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从国一就开始自慰,但身边没有女孩会聊这些,她也不敢说。直到一次高中同学会,她才知道,原来其他女生也会自慰。当自慰仍是少女不能说的秘密,我们会发现,原来,荡妇羞辱和男赚女赔的性事逻辑,其实从未消失。

十几年前,北一女某护理老师让学生自画生殖器,引起争议。当时,性平会表示,或许其教学方式有讨论空间,但勇于尝试不同的性教育教学,值得肯定;然而,也有不少反对声浪,认为此举已侵犯学生隐私。十几年后的今天,你对这件事的看法是什么呢?

国中时,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热映,剧中,一场男学生在上课时打手枪的戏码,引来观众一阵笑声。高中时,因为参加社团,和男校友社多有接触,也发现他们经常开和“性”相关的玩笑。当时我或其他女生,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甚至会跟着笑几声。

当青春期男孩谈“性”谈得理所当然时,对青春期女孩而言,“自慰”或“性幻想”是被藏匿于阴影处的。从影视作品来看,男孩打手枪经常被有趣又自然地呈现。但回想过去观影经验,我却几乎想不到有哪部电影,是像拍少年一样,拍出少女如何“探索自我”。(回顾一下:少女自慰,为何是不能说的秘密?

少女之间,不太讨论“自慰”话题。但在脱掉制服、升上大学、成年后,从“女孩”蜕变为“女人”,我们才终于回过头,告诉自己,原来讨论“性”很自然,“性”就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

其他女生不说,我也不敢说

当男孩们能够大声谈“性”,或彼此揶揄;女孩们面对 DIY 的话题,却彷佛视为禁忌——是会自慰的女孩少,还是敢说出口的女孩少呢?

J 从国一开始自慰,但身边没有女孩会聊这些,她也不敢说。升上高中后,交了男友,她与身边友人开始会讨论自己和男友的进展,但始终只字未提“自己来”这件事。

当时 J 觉得,或许自己就是欲望特别大的女生吧?还是先不要告诉其他人,反正也没什么好讨论的,毕竟那些女生朋友们,似乎都不会自慰。

升上大学后,一次高中同学会的聚餐闲聊,众女孩们不经意聊到 A 片话题。“所以妳们都看过 A 片?”“我国中就开始看了⋯⋯”“比较小的时候是看成人文学,一开始觉得文字已经很香艳了,后来有点不够刺激,就开始找 A 片看。” 这些讨论让 J 相当惊讶,原来,自己不是欲望特别大或奇怪的女生,纯粹是因为以前大家都不敢说。(同场加映:让情欲领路!我的女友爱看 A 片

“性别角色”提供一个性别框架,个人则藉由性别二分法,将自身置入其中。在一个人的成长过程中,如果他作出符合“性别角色”期望的行为,容易受到鼓励与赞扬,反之亦然。——《性别的世界观》,Raewyn Connell

青春期,特别容易受同侪影响。当身边的女孩都不曾谈论“自慰”, J 深怕自己讲出来会显得奇怪,于是也不敢讲。大家之所以都不说,其中一个原因,或许来自于她们从小就被教导“性”是不洁的、极度私密的。当长辈以“长大就会懂”一句话,来搪塞一切和性有关的事物,即使还感到困惑或产生探索欲望,也无处可言。


图片|来源

荡妇羞辱:被迫消失的女性情欲

将讨论范围扩大至所有女性。在父权体制下,女性被期待要清纯又婉约。

如果她对性的态度趋于开放,容易受到荡妇羞辱 (slut shaming) ——若女性违背贞操期待,例如:谈论“性”或“身体”;穿着不符合大众期待;依自己意愿发生性行为,就容易遭人言语恐吓或肢体攻击。(延伸阅读:Bump 男人帮拍影片恶整约炮女生?不允许挑战的男性尊严,让社会充斥过时的荡妇羞辱

许多少女在成长过程中,可能都曾被长辈叮咛:裙子不要穿太短、领口别穿太低⋯⋯诸如此类的规范与教导。我们不能直接否认长辈的“立意良善”,但这种说法,在无形中,将“检讨受害者”的强暴迷思灌输到少女身上。

“人人说,只要你言行衣着端庄得体,不随便和男人说笑,不摆出轻佻的形象,外出时注意适当的安全的时间和地点,就可以避免骚扰。换句话说,如果有人骚扰你,一定是你制造了情欲流动的机会,或者一定是你自己的情欲先流动了,反正,一定是你自己的错。”——《豪爽女人》,何春蕤

男赚女赔的性事逻辑,从未消失。意即,男欢女爱时,无论如何,男生就是赚到,女生就是赔了。简单举一个自身例子:我就曾被告诫别太早和男友发生性关系,以免“掉价”。

在青少年的成长过程中,我们没有鼓励少女享受与正视自己的情欲。我们没有机会让她们告诉自己:性不龌龊,情欲不肮脏,自慰也没什么大不了。

身为少女,我自慰,我不羞耻

女性,被期待端庄、温柔、保守;青少年,被教育不要谈论或接触“性”;于是,同时兼具“女性”和“青少年”两种身份的少女,几乎像是被关进双重的禁锢牢笼中。

然而,“性”从未真正消失。无论是成年后的女人,或是青春期的少女,都可能对“性”有各式各样的想法或探索欲望。探索自我情欲,也是一种形塑自我认知的过程。然而,当少女情欲被迫隐形,要她们如何探索和形塑呢?

升上大学后,吸收许多新知,也第一次接触女性主义。脱下学生制服后,“性”居然可以成为我和女生朋友闲聊的话题之一,不再尴尬。

现在的我,好想飞回少女时期,告诉当时 13 岁的自己:“妳自慰,没什么好羞耻的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