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之后,最不想要的就是记性好的福气,回忆很美,而你必须一直练习,知道自己能够平静地拥有它们,终有一天,不再纠缠,不再懊悔,不再咎责,不再计较如果当初,不再害怕承认,我们曾经有过那些时刻,存在过的,未曾离开,在回忆里,带有当时爱的痕迹。

晚上,跟朋友去许久没去的咖啡店,小小的有点冷门的店,亮在夜晚的住宅区,灯火昏黄,明明晚了,还生气蓬勃,遗世独立,但知道自己被需要的样子。

点完餐,老板娘如往昔优雅,带着笑意向你打招呼,好久不见,记得之前你跟个男生来过,就坐在那边。她指指角落放着的高脚桌,你说对啊,老板娘记性好,好一阵子,今天我跟朋友来。然后你不再说话,想起自己为什么好一阵子,不敢也不能踏进这家咖啡店。

这是你跟他一起发现的咖啡店。有一度你们说,这是属于你们的店,因为发现,有资格替它命名,如同命名一段记忆,于是那个晚上有了某种只有你们懂得的意义,不曾跟别人共享的。


图片来源:日剧剧照

而你今天再回来了。你想,回忆是不是这样的,事过境迁,物换星移,可是也有些事情,一直也在那里,只不过被藏起来,像这间咖啡店,你绕过许多远路,最后回到这里,要跟它面对面,看一看曾经待过的角落,有新的一对情侣坐了上去,像那年的你们,爱得闪闪发亮。

你今天回来了。想起分手时,你们约定互不联络,才能好好地再爱下一个人,是吧,总有一天,昔日的爱成为现世的打扰。

对你而言,真正艰难的,是学习跟回忆要保持什么样的安全距离,才互不伤害。分手之后,最不想要的就是记性好的福气,回忆很美,而你一直练习,知道自己能够平静地拥有它们,终有一天,不再纠缠,不再懊悔,不再咎责,不再计较如果当初,不再害怕承认,我们曾经有过那些时刻,存在过的,未曾离开,在回忆里,带有当时爱的痕迹。

刚开始,距离抓不好,回忆这件事,拳拳到肉,知道哪里是你要害,伤你轻易,只不过一个飘过的念想,你走在路上,莫名其妙掉眼泪,你讨厌自己,歇斯底里,翻来覆去,像婴儿握有什么仅剩的玩具,不甘心放手;接着也有的时候,你会恍恍然假装自己全然好了,提起什么,就用事不关己的语气,漫不经心,只有你自己知道,心里有一块就要慢慢裂开,如果不去看,怪兽就快跑出来。

分手后日子不好过,你对回忆说。不好过,你可不可以偶尔不要来烦我。


图片来源:日剧剧照

后来,你开始学会谈一谈了,谈的时候隐隐作痛,可是你知道必要,你沿着爱过的路径回去,循线把自己找回来,当然需要用一点力气;用力是一种刻意练习,练习接受你所不能够的,练习明白他所不能给的,练习看到你们都尽力了。

然后,你开始原谅,你开始放手,你开始忘记,你开始让新的记忆长出来,像新生的肉,带着一点点粉红,你开始感觉,回忆也支持着你,再去走下一段人生,爱下一个人,回忆作为一种线索,让你明白,你是很有力量的,有能力去爱的。

当然爱与不爱都是很好的。

你今天回来了,踏进咖啡店,和过去的你们握手言和,带着新的自己走出来,你知道天大地大,哪里你也能带自己去,你希望他也是。于是,你就不再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