己的女儿了!


图片|来源

无论是代贤或是美淑,她们在做的事情都是,扮演起反动的角色,对整个真实社会中,所有的女性、所有的智英发声,原作者之所以选定这样的时代背景,以及采用通俗的名字为主角命名,就是要让传统社会能够听到新的声音、新的力量,从而展开一个可以对话的空间,值得反思的一条路。

而这个传统社会的框架,影响着我们到底有多深?它早已深入社会中的每一个角落,扎根在那里,让医生可以轻易地说出:“饭是电锅在煮的,衣服是洗衣机在洗的,为什么你的手腕会痛?”

当传统框架深入社会当中时,候选人可以轻易地说出:“玛丽亚成为你的英文老师”、“男人的生命是下半,女人的生命是上半”,在场的人却欢呼不已的时候,深根在社会中的性别刻板印象,就不言而喻了。

我没看见,不代表这些事情不存在

最后,我想谈谈自己作为一个男性,在观看这部片的时候的感觉。其实说实在的,虽然身旁有一些女性朋友为了这部片落泪,但我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彷佛是在看上一代的台湾,只有上一代的那些候选人才会说出这些充满刻板印象的话。

男女都可以主外或主内、女生收入可以比男生高、男生女生交往是 AA 制的,这些是我既有的观念,也是在成长路上,从性别平等教育里学到的观念,我以为这个社会已经够进步了,但有没有可能,我看到的只是身为一个年轻男性的视角呢?(延伸阅读:和伴侣谈钱伤感情?如何与对方公平分帐

在这个社会里,对于女性要司职家庭主妇,必须要放弃许多自己理想的情况,或是责怪女性被强暴是裙子穿太短的情况,似乎还是真实的存在着。

也许是台大的环境让我看不见同温层外面的温度,也让我忽略了这些真实存在的事情。

最近在看港警性侵女生的案例,觉得他们彷佛是次一等的地方。然而,从身边一些朋友看完落泪的例子,或许正提醒着年轻的男性们,或是在同温层里的我们,这些事情依然在发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