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挑剧,我们想推荐《南方公园》。

为你挑剧,我们想为你挑《南方公园》。可能从小,你被家人禁止看南方公园,里面似乎脏话连篇,血腥残暴,于是整个童年,你错过三百集动画。直到最近,你才知道它不是坏,而是它太尖锐了,很多人在看动画的时候,一边笑一边感受到价值观的弱点被戳重的感觉,让好多人的脸又酸又痛。(同场加映:【为你挑片】马男波杰克:真实本身就是强大的


图片|来源

《南方公园》,是这样一部“大人系”动画。不只热爱打脸右派,偷呛左派,2005 年的第 135 集,还谈同性婚姻。两个男孩,可以共同抚养一颗蛋吗?

时间来到 2019 年,还是很多人在问一样的问题。于是,我们想带你去看那座在科罗拉多州的南方公园小学(South Park Elementary)。一位老师,坚持反对同志婚姻,认为同志会让孩子变得尴尬又困惑。就像是神预言,他们在剧中,同样给了美国、给了台湾一个看似荒谬,实则处处讽刺又写实的答案。

“两个男生,可以照顾好宝宝吗”


图片|来源

在加里森老师的课堂上,南方小学四年级的性别教育课,放学作业是练习“教养”(parenting)。

她让孩子一男一女配对分组,两人共同照顾一颗蛋,方法不限。如果一星期后,蛋完好无缺就能拿到 A,反之如果蛋破了,就只能得 F。

只不过,在故事里,科罗拉多州正要通过同性婚姻法案,许多反同婚的人士上街抗议,其中也包括了加里森老师。于是,老师上台演说、四处收集反同婚连署,想向州长陈情,游说他“否决同婚法案”。

加里森老师站上台说:“这些同性恋,还以为自己的权利大到能够践踏传统。婚姻明明就是神圣的,只能建立在一男一女之上!他们背着我们通过这部法律,我们只剩下一条路,就是抗争到底!我们要弄来三四个同性恋,打得他们吐血!我们去弄卡车,拖着他们来个老派的反同游行(Fag drag)怎么样?!”

全场静默。这时候在反同阵营里,有人畏缩地开口了。


图片|来源

“呃,我们其实在想,我们跟州长呼吁就好,不用施加暴力。我们其实不恨同性恋,我们、我们就只是不想让他们结婚而已。我们希望州长否决这项提案!”讽刺地,我们也看到当代的恐同,或许乍看不如过去那么直接以暴力方式呈现,但是日常生活中的歧视,也是一种傲慢。(延伸阅读:1935 年,佛洛伊德怎么跟一位害怕儿子是同志的母亲沟通?

而当这群反对者来到州长办公室,州长看了陈情书后说:“但是,我根本不了解同志婚姻,我要怎么知道我该不该否决呢?”加里森老师说:“但是,你一旦让同志结婚,他们就会以为自己能够养孩子。”

“难道州长,你觉得同性恋有能力可以养孩子吗?”

“我真的不能判断,除非,有研究能证明同志婚姻会导致哪些结果。”州长说。这让加里森老师想起了自己的实验。于是星期一,他又回到班上,宣布了新的事项。

“我们改了规则,现在我们要两位男生一组,”无视班上对于作业更改的抱怨连连,他让屎蛋(Stan)与凯子(Kyle)一组。


图片|来源

“我们来看看两个男生,到底能不能照顾好宝宝!虽然我们都知道一定不可能!”

放学后,老师还聘请了狙击手,希望他沿途追杀两个孩子(跟那颗蛋),与此同时,他继续积极游说州长,希望用最少时间否决同志法案。

于是一次会议上,州长说,“不然这样好了,我想出一个折衷的方法。同性恋想要结婚,但反对者不希望‘婚姻’这个字被玷污,不然我们取个别的名字,但双方享有一样权力好了。叫肛交好友(butt buddy)怎么样?你们不是新郎跟新娘,你们是肛肛好朋友!”

“但是,我们想要的是公平的对待!”“而且,那女同志怎么办?”讨论变成了同婚的形式。也有人认为,这种特别法,就像是给非裔的专用饮水机,是一种假平等真歧视的行为(当然,还有从头到尾被忽略的女同志)。

于是,双方仍然僵持不下。


图片|来源

在故事的后段,两位男孩为了保护好鸡蛋,拼命躲过狙击手所有的追杀。他们跑进市政大厅,炸弹炸死了大多数的反同抗议者。然后,他们对着所有人说,老师,我们做到了。我们好好保护了我们的蛋。

老师困惑不解。“两个男生怎么可能照顾蛋?它的外表或许没问题,但这颗蛋的内心可能很困惑又尴尬!因为它有两个爸爸!”

但故事最后,州长还是因为两位男孩保护鸡蛋的勇气,决定通过同志婚姻法案。

这就是故事的结局。(跟现实几乎相似得)像场闹剧的外表下,包含着支持同性婚姻的议题核心。也是少数《南方公园》愿意明确表态的议题。嬉笑怒骂的《南方公园》,常被誉为世界上最矛盾的动画,它嘲笑所有人,但是在部分时候,它的立场又是如此鲜明地站队自由左派。

2013 年,《卫报》报导,《南方公园》几乎让所有人又爱又恨:

它曾经被美国的同志媒体奖(Gay & Lesbian Alliance Against Defamation,GLAAD)检举恐同,因为在动画中使用了“fag”这个字眼。但同时,它又得到 GLAAD 的杰出电视奖,因为在第一季第四集“基哥哥的爱之船”(Big Gay Al's Big Gay Boat Ride,1997),描绘主角屎蛋的狗阿猛(Sparky)是同性恋。

屎蛋原本想改变它的性向,但是,当他意识到自己对阿猛的爱,没有因为它的性倾向而改变后,屎蛋也从恐同变得接受真实的阿猛,并带动南方公园的其他居民一起接纳它。

在“基哥哥的爱之船”开播前,南方公园的两位作者,特雷帕克(Trey Parker)与马特斯通(Matt Stone)在火炉边对谈。主持人问了他们:“很多人好奇你们的关系,你们是同性恋(gay)吗?”

他们答:“可能有一点点。我们每个人,应该多少都有点 gay,就连我们养的狗狗痒痒(scratchy)都有一点 gay。”

2013 年的《卫报》专访中,他们说,少数让他们愿意表态支持的议题,就是“同性婚姻”(gay marriage)和“拥枪自由”(pro-gun)。

听起来很矛盾吗?或许,也可能是我们对世界的想像太单一。并且,他们仍然擅长用让所有人都哭笑不得的方式进行故事。

“当我们开始狂呛某件事,每个人一开始都会爱死我们。但当他们发现,我们其实是打算突然转弯,他们就会突然变脸,大骂‘WTF?’”帕克说。

或许,他们代表的青壮一代,面对世界也是这样的。他们热爱嘲笑某些过度刻意的“政治正确”,却依然拥抱民主自由价值。

2019 年,当我们重新观看《南方公园》那 20 多年来都没变老的孩子们时,我们或许能够有更多体悟。当世界走向越来越偏斜荒谬,我们更应谨记语言的力量。透过《南方公园》的语言,我们也重新思考,我们想要塑造的,到底是个怎样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