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美国罗曼史作者协会的定义,情色罗曼史是以男女主角的性关系推进爱情发展的故事。性是情色罗曼史故事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包括角色成长和感情发展,去除性爱的描写将对剧情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害。

1960 年代在美国是一个颠覆的年代:嬉皮、反越战、性解放,“做爱,不要作战”,为整个社会带来了崭新的价值观。文学是世界的镜子,和大众密切连结的通俗小说迅速反映了这种价值观的变动。

从 1970 年代开始,美国通俗罗曼史开始重视“性”的描写,在《意外的情人》和《狂野的爱》两座近代通俗罗曼史里程碑的带领下,罗曼史从普通级一跃而成限制级,尺度大开,掀起一阵 Bodice Ripper(撕裂胸衣者)(注)的风潮,女性读者的情欲阅读找到了新的出口,却也让罗曼史自此背负了数十年软色情小说(soft porn)的污名。

情色小说(Erotica)和色情小说(Pornographic fiction)并不一样。色情小说强调动作和器官的具体呈现,透过阳具和乳房的膜拜、汗水淋漓的画面勾勒,撩拨阅读感官;另一方面,情色小说着重性爱过程中的互动和情感的描写,除了画面外,再加入感情的流动,煽惑读者的情绪/情欲。中文对两个词汇的翻译清楚点出了两者对于“情”和“色”的顺位差异。而情色罗曼史基于罗曼史重视感情描写的文类传统,在性爱场面上的描写更重视情感上的刻画,透过恋人间亲吻、呼吸、呢喃、抚摸产生的化学变化,反应男女主角的关系发展。

“性”在现代的通俗罗曼史中角色相当吃重,篇幅不见得多,但多半是剧情和男女主角关系催化的重要关键。罗曼史中的性和色情小说中的性另一个不同处在于:罗曼史的床戏永远不是一段征服的最后结果,而是恋人关系的起点或转折,最常见的老梗莫过于惊天动地的一夜情过后,以为此生不会再相见(喔耶!)的两人却意外(而惊恐)地发现对方是自己的老板/客户/未来孩子的爹(娘)。

这样的差异也反映了两性对于上床这件事不同观点:男人觉得那是短跑终点,而女人认为那才是马拉松的起点。无论如何,性和爱在当代罗曼史小说中扮演着阳光和空气这样不可或缺的角色,也一直是重要的卖点,很多现役的知名作者都是以热情的床戏描写吸引读者的目光,逐步奠定在罗曼史市场上的地位。


图片来源:来源

因为这样,食髓知味的出版社开始将火辣辣的性当成罗曼史的主打重点。从 1995 年开始,出版社慢慢尝试出版以性爱为剧情主线的罗曼史,推出了像玛丽.珍妮斯.戴维森、Emma Holly 等情色罗曼史作者。到了 2000 年,专营情色罗曼史的 Ellora's Cave 成立,情色罗曼史站稳了在罗曼史市场的地位,情色罗曼史作者接连登上纽约时报等畅销书排行榜,并获得美国罗曼史作者协会 RITA奖 的殊荣。2006年之后,连老牌罗曼史出版社Avon和禾林也无法再忽视这块市场的重要性,推出了以情色为主打的书系。

根据美国罗曼史作者协会的定义,情色罗曼史是以男女主角的性关系推进爱情发展的故事。性是情色罗曼史故事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包括角色成长和感情发展,去除性爱的描写将对剧情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害。

美国情色罗曼史发展非常多元,从传统的两人关系到三人行、多人行、BDSM(绑缚愉虐)、同性恋爱/性爱,题材包罗万象,尺度荤腥不忌,和传统罗曼史有相当的差距,没有心理准备的读者朋友请千万、千万小心尝试。

除了尺度和素材的差异外,情色罗曼史强调性与爱的结合,部分作者更试图藉由女性角度的情欲探索,更深层去探讨女性的自我觉醒、在恋爱和家庭关系中的定位,以及两性关系中常被避而不谈的身体政治,例如 Sylvia Day 和 Megan Hart 都以抒情结合情欲的细腻笔触,在情色罗曼史的领域中独树一格。

情色罗曼史在罗曼史市场细火慢熬了十几年,培养出许多优秀的罗曼史作者,然而主流市场真正意识到情色罗曼史的威力却是一直到 2012 年,以《暮光之城》为蓝本的衍生作品《格雷的五十道阴影》靠着横扫英美书市的惊人销售纪录掀起出版市场风暴,情色罗曼史才真正成为媒体镁光灯的焦点。

《格雷的五十道阴影》描述大学生安娜塔希娅·史迪尔和商业钜子克里斯钦·格雷的爱情故事,男主角格雷因为过去的感情创伤,造就了强烈的控制欲人格,并延伸到他的性癖好上,在遇到纯真的女主角后,冰冷阴暗的内心开始动摇。这是典型的公主拯救受伤王子的罗曼史老梗,浪漫纠结的情节加上情色的新元素,爱情与欲望的拉扯引发了广大的书迷回响。不只在英美,《格雷的五十道阴影》第一集在台湾上市不到三个月,便卖破九万本,炒热了沈寂已久的罗曼史书市。

《格雷的五十道阴影》的热卖,除了情色罗曼史累积多年的能量在出版市场爆发外,也象征了古典的罗曼史老梗再次引领风骚:亿万富豪、契约婚姻、爱情中的纠结与冲突。在《格雷的五十道阴影》三部曲雄据各大畅销排行榜将近半年的同时,Sylvia Day 的 Crossfire 三部曲和珍妮佛·布洛柏思的“豪门婚姻”系列等情色罗曼史也纷纷在畅销排行榜开出了好成绩;情色罗曼史畅销之余,以现代为背景的主流罗曼史今年也大受欢迎,一改过去几年历史和奇幻罗曼史当道的现象。这样的现象已经超脱了情色与否,代表读者想看到的是故事更专注在男女主角间的感情发展,而不是走火入魔的理念或设定堆砌,毕竟无论包装的是奇幻或情色外皮,读者对罗曼史的期望始终是它最原始的核心价值:天长地久的美好爱情。

就是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