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 J 分开后,Cassey 开始拉着我,要我把 Tinder、CMB、OKCupid 全下下来,重新点燃我寻找下段感情的野心。后来遇到了 John,开始人生第一次的约炮大冒险⋯⋯。

在东村华盛顿广场公园旁的一家法式酒馆 Amelie,艳红色的墙,还有一张张极度挑战体型而紧密排列的压克力白色桌子,浓浓的摩登复古。我们一行人四个女孩,桌上四组 Flight,共十二杯红酒杯。每一组 Flight 都是以男人名字为名,我点的,就是 Jonathan。

“唉唷,还在为 Jonathan 的事情伤心啊,你都不是说了他每到晚上就软屌,还迟迟不肯下载 UBER,拉着你在大冬天的纽约街头拦计程车。这种很快就要被职场,还有婚姻市场淘汰的人,到底还有什么好留恋的?”

Amy 字字血泪的说出我在上一段感情里的痛,我跟 J 的感情走向毁灭,终归是他不愿意面对那些已久的问题。只是,心里面一直有说不出的可惜,可惜了从中央公园一路谈天说地的走到中国城的我们,可惜了那些我们曾有过的快乐。

“告诉你,你应该好好享受自由,还有整个纽约的大屌们在等着你!要知道,To get over someone, get under someone!来!手机拿出来!把 Tinder、CMB、OKCupid 全下下来!”跟 Amy 同样在投行上班的 Cassey 马上接话,上一次见她的时候,还正在为义大利裔前男友伤情,但在姊妹淘每个周末拉着她,一下 Marquee 一下 Le Bain,不知不觉人就振作了起来,开始继续疯狂约会。


图片|来源

现在换我该好好振作了。

分手到现在一个月的时间,步履阑珊的从悲伤情绪里缓和过来,听到伤心的歌不会再流眼泪,经过无数次 J 牵着我的手走过的马路口时也不再胸闷喘不过气。即使如此,仍然没有准备好重新开始下一段感情,但听到 Cassey 的提议,重新点燃我回归市场的野心。

感谢科技文明的进步,要快速的找到约会对象或是炮友一点都不难,只要下定决心就可以。下载了各大交友软体后,开始平均一个星期安排两个约会,大多数的第一次见面都选在周间的晚上,周末的时间只留给晋级到第二次约会的男生。其实如果愿意,一个星期要安排到四个约会都没问题,但有些男生在传简讯的过程中就被淘汰,或是不符合我挑选炮友或约会对象的原则。

挑选炮友的唯一先决条件,就是他得是医生或医学院的学生,因为平均而论,他们的卫生习惯跟智商都有经过训练及高度保障,降低得性病的风险之外,如果真的不幸怀了对方的孩子,甚至更容易获得赡养费。

但老天爷似乎还没放过怨气满点的我,经过重重筛选,下载 Tinder 后的第三周,Jonathan 的个人档案出现在我眼前。

This mother fucker。截了图马上传给 Ally,宣泄心中的愤怒。

然后,就遇见了 John。跟 John 在 Tinder 上开始对话时,他劈头便说自己是个外科住院医生,因为每周都有六十个小时的排班,虽然没时间约会但对于打炮很在行,希望如果我也刚好对他有兴趣的话,再回覆他。

第一次跟 John 见面,我们约在他公寓旁的咖啡馆,John 下班后直接穿着医院工作服赴约,本人的个头比想像中的矮,目测约 172 公分。但怎么样都好过上周约在拉面店,头发比照片上稀疏一半的男子。

两人随意地聊了最近转凉的天气,还有自己的工作近况,John 便提议去他家坐坐。

当然,怎么可能只是坐坐。

John 的公寓是二战前留下来的旧建筑,没有电梯的木造房子,踩在地板上还会发出喀吱声,窗外则是能见到生锈的防火梯。

翻云覆雨时,医院的呼叫器不时发出声音,John只好停下来翻身去客厅打开电脑,跟在医院的护士确认病人的状况,并透过电子系统开药。完成工作后,John 合上电脑回到床上,从床头柜拿起大麻的迷你电子烟斗深吸一大口。

衣服褪去后的 John,左胸膛上有一大片的伊朗地图刺青,地图上方还有一颗北极星,他解释那是他祖先的来处。虽然他从小在加拿大长大,父亲是义大利裔而母亲则来自伊朗,这两个国家的文化还是深深地影响着他。

一边抽着电子大麻烟的 John,让我趴在他胸口听他讲述每个刺青的缘由,他得意地看着我,以为我眼里的激赏来自于他饮水思源,但实际上让我激动不已的是,居然能在有生之年睡到心目中欧洲跟中东性爱最强民族的混血男子。

感恩纽约,赞叹 Tinder,心里默默想。

但约炮终究只是约炮,没有实质感情基础的性爱,是场空虚的欢愉。 性爱的基础,始终都是建立在彼此之间互相吸引与信任。而约炮只是暂时找一个人,将他放到那个被我吸引与信任的人的位置上。John 就像大家口中的世界美景, 一生只要去过一次就足够,而我,在他的怀抱里停留过一次也便足够了。(推荐阅读:“我爱你,但我仍对其他人有情欲”让我们谈谈开放式关系

后来 John 陆续约了我几次,都被忙碌作为理由推拖,直到第三次,我认真的告诉他,我不是个当炮友的料,还是另请高明吧。正式结束了人生第一次的约炮大冒险。

Amy 跟 Cassey 知道后虽然嘴上都说怎么这么浪费,但心里也明白我不愿意继续见 John 的心情。同样在这个城市里,不再抱着希望去看待感情的她们,又何尝没体会同样的空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