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亲密关系中,我们或许会焦虑于给出的不是彼此想要的,这时候比起恋爱谘询,或许更重要的是强化两人的沟通,破除不透明的担忧,才更有机会根本解决这种不安与烦恼。

“昨天我发现他电脑里面⋯⋯其实我也不是故意要偷看他电脑的,只是刚好我的电脑坏了⋯⋯”

当 Jan 跟我讲这句话的时候,我原本以为后面的剧情会是:

“我偷看了他的脸书讯息,发现他还跟前女友有联络⋯⋯”
“我发现他和我好友做爱的床照⋯⋯”

结果没想到和我猜想的都不同。

“⋯⋯该怎么说呢,有点难以开口。我男友就是会看一些奇怪的影片,什么女生呕吐啦、SM 啦、双头龙啦⋯⋯”

“喔,那你发现这件事情,觉得怎么样?”我说,开始念谘商之后,“觉得”这两个字似乎就变成我的口头禅了。

“他喜欢的都是这种‘重口味’的,我很担心自己没有办法满足他。”


图片|来源

她说,有点“觉得不好意思的”表情,但我看得出来这个表情并不是针对这个咸湿的话题本身,而是对于“天啊,我这样会不会想太多”的不好意思,是一种“次级情绪”(secondary emotion)*[1]。我当下有一个冲动是想立刻认同她:“没错,你想太多了。”

但其实,她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

我的男友喜欢重口味怎么办?

性爱心理学家 Justin J. Lehmiller 指出,江湖上的确流传一种说法叫做“性爱耐受性”(tolerance to porn):如果伴侣对性爱的口味越咸湿、越重、越奇怪,那么有可能那些“清粥小菜”就再也满足不了他了。(也推荐你:谁说只有格雷专属?三十张图卡,让你第一次 BDSM 就上手

遗憾的是,如果你跟 Jan 一样也有这种担心,那么的确有可能只是多多虑而已。Hald 等人去年做了一项线上 2,035 人的横断调查(Online cross-sectional survey,58%是生理女),根据调查把资料分成两群人,一群是对主流的性爱影片有兴趣的(mainstream sexually explicit media),另外一群是对非主流的性爱影片有兴趣的(non-mainstream sexually explicit media),例如上面谈到的这些重口味的影片。

结果发现,后面这组喜欢重口味的人,他们并不会因而无法满足于清粥小菜,相反的,他们对于主流和非主流的影片都一样有兴趣。除此之外,他们的性爱满意度也和前面那组“一般人”没有太大差别。

所以,这些喜欢怪异的非主流的重口味的性爱影片的人们(不论男女),他们也不会对于那些刻板印象当中“平淡”的性爱感到不满足,更不会只对“重口味”才有反应。对他们来说比较恰当的描述是:大小通吃、重淡皆宜。


图片|来源

关系的真正阻碍:不透明的担忧

如果是以前,我就会回上面这一段,然后告诉 Jan 一切都只是她的脑补而已,因为研究显示就算他的男友是重口味(或者怪异的口味), 也并不代表 Jan 无法满足他。不过当我想说这段话的时候,督导的谜之音像背后灵一般出现:

“重要的不是研究说了什么,而是坐在你面前的这个人说了什么。他、是、活、人。”
“不要让研究变成你接近当事人的阻碍。”

于是我深呼吸了一下(压抑下我的冲动)问她:“怎么说?”
“我觉得最近他对我的态度有点不一样了,不像以前那么热络⋯⋯”Jan 继续说,我才知道原来前面的担心只是一个导火线,下面其实还隐藏着许多深层的议题(然后摸摸自己的胸口说:好险刚刚没有丢那个研究给她)[3]。

事实上,就算 Jan 的担心是真的,会推远彼此的并不是性爱的需求不一致本身,而是两个人有没有办法好好的讨论这个不一致。当两个人可以好好讨论性爱的需求、愿意一边做一边调整,这种对于性爱的沟通能力(sexual communal strength),也会拉近彼此之间的关系[4]。(延伸阅读:【丁菱娟专栏】一针见血,不如温柔沟通

毕竟在性爱里,最怕的不是你的“想太多”,而是你想了很多却又不愿意和对方开诚布公的说**。这种“不透明的担忧”虽然可能暂时压下了战火,但长期下来,容易在你的心里面生了根,慢慢茁壮变成苦果。

注解

*“初级情绪”(primary emotion)是指对于事件直接感受到的情绪,在上面的例子当中,就是那种“担心”自己无法满足伴侣的感受;“次级情绪”(secondary emotion)指的是“对于这个感受的感受”,在这个例子里面就是“不好意思”的感觉。区分这两者,有助于理解自己现在到底怎么了。
**当然你可能担心说的最后会爆炸或者会有不好的后果,怕他可能不会接住你,反而叫你不要想那么多,这个担心是很正常的,但同时你也可以想:过去习惯的压抑,真的有让我们的关系变好吗[1]?如果这样还是没有说服你、也没有让你更想要尝试看看“透明化”,可以参考这份投影片,里面有对这个纠结更进一步的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