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不喜欢口爱,你都没有错。”一起听谘商师谈如何跟伴侣沟通性需求,共创属于彼此的激情。

文|邹孟栩 谘商心理师 

你是否有这样的困扰,不喜欢为伴侣口爱,但知道他喜欢,并且会表达想要被口爱的期待呢?

喜欢被口爱的人可能会觉得口爱是做爱过程中相当重要的一环,并且无比地期待!但口爱只是性爱技巧中的一种而已,是不是最重要的,要看人啦!但是,即使你真的宇宙霹雳无敌爱它,也不意味着你每次做爱都必须拥有它。

延伸阅读:专访性爱教师徐豪谦:脑中只有性,再强也做不出爱

德国经济学家戈森曾提出一个有关享乐的法则——同一享乐不断重复,则其带来的享受逐渐递减。想像一下你是一只热爱蛋糕的蚂蚁,但如果三餐都是蛋糕,蛋糕蛋糕蛋糕,吃蛋糕的幸福感都会一直如此愉悦吗?难道你不会兴起想来碗阳春面的念头!所以~口爱超级舒服,也不必每次都要发生。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性爱方式,就像珍珠奶茶是台湾宝,也不是人人都爱。

做一个不喜欢口爱的人,无论是不爱被口爱还是帮对方,你都没有错。

你可以向伴侣解释并让他了解口爱不是义务,你们可以透过创意开发出其他有趣的性互动,或是你只有在感到满意时才会想要被口爱或是帮他弄。只是如果你们都喜欢被口爱但不喜欢给予,这可能会变得棘手!如果这样的话你们需要好好聊聊,开启你们的性爱想像力,或是讨论出一个彼此都能够接受的提供口爱的游戏规则。毕竟性的愉悦是需要双方一起创造的,有一方舒服一方不爽,那就不是“做爱”了⋯⋯

性爱小提醒:有时候适时地给予对方想要但是自己没有那么喜爱的方式,可能也能增加性爱中的刺激与激情感喔~

记帐会杀死性爱关系

如果你们在做爱的时候,一直在计较上次我帮你口爱的几次,你又为我口爱几次,或是A片里面都有口爱怎么我们没有⋯⋯更多关于做爱互动上的公平性。大概激情火焰还没开干就已经变成火冒三丈了吧!两人先气死而不是爽死。

在欧美的研究中显示,伴侣在性关系中讨论“口爱”,尤其会遇到上述的状况。毕竟大部分的人都会受到 A 片的“教导”认为一定要口爱、要跪姿吸舔、颜射、珍珠项炼等,唯有这样做爱才爽。或是发现统计学上讲,口爱是让女性享受性高潮的最可靠方法之一,有人建议每次性交时都给女性口爱一番,让口爱变成高潮唯一的方法。

当做爱的方式被 A 片与研究报告制约,那到底是我们彼此在做爱,还是在演 A 片呢?

不过如果你不是真的很喜欢口爱,但你知道伴侣喜欢被口爱的话,这边也提供你一种口爱模式:

学会享受做爱和接受口爱——缓慢的性爱方式

我们已经确定口爱不是必需的。如果你感到这样做的压力很大,如果你确实对整个事情感到不安,就坦白地告诉对方吧!除了口爱以外,好玩的方式还有很多的。但是,如果你知道伴侣真的好喜欢口爱并且有时候也可以赠送给他们,那么建议你可以试试“缓慢的口爱”(slow-style oral sex)。在练习“缓慢的口爱”时,我们的主要重点是与自己和伴侣建立联系,我们的目标不是任何类型的性高潮。(尽管有时确实就高潮了!)

“缓慢的口爱”中做爱就像是玩游戏一样,我们探索我们彼此的身体,我们带着好奇心探索彼此,可能会感觉很痒、感觉很好笑,也可能超级激情,这些都没关系,我们接受可能出现的一切。为了保持这种状态,我们需要减慢自己的动作,慢慢地享受,做爱中的每一种感觉。将这些原则应用于口爱,意味着我们会轻柔地做每一件事,柔和的目光,柔软的嘴巴,柔软的舌头。

我们为对方口爱不是为了让他们达到高潮,这是我们探索他们生殖器的口腔之旅。我们用嘴让对方感受到爱,如果嘴巴累了,那就停下来,或是当我们感到需要探索其他地方时,我们便从那里继续前进。如果口爱方式,不是让人达到性高潮的激烈竞赛,大多数人会发现它令人振奋和令人愉悦,这不是那么地紧张或尴尬,通常是令人兴奋和充实的。如果在缓慢中变得太令人兴奋时,很难保持缓慢,想要开始激烈地开战,完全可以!

延伸阅读:没有性高潮,但更有幸福感?夫妻深夜时光:“温和性交”让两人拥有真正的亲密关系

“缓慢的口爱”不是要做口爱马拉松,如果感到自己越来越努力感觉嘴酸,可以转向其他形式的性爱。总而言之,如果你不是真的很喜欢口爱,但你知道伴侣喜欢被口爱的话,你可以:

  • 可以偶尔做一次
  • 创意其他有趣的做爱方式
  • 口爱不是为了高潮,放轻松感受他的身体


图片|来源

口技达人拓也哥曾经被问到:“是如何成为吹神的?”而且如此享受其中不会感觉嘴巴酸,拓也哥云淡风轻地说:“因为爱!”乍听之下这真是一个让人觉得废话的回答。但仔细想想,两个人可以开心地、愉悦地、感觉被尊重地做爱,在当中没有感觉被要求、被胁迫(当然如果是喜欢被要求、被胁迫就另当别论啰!)在做爱中就是彼此爱着,感受着彼此身体的交缠与身体的愉悦高潮,这样不是很赞吗?那能够在做爱中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性喜好,可以自在地讨论,一起创意 DIY 属于两人的性爱模式,是很重要的一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