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一段关系里,但对别人有情欲怎么办?性跟爱是可以分离的吗?“开放式关系”会不会上瘾?从《道德浪女》看,关系里的道德挑战与可能性。

你“摸那个米”吗?

在这本书的开头,张娟芬的序章里,用了诙谐的“摸那个米(monogamy,一对一的关系之意)来指称传统的一对一伴侣关系。

一对一的关系确实是社会上常见的,似乎也是被视为理所当然的,但是我们知道,这有时候并不是理所当然的,就好像我们视为乱伦的事情,在古埃及皇室里,这才是真正合乎道德的事情,由此可知,所谓合理或道德,并不是所谓的真理,只是恰巧我们现在的社会价值观,大多认定一对一的关系是合理的。

然而,这就代表着我们每个人都要“摸那个米”吗?还是我们可以选择“摸那个米”,也可以选择“不摸那个米”?

我选择前者,但不代表你们也要选择前者,更不代表我需要去攻击后者。

张娟芬说,“不摸那个米”无关乎道德,但攸关智慧。一种大多数人都欠缺的智慧。大多数人没有那么高尚的标准只摸那个米,但又未真正认同不没那个米,只是情势所逼迷迷糊糊地脚踏几条船;于是他一方面心里歉疚自责,另一方面又压抑不住真实的情欲,所以就逃避、说谎、打混、找别的方式补偿,终于成就一桩桩互相折磨虐待的爱情悲剧。

我们的社会,不就是如此吗?

这本书是由张娟芬翻译的,她提到了伦理与道德的不同,Ethical 原本应该是伦理的意思,而伦理和道德虽然常常并称,但意思并不完全相同。道德是比较霸权的说法,往往是集体意志形成的、没得商量的;伦理比较是行规与默契,就好像“盗亦有道”,强盗也有强盗的伦理。但伦理浪女听起来实在不知何所指,所以她还是翻译为道德浪女,只是行文中遇到 ethical,依然翻译为伦理,或者口语一点,就翻译为“有品”。延伸阅读:说这是开放式关系,但我只感受到情绪勒索


图片|来源

什么是道德浪女?

既然要讨论什么是道德浪女,就不得不先定义什么是道德浪女。作者说,许多人都梦想拥有所有他想要的性、爱和友谊。有些人认为不可能,因此屈就于现状,但总是时不时的感到寂寞;另一些人追求梦想,但终究敌不过外界的社会压力或自己的情绪,因此将之束之高阁。不过也有一些人坚持下去了,并且发现,与许多人发展开放的性爱亲密关系,不仅可行,而且回馈往往超乎我们的想像。

一对一关系的必然性

对于一对一的关系,也许我们认为是必然的,但真的是必然的吗?我们可以用一个类似的真实事件来思考这个问题。

在早期的社会里,男生爱女生、女生爱男生似乎是必然的,但随着心理学的进展,我们发现有些人天生就是喜欢同性别的人,有些人则是两个性别都爱,甚至有些人是属于无性恋者,即便是极少数,我们也不能否认这些人的存在。

至于一对多,或是多对多的关系呢?也许你没听过,但是这些关系确实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道德浪女》这本书的两位作者,就是这类型关系的实践者,这似乎揭橥了一项事实:即使是极少数,但我们的关系可以是一对一的,也可以不是,就算是一对一的关系,我们也有可能对关系外的人产生幻想,以我我本人为例,我选择的是一对一的关系,但也会对其他人带有一些幻想。你或许也有过吧,即便已经有了伴,却对其他人有相见恨晚之思,古人云:“君知妾有夫,赠妾双明珠。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襦。”便是此意。

然而,有没有可能把这些关系外的相思化为实践呢?有人会说:“那就离婚/分手阿!”但有没有可能,你同时爱着原本的配偶,也爱着新遇到的对象呢?作者认为这是可能的。

事实上,作者提到,你可以选择一对一,或者两段亲密关系,或者三段,或是你的一对一的关系,偶尔想要来点不一样的,例如三人行,四人行;或者你是单身,也不想进入关系,但你想要有个彼此都能接受这样关系的床伴。

多重关系里的道德

既然有这类型关系存在的可能性,那么有没有可能付诸实行呢?当然有可能,只是现行社会上不常见而已。不常见不代表就是不对的,但也不代表我们可以带着“我就是爱很多人,所以我的伴侣应该尊重我”而为所欲为。

事实上,多重伴侣、或是其他非一对一关系的实践,依然是有道德存在的,这就是这本书要揭示的道理:“知情同意。”

如果你想要发生婚外性行为,或是和伴侣玩 BDSM,或是各种上述提到或未提到的“不摸那个米”,只要双方(或三方、多方)同意,那么就是合意的关系。

宗教上的否定并不能成立

通常在这个时候,有人就会搬出形上学的主张来反对这类型的关系,例如有人会说上帝不允许。但这个时候,他们必然会面临这样的议题:“上帝真的存在吗?”事实上,这个世界上有千千万万种宗教,举个例子来说,古埃及的“近亲结婚”是符合他们信仰的。我们有什么理由说明上帝的存在比古埃及皇室死后复活的宗教传说来得更为正确?这是任何以形上学主张来驳斥多元关系都会遇到的问题。


图片|来源

开放式关系会带来上瘾吗?

有些人说,开放式的性行为会带来上瘾,如果从精神医学诊断标准来看,目前尚未有性上瘾的诊断标准。不过我更想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件事情:性上瘾就代表开放式的性行为是错误的吗?

我想,只有你自己知道,你的性行为是否已经成为一种强迫性的症状,以及“你想不想”改变这样的情形。

有人以“我有性上瘾”为名,所以必须透过用各种技术引诱异性上床,我觉得这点是可议的,如果自己的伴侣会受伤,而你却因为自己性上瘾,逼迫伴侣接受你去买春,或是强迫伴侣发生多次不合意的性关系,我觉得这就是不道德的行为;然而,如果你买了一只飞机杯,用来解除你性上瘾时的欲火难耐,我觉得这就是合乎道德的方式。

我想说的是,面临自己的欲望,我们有很多解套的方式。讨论至此,我们可以发现,开放式关系当中,依然有它的道德观存在,也就是“涉及该关系的所有当事人知情合意”地创造这样的关系。

我曾经听过这样的故事,一个男性知道一个女性爱他,但他并不打算进入认真的关系,却屡次和该名女性上床,但始终逃避女性希望谈论彼此关系状态的对话,从上面的定义来看,这就是不道德的。

读者们或许可以看到,我在讨论道德与否,用的并不是“社会价值观”,而是这样做是否会造成某个“关系当事人”的伤害。我们不能因为某行为造成“非关系当事人”的伤害,而禁止这样的关系存在,萌萌们常常被批评的点就是,他们当然可以依照他们认定的上帝教派来选择一对一的关系,但他们无权把这样的价值观加诸于其他人身上。

关于“知情同意”的滑坡

当然,这里会有一个更复杂的问题,我曾经听过国外出现一个案例,一个人希望自己让另一个人杀死,然后让那个人吃掉自己,他切下了自己的肉,和对方一起分食了一部分,后来让对方杀死自己,然后让对方吃掉。

这件事情牵涉到了生命,我觉得基于生命是不可挽回的这一点,讨论的基础是不同的,安乐死也是如此。因此,我必须在这篇文章中,把“关系当事人”同意这件事情,限缩于性爱与关系这一方面。

有了伴侣,真的就会对其他人失去欲望?

回到道德浪女这件事情上,Helen Fisher 曾经说过,根据她的研究,人类对于爱、性、依附的三个脑区,并非紧密的连结在一起的,所以当你在关系中,对另一个人产生性欲,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本书的作者说:“手指上套个婚戒,并不会通往生殖器的神经阿!”

我原本一直以为,只要很爱一个人,就不会对其他人产生外遇,所有会外遇的关系,都是关系本身已经出了问题,才会导致外遇的发生。但是我错了,我曾经在某段感情里面,和对方过得很好,却因为第三者传送了我一些清凉的照片,因此和对方聊色,在我主动和女友论及这件事情之后,这段关系以分手坐收。延伸阅读:“我爱你,但我仍对其他人有情欲”让我们谈谈开放式关系

我确实做错事情了,这也是我想提醒读者的地方,想要进入开放式关系,并不是当事人说的算,而是伴侣彼此都要同意才行,你必须要开诚布公的和自己的伴侣讨论“传统价值观上认定不合宜的事情,是否应该发生在你们的关系内?”这一点很重要。比较激进的人或许会主张:“这本书不就是在反驳传统价值观吗?”我认为不是,这本书的目的是“讨论非传统价值观的关系合宜的可能性”,而不是“非传统价值观才是正确的”,这没有孰优孰劣,要当一个道德浪女、要进入非传统价值观认定的关系,是需要和伴侣讨论的,如果你是在开放式关系里头,你同样得和对方讨论你们的开放式关系是“多开放?”。

因为你一旦和一个人做出了承诺,无论是一对一关系的承诺,或是开放式关系的承诺,你都必须讨论承诺的意涵,而不是依照你的认知来定义彼此的认知,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

道德浪女这本书,还有太多太多关于浪女关系的讨论,在此就不一一赘述了,留待读者自己去阅览与摸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