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对于老年性爱抱有这些迷思:老年人无法拥有或享受性生活、老年人的性是无聊的、老年人通常无法在性中获得快感⋯⋯甚至对于“老年性”避而不谈,认为那是“老不正经”,事实上,在性和性行为的方面,并不存在年龄的限制。

记得中学的时候读《霍乱时期的爱情》,其中令我印象深刻的一个情节,是花费了半个世纪才真正算是走到了一起的费尔明娜和弗洛伦蒂诺,在那艘船上的第一次做爱。两个瘦骨嶙峋的老人在黑暗中激烈拥吻,互相抚摸,他们的吻散发着老人特有的酸味儿,可他们却如同新婚的年轻男女一般紧张又羞怯地,与对方结合。那一段让人动容和震撼的描述,算是我对“老年性”的初印象。


图片|电影《爱在瘟疫蔓延时》

我们这代人,自认为观念已经比较开放。但和朋友们讨论与“性”相关的话题时,仍有小夥伴表示震惊于发现,自己年过花甲的父母仍然“正常地”拥有性生活,而在提及这件事时,他们的脸上甚至会出现一种不适的表情。这是因为,性,在我们的文化中,甚至在全世界,似乎都是属于年轻人的。它让人想到生育、年轻的荷尔蒙、力量感等——一些不太属于老年的词汇。

“老不正经的”这个常见的表达,反映了我们的社会如何看待那些对性有兴趣的老年人。我们的社会期待老年人是失去了对性的兴趣的。对于年轻人,我们能容忍一些“荒唐事儿”的存在,而如果一个人年纪大了还如此,就是“为老不尊”了。

大多数年轻人、乃至中年人,都回避去面对每个人都终将会老去的事实。所以我们在生活中其实不太谈论和老年有关的一切,尤其是不去谈论老年人的性需求与性生活。正是因为这种不谈论,有很多关于老年性生活的迷思(Myth,即错误的传说)存在。

人们会讨论青少年时期的性需求,会争论甚至反对它,但社会鲜少会讨论老年人的性需求,仿佛不讨论,它们就不存在。朱迪斯巴特勒曾经援引福柯,论述过“话语的权力”。

她说,我们对待一个事物最苛刻的方式,并不是在话语上反对它,而是完全不把它纳入到话语的范围中。

因为即便是那些被话语反对的事物,仍然是我们承认的一个存在的主体。而当一件事情完全不被谈论时,它被边缘化,最终被遗忘。

事实上,性的需求是一个人的基本需求之一。而老年人的性需求,是一个极待关注的社会问题。因为我们默认老年人不需要也不想要性,有很多老年人原本正当的性需求被迫压抑了下来。另一方面,性需求并不会因为压抑就消失,“约炮”在老年人中发生的概率也在全球范围内大幅上涨。而由于他们年轻时缺乏良好的性教育,现在又没有人去提醒,老年人不安全性行为正成为一个普遍的问题。

性学博士 Stephanie A. Sanders 说,“在性和性行为的方面,并不存在年龄的限制。”研究发现,50-80 岁的人中,超过一半的人对性和亲密关系仍然抱有热情。另一位 70 岁的老年病专家 Walter M. Bortz 说,“如果你保持健康,不需要长期服药,有一个好的伴侣,你一直到死之前都可以享受性生活。”他还补充道,“一个杜克大学的研究显示,20% 超过 65 岁的人拥有比从前更好的性生活。”

Bortz 医生还说,那些有性生活的人,活得更长。一个人和他人拥有越亲密的关系,这种亲密为个体带来的作用就越积极。

我们先来看看关于老年性生活,有哪些错误的传说存在。

我们对老年人的性,存在哪些迷思?

迷思 1 :老年人无法拥有或享受性生活。老年男性都是有勃起功能障碍的。老年女性可能会由于更年期之后身体激素的改变而无法享受性爱。

事实 1:在美国,来自国家社会生活(National Social Life)、健康与老年项目(Health and Aging Project)以及性健康与行为(National Survey ofSexual Health and Behavior)等多项调查的结果显示:老龄人口(60 岁及以上)中,超过半数的男性与 40% 的女性都仍然是性活跃的(有伴侣的性行为)(Emanuel, 2014)。

同时,年龄并不是勃起功能障碍的直接原因。长期不良的生活方式,如吸烟、饮酒,以及一些生理疾病,如高血压、糖尿病才是引发男性生殖器的神经、动脉和肌肉功能受损的主要原因(Shah, 2015)。也就是说,并不是所有老年男性都是有勃起功能障碍的,有勃起功能障碍的人也并非全像人们所想像的那样一把年纪(KY:还是早点注意饮食和锻炼,毕竟老天饶过谁)

对于更年期之后的女性,雌激素水平的下降有可能使她们的阴道变得干燥,因而不能很好享受性爱,但事实上,通过润滑剂、振动棒等辅助工具还是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帮助她们在性爱过程中获得快感。

不论是 60 岁,70 岁还是 80 岁,人们都有可能拥有性生活。事实上,健康而非年龄,才是影响人们是否能够拥有或享受性生活的关键因素。年龄只不过是改变了性的表达方式,例如,有研究发现,年纪大的人更喜欢口交(oral sex)或抚摸与拥抱(touching and cuddling)等方式发生性行为(Salzman, 2006)。

迷思 2 :上了年纪之后,性就变得没那麽重要。

事实 2:一项来自线上社交网站 EliteSingles 的大样本(2500 人)调查显示,93% 的人认为,性在他们的生活中扮演者重要甚至是非常重要的角色,这其中有 37% 的人已经年过 70(Chatel, 2015)。

另外,Fairbanks(2011)的研究还发现,性不仅仅只有主观认为的重要性,它还实质上与人们的婚姻满意度与生活幸福感相关。她发现,在已婚的老年群体中,每个月发生超过一次性行为的人中,80% 的人对自己的婚姻感到满意,60% 的人认为自己很幸福,相反在没有性生活的人中,仅有 40% 的人对目前的婚姻和生活感到幸福。

年龄并不会完全改变我们幸福感的来源或者我们享受生活的方式。那些我们年轻时候所热爱的,所能从中获得快乐的事物,是即便白发苍苍,步履蹒跚也依然不变的。这些事物不仅仅是伴侣和性,还可能包括友人的陪伴、阅读与旅行等等。

迷思 3:很多人以为老年人的性是无聊的。有人把老年人的性称为“香草味的性”(Vanilla Sex),因为香草口味是各种口味中最普通、最常见、最乏善可陈的。

事实 3 :事实是,老年人的性生活也随着时代发展而变得更丰富多样。

Zebroff(2014)的调查就发现,在美国,年长的女性在越来越多地使用性道具来帮助自己在性生活中获得快感。不仅如此,EliteSingles 的调查也发现,老年人对“休闲性”(约)(casual sex)的热衷毫不逊色于年轻人。


图片|《辛普森家庭》

迷思 4 :老年人通常无法在性中获得快感。

事实 4 :能否在性中获得快感与年龄并没有直接关系,而是与双方在性生活中的配合度、行为方法等有关。一项来自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研究发现,老年女性(样本平均年龄 67 岁)中,超过 60% 的人对自己的性生活感到满意,并且有近 70% 的人表示自己能够经常达到性高潮(Shah, 2015)。

另外,来自印第安纳那大学的研究者们也发现,随着年龄的提升,人们也更能在性中获得快感。他们发现女性在 40-50 岁时比在 20-30 岁时更能在性爱中达到高潮。这可能是随着年龄与相处时间见长,伴侣双方都更了解和尊重彼此的喜好有关(Shah, 2015)。

迷思 5 :老年人之间的性吸引更多来自精神内在。

事实 5 :事实上,无论人在什麽年纪,外表的吸引力都是最重要的(这个世界永远都是看脸的 orz)。EliteSingles 在它的大样本调查中还发现,白发和皱纹也不能阻挡人们对于美的追求。当受访者被问及对方的什麽最能吸引自己时,排在前三位的分别是,脸、胸、臀,各年龄分组(18-70 岁及以上)在这一问题的答案之间并没有显着差异(Chatel, 2015)。

老年性生活与身心健康

不良的生活习惯和生理疾病,都会影响老年男性与女性的性功能(Weston,2013)。一些心理因素也会影响人在步入老年之后的性生活:

1. 对自己老去的身体(aging body)的羞耻感

接纳一个逐渐老去的自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脑补一下满头白发,满脸皱纹的自己)。尤其是,社会对于女性的衰老是难以接受的,例如为主流价值观所追捧的“不老女神”,以及女性保养品中突出强调的“抗皱”、“弹力”等都体现了人们为抵抗年龄带给自己的外表改变所做的努力。

这种对衰老的抗拒,体现了人们内心的羞耻感。而这种羞耻感则进一步影响了人们性欲望的减少。正如婚姻家庭谘询师 Tom Smith(2006)所说,“大部分年长的来访者,之所以拒绝与伴侣进行性爱,很多时候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很糟糕。”

2. 老年伴侣间激情的消退

在我们过去的推文中也提到,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就会感受到彼此激情的消退。家庭治疗师 EstherPerel 就认为,亲密和欲望是一对天生的敌人。相处时间长的伴侣对彼此的欲望会逐渐被一种亲密感所取代,未知和陌生的对方逐渐变成已知熟悉的伴侣,也从而丧失了一种神秘而诱人的魅力。

但,性生活本身是有利于老年人的生理与心理健康的。

一方面,随着年纪渐长而仍然保持一定频率的性生活是有利于生殖健康的。研究表明,男性在老年时期保持适当频率的性生活,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预防前列腺癌,而这对于女性而言,则有利于促进血液循环和阴道的健康(Weston,2013)。

另一方面,衰老所带来的羞耻感,也会因为在与伴侣和谐的性生活中所感受到的被对方接纳和认可而得到缓解。也就是说,人在老年时期的性生活有利于帮助更好地面对身体的老化并自我接纳。


图片|来源

可是,危险的性生活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调查显示,性传播疾病在老年人口中的发病率正在逐年提升。在 2007 至 2011 年间,老龄人口中的衣原体感染(chlamydiainfections)的发病率上升了 31%,梅毒(syphilis)的发病率上升了 52%。

这主要由于,在现在这个社会中,人们步入老年之后仍然可以享受性爱的机会变多了。首先,医学技术的进步让人们变得更长寿更健康,使得人们有可能在老年时期拥有并享受性生活。其次,很多人在达到一定年纪后,都主动或被动地住进了养老院。养老院让他们仿佛回到了大学时期,再次拥有了社交生活,很多事情就自然而然地发生了。不仅如此,社交网络也让一些老年人能够更方便地寻找到性伴侣。

但同时老年群体中不安全性行为(unsafe sex)的比例却很高。根据 2010 年美国性健康与行为调查(National Survey ofSexual Health and Behavior)显示,老年人在性行为过程中使用安全套的比例仅为 6%,要知道在大学生群体中,这一比例为 40%。也就是说,事实上老年群体比青年群体中有更多人在进行不安全的性行为(Emanuel, 2014)。

这一方面是由于老年人认为自己已不再需要担心“意外怀孕”的问题,因此他们也更有可能对于戴套套保持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另一方面,婴儿潮时期(1946年至 1964 年)出生的他们在学生时期并未受到过全面的安全性教育(KY:而美国的青少年性教育是从 20 世纪 60 年代之后才逐渐开始的)。而一直到老,他们中仍有很多人并不清楚不安全的性行为可能带来的后果。

老年人的性需求也应当被尊重

性是人类的正常需求。性,不应该因为年纪变老而变成一件羞耻的事。

往往迫于社会的压力,老年群体本身对自己的性需求总是避而不谈。由于社会对于老年人性需求存在种种误解,老年人的性需求总是难以得到满足。而在那些拥有着性生活的老年人里,安全性教育也是迫在眉睫。

当社会越来越能够开放地看待性、谈论性时,我们也应该让这种开放不再局限于特定的性别中(比如异性恋),也不应该被局限在特定的年龄层中(比如年轻人)。任何成年人,都有权利拥有和享受性爱。

一位 70 岁的女士 Wellborn,在丈夫死后,和一位 80 岁的男性重新开始恋爱,男方因为药物无法勃起,他们就用手和玩具进行性行为。女士表示,他们的性生活依然充满感情、激情四射。而这位女士曾在两年前通过手术重塑了因为癌症失去的一侧乳房。但她仍然能够享受性。当记者问她原因是,她说主要是因为她一生都相信性的积极作用。同时,因为他们的孩子已经离开家有了自己的生活,他们可以更自由地在家中任何地方表达性。他们几乎每天都有性行为。

Wellborn 享受性爱的频率高于平均,但她的观点我却非常认同。这是我希望我父母能够过上的生活,也是我希望自己年老之后能够过上的生活。

Reference

  • Chatel, A.(2015). 6 Things to know about senior sex. Bustle.
  • Emanuel,E.J. (2014). Sex and the single senior. The New York Times.
  • Fairbanks,A.M. (2011). Older married couples: Sex key to happiness. The Huffington Post.
  • Hu, W.(2016). Too old for sex? Not at this nursing home. The New York Times.
  • Salzman,B.E. (2006). Myths and realities of aging. Care Management Journals, 1-3.
  • Shah, Y.(2015). 5 Myths about senior sex that we should believing. The Huffington Post.
  • Smith, T.W.(2006). American sexual behavior trends, socio-demographic differences and riskbehavior. General Social Survey: Topical Report, 25,1-142.
  • Taylor, A.& Gosney, M.A. (2011). Sexuality in older age: Essential consideration forhealthcare professionals. Age and Aging, 1-6.
  • Weston,L.C. (2013). Sex in the senior years: Getting older can bring new sexualchallenges as well as new pleasures. WebMed.
  • Zebroff, P.(2014). How sex toys help seniors. The Huffington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