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也能开班授课!已拥有三百位学生的徐豪谦,教导学生认识身体、享受性爱愉悦之余,徐豪谦也坦言性与爱的关系,是“爱一个人,是因为对方在你眼中是独特的,如果只有性爱,再强也做不出爱来””


即使性技巧过人,仍要健身累积身体资本,徐豪谦的午餐是蛋白质充足的健身餐。
摄影:林俊耀;图片|镜文学提供

去年四月至今,徐豪谦已经有近三百个学生,他的正职是清华大学社会所硕士生, 别人打工兼家教是教教英文、数学、理化,他兼差教的是“口交”与“肛交”。这本来只是和情趣用品公司合作的行销案,没想到开课之后反应好,便一路开到现在。

第一次开“口交课”,十五位学生,近一半是女性。上课时,虽有裸体的男模特儿躺在床上,但教学是学生自己含手指练习:“有时候,我也会含学生的手指让他们感受如何用力。”上课的学生最期待学会“深喉咙”:“这招很不合理,不可能是最爽的。”徐豪谦用科学的角度解释, 口交的快感来自嘴对阴茎的挤压与磨擦, “深喉咙只有喉头跟龟头接触,面积小, 很难有挤压和摩擦,爽度也有限。”

口交课反应好,后来又开办肛交课,上课的学生以男同志居多,但还是来了两个女生:“他们想回去开发男友的肛门,现在愈来愈多异性恋也会玩这个。”肛交课一样也有男模特儿在台上,学员可以用食指探索前列腺的位子,因为现场气氛很冷静,“摸的时间很短,不会让人有荒淫的联想。”(推荐阅读:【性爱体位】女医师性爱妙招:经典传教士

他说,肛交有难度,因为“一个没肛交过的肛门,很难第一次就有快感,肛门的肌肉需要一段时间的调教。”他以自己为例,十五岁开始肛交直到十七岁才懂得肛交的快感。男同志追求的“被干到射”也是一种迷思:“有时候只是不小心流出来而已⋯⋯男人的射精只是最后仪式,重点是过程,前列腺有被剌激就可以了,不必一定要被干到射。”至于男人最在乎的长短问题,“以肛交来说,长短不重要,硬度比较重要,顶到才会有感觉。”

满嘴性爱的专家打开午餐便当,是煎牛排和烫花椰菜,一点也不“威猛猎奇”, “这是我的健身餐,要注意蛋白质。”性技巧不是一切,也要顾及到自己的“身体资本”。“有学生说一直单身,想来上课把技巧练好,比较好交男友,这是错误期待,我这么做,也已经单身三年了。”

他擅于独处——徐豪谦的母亲早逝,父亲为了还外婆欠下的赌债,每天兼两份工作,只睡四小时,也许相处的时间少,一家人情感疏远。高中时,徐豪谦抗议台北市教育局禁止高中生成立同志社团,而他是社团召集人所以出面对媒体发言,“回家的路上,有点担心家人认出来,结果回去之后,没有人注意这则新闻⋯⋯我没想过出柜,没必要。”


徐豪谦性经验丰富,开了一连串的口交课与肛交课。
摄影:林俊耀;图片|镜文学

家人关系淡陌,反而是性生活十分精采, 十五岁就有性经验,十八岁开始走跳三温暖,大学时住校更自由了,约炮不断: “期未考试压力很大,我就特别想做。” 虽然只有二十六岁,他却很自豪:“有人会特地从台南来新竹找我做,我的阴茎也只是一般尺寸,有拉丁人会特别来找我, 说我技术比别人好。”

徐豪谦曾企图想跟心仪的炮友交往:“我想约他出来走走,他却总是问我们要去哪里打炮?在他眼中,我只是一个会走路的性器官吧。”爱一个人,是因为对方在你眼中是独特的,如果只有性爱,再爽再强也干不出爱来。性技强人最念念不忘的对象也和性无关,那是他高中时交往的对象, 两人都在准备大学学测,一起到 K 书中心念书,一起趴在桌上午睡,醒来偷偷接吻,每天传纸条,“我们没做过几次,可是那时候的爱情好纯粹。”

徐豪谦拿偶像剧为例,爱情发生时通常是女主角受难,男主角伸出援手,于是产生有温暖的爱意:“爱情就是两个弱者互相取暖,人长大了,变坚强了,爱情就没那么容易了。”爱情是奢侈品,看到别人拿在手上会羡慕,“但没有爱情,人生也不算是什么缺憾。”(推荐阅读:成人影片没有教你的事:舒服性爱重点在于知己知彼

过得活色生香的男孩最不寂寞,也最寂寞,“我现在很少遇到真的比我会做的人,那种欲仙欲死的经验很久没有了⋯⋯每次我都会分心,觉得对方这里做得不够好,哪里还可以再加强。”才二十六岁就看尽一切,该不会之后就出家了吧?“我还是会做爱,以备课的心情去做。”这样做爱不是太无聊了?“如果没有这个目的,那就更无聊了。”

人生看得太透彻有时候很像这道午餐,牛排烫花椰菜简单又营养,只是看起来有点荒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