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到国际大都市,大家会想到米兰,巴黎,纽约,但无法具体说出有哪些关键因素让这些都市比台北、高雄更国际化,因为文化、人文、语言、艺术与商业气息都算是非常抽象的元素。城市转型是个非常痛的过程,我们必须吞下委屈,放大格局。

城市转型是个非常痛的过程,我们必须吞下委屈,放大格局。

讲到国际大都市,大家不约而同都会想到米兰,巴黎,纽约等城市。近几年,甚至许多生意上有到北京、上海、吉隆坡,或是曼谷的朋友,回到台北不约而同地都会分享,那些新兴城市相较台北高雄更国际化。

台北虽然为台湾的首都(capital),但与纽约、芝加哥等城市相比,好像还是有点不太一样。去过的朋友都说国际化的都市你要亲自体验才会相信,但再深入问细节时,好像也无法具体说出有哪些关键因素让这些都市比台北、高雄更国际化,因为文化,人文,语言,艺术与商业气息都算是非常抽象的元素。


图片|来源

国际商务交流的活跃程度

“Metropolitan area” 一定集结许多国际商交流,台湾过去以中小企业为经济命脉,该有的当地商务交流已经发酵的差不多了,像是我本身常跑的商业聚会,到后来遇到的都是差不多的人,就和一般企业一样,大家国内资源有限,台湾市场基本上很难倍数成长,当地能互助的资源也已经受限,本地的商人走出去“国际”才是未来高雄转型的机会,许多农业、文创商品销售到国际才能长久的经营下去。政府在积极主动地谈判更多外资进入高雄,锁国的经济不可能繁荣,与其跟其他国家打交道,或许也可以直接跟国际企业打交道。

由于中美贸易战的关系,未来的国际交流就不只局限在传统的外交体制上,因为网路科技的发达,经济交流、教育交流、体育交流,或是艺术交流与人文交流在政府的带领之下,可以从举办国际创业融资大会开始,引进各种艺术舞台、精品展览,举办大企业与中小企业访问交流。这样的活动,应由民间继续维持这种文化氛围,让更多私人团体愿意连接台湾各产业的商业团体,许多的生意就自然而然由这样小的联系开始。

人民的思考多样性与开放性

虽然我们没有人种的多样性,但是可以有思想的多样性。

为了台湾好,请尽量与不同思考方向的人才交流与接纳更种不同的思想。

台湾自许为民主之地,许多的对话都在批评与谩骂之中,从立法委员到市议员的程序,讲话完全没有建设性,某种程度上只是在比谁的演技更胜一筹。许多朋友这几年回台湾,都发现了台湾是一个无法有梦想的地方,但事实上我们岛上具备了各式各样的专业领域人才。虽然人很友善没错,但 homogeneous 却是我自己回台湾后的第一感觉,只要你想要的和大多数人相违背,不论是同性恋,泛性恋,或某些小众艺术团体,都要抵挡社会与论的压力。”Heterogeneous”是未来我们要一起努力的方向。

因为思想教育要花时间完成,若从国民教育开始开始储备,从国立教育到民间社会开始举办专业性的辩论,培养搜集资讯与独立思考的能力,引进更多国际上不同的思想教育,让各种团体练习,把爱与正能量找回来,并持续维持,能量对了,更多政策才可以靠大家的力量执行下去。重要的是,政府和民间的交流尽可能都用正面的语言,给出有建设性的建议,不要无谓的出气与批判。(推荐阅读:专访苏芊玲:台湾性教育,最大的瓶颈是恐惧与无知

政策稳定与自我约束的程度要越来越法治

新加坡在某种程度上繁荣就是因为足够法治,台湾已经运行的民主多年,我们不可能回到 state of anarchy(专主制),但我们能在现有的体制之内,让商业运作规章更制度化与透明化,该处罚的就要罚。体制要走得长远,绝对要降低模糊地带。我的观察是,只要政治制度稳定,台湾人民反而配合度高,适应弹性大。

国际语言的沟通

双语制度是国际大都会无法避免的,保留在地化的文化,同时间国际化。做生意要从沟通开始,但生意人往往忽略掉沟通是件高成本的事。从国民教育到商业教育,让英文沟通变得普及,政府必须要出预算开国际商务谈判课程。当商务人士的英文水平提升了,就可以降低政府在国际商务谈判的 Loadings,其他国家在跟我们沟通时心理上觉得相对简单,在国际贸易的展现上也能不自卑。(推荐阅读:来自 72 国的全球调查!英语能力与国家竞争力成正比,那台湾在哪里?

台湾做国际生意有 ideal location,但语言沟通能力需要提升。引进外籍人才的政策必须要大大开放,不要害怕威胁到当地人才的工作机会,辅导本地人才就业转型同时,开放竞争才有危机感。

一个城市转型成国际大都会,是个非常疼痛的过程,需要政府的毅力与民间力量的体谅,部分的牺牲,甚至有些政策要做到国家等级的才可以改革。我认为未来三至五年会是台湾在国际间展示自己商业实力的关键机会。把握住机会,台湾必须国际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