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被社会污名化,因而我们耻于公开讨论、鄙视情欲自由的人,但又无法逃避自己的性困扰。作者认为,通过自慰、成为自己身体的专家之后,才能与伴侣共享性爱的美好。

文|邹孟栩 谘商心理师

当提到性,多的是五花八门的问题,现代人对性生活的焦虑绝对不会少。无论到处参拜谷歌大神、脸书大神、西斯大神,多的是芸芸众生在烦恼着:

  • 先生不跟我做爱,怎么办? 
  • 我是不够紧吗? 
  • 我色衰不可口了吗?
  • 老婆不跟我做爱? 
  • 结婚了还自慰是不爱我吗?
  • 我太快射、不硬,怎么办?
  • 没有做爱他还爱我吗? 
  • 我们的关系会破裂吗? 会离婚吗?
  • 我们中间有第三者了吗?

琳琅满目的困惑,永远不退流行。可见性能力与性生活,牢牢地牵动着个人的自我价值与关系品质。我们耻于公开讨论、鄙视情欲自由的人,但又无法逃避自己的性困扰。然后开始乱吃壮阳药、买情趣用品、内心胡思乱想、争吵着为什么不做爱⋯⋯我们容易用社会普遍给予的答案,来评估自己的性生活与性能力,却忘记了,每个人的性事都是独特的。

但可惜台湾性教育的失败,让性是禁忌、是肮脏、是污晦,好像没有什么正向性可言。你可以问问自己在关注自己的性欲望时,会有什么心情呢?会有莫名的违和感和罪恶感吗?


图片|来源

在多数文化中,性是被污名化、标签化与呆板化的。还记得是小朋友的时候,你会玩弄自己的生殖器官吗?觉得好舒服、好有趣吗?回想那时候的心理会嫣然地升起罪恶感与羞耻感吗?那是什么原因让你停止探索自己的身体呢?有些人提到,家人看到了就好紧张,马上制止。

笔者认识的长辈也分享过,自己很小的时候就有会自慰的记忆,但母亲一直告诉自己会自慰的女人就是贱、淫荡、很肮脏。如此的价值观就这样深植在这位长辈的脑袋里,逐渐形成一种长年的自我认知——我是肮脏的女人。因为我从小就会自慰,我不是正常的女人,我不值得被爱。听起来多么悲剧的人生啊!但在我们的生活周遭却是潜滋暗藏。

也许现在的我们随意可以搜寻到很多性知识,但也许从来没有思考过是否适合自己。你有思考过自己喜欢怎样的性吗?喜欢怎样被亲吻、被爱抚,喜欢怎样的姿势呢?有没有哪些禁忌?你和自己的身体有多亲密呢?

性学专家表示:“性的狭隘定义与想像,是会摧毁一段关系的。”当提到做爱的时候,你想到的除了快速用力抽送之外,还有什么呢?这些困难要获得解答,首先要从认识自己的性喜好与身体开始。

延伸阅读:禁欲式的性教育:当我们对性的第一个想像,是恐惧

亲爱的你,曾经欣赏与触摸自己的身体吗?是觉得无比诡异,还是欣喜若狂呢?提到性,我们已经习惯想到两性——两个人的性,而很少想到自己(单性)。其实,每个人对性的认知、喜好、享受,都源自于对自己身体的兴趣与好奇,没有经历过这阶段,就无法体会两性之间,所能够带来的性乐趣。

你会认为有了伴侣之后,你或他就不应该自慰了吗?如果有性欲就应该要彼此互相满足,性生活变成夫妻间的义务,彼此要为彼此的高潮负责与尽责?

美国性学博士贝蒂・道森(Betty Dodson,Ph.D.)描述自己多年的性史探索。在十几岁就会自慰的她,曾经觉得唯有经历 “全套做爱”才算真正地体会了性爱与高潮的奥妙,否则她的性欲是不存在的。在经历了各式各样的性爱体验之后(有疯狂的、古板的、平淡的),她理解到:

自慰是一种最基本的性欲释放方式,是最基本的性行为模式,对孩童、关系不定的情人、老人都是如此。自慰是我们每个人和自己,终生持续进行的恋爱故事。

贝蒂・道森 


图片|来源

其实透过自慰,可以让你更了解自己的身体喜欢怎样的感觉,怎么摸、摸哪里才会爽。当你清楚了自己身体的地图,就有机会带领你的伴侣探索你、撩拨你,让对方一清二楚你喜欢什么,这真是一种获知彼此性欲反应的最佳模式啊!

性,就像其他技巧一样,是必须经过学习和练习的。像是在慈禧的秘密生活中,年轻的慈禧为了吸引皇上的关爱,也努力地练习性爱的技巧,从懵懂的新手成为专家。自己的性欲,自己负责。

延伸阅读:性学专家情欲课|想拥有更好的性爱体验?从改善你的自慰习惯开始

不是孤芳自赏,是成为自己身体的专家之后,彼此共享性爱的美好。

虽然社会赋予了男人、女人不一样的社会角色期待,我们也假定男人与女人来自不一样的星球。但其实扒开这些迷思、误解后发现,其实在性上面男女彼此也有相似处的——我们都在性困境中不安、旁徨,用一般的迷思揣测着对方真正想的是什么,但却忘却了打开彼此的心,去了解彼此在性上、关系上的需求与渴望。

其实,多一点同理心,能抚平两人之间的新仇旧恨,在这个理想与现实交战的时刻,如果彼此愿意分享欲望,那么性欲可以有更多的变化、更情欲盎然。

性是奥妙的、平易近人的,它离我们的距离关乎我们对自己的认识,为自己开启自我探索的新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