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还年轻,等妳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懂的。”22:30,这句话从办公室另一头的话筒传来,作为谈话的结尾。

十年前,或许她也和现在的我一样,总是半夜坐在办公桌前,对隔着加强玻璃窗外明明灭灭的夜景感到麻痹,偶尔会在加班夜里等着迟来的计程车时感到倦累寂寞,甚至累得一坐上计程车就包围在睡意里而无法寂寞,但是睡醒后又觉得是崭新的一天而继续努力。

为了摆脱可爱、年轻的形容词,她踩着高跟鞋撑起自己的气势,穿着套装粉饰自己的年轻;偶尔会有客户喜欢对她开玩笑,或者是因为她柔顺的外貌而质疑她的专业,她知道自己必须加倍努力和坚强;于是生理期的时候也忍着不停冷颤的身体和客户开会,虽然可能更常因为从来没有稳定过的经期跑妇产科。她很少逛街,因为她总是在只剩下便利商店开着的时间下班;姐妹淘逐渐知道假日的聚会不需要订她的位子,因为她就算不加班也得补眠;男友常开玩笑不必烦恼圣诞节和情人节订不到餐厅,因为他们总是在她的办公室解决这些大餐。

她知道自己放弃了什么,但她从来没有觉得辛苦,因为她喜欢自己的工作,她也需要成就感和自己的舞台。

(Getty Images)

十年后,她成了资深主管,从狭窄的L型办公桌搬进了几个人共用的小办公室,接着又搬进了个人办公室,独自享有一片玻璃窗的景致,也在台北市区有了自己的房子。她始终觉得自己很幸运,至少一路走来她的努力都有收获,而她一直热爱自己的工作。当年体贴的男友成了全力支持她的老公—只有在蜜月的第一天她拿着 iphone继续收信的时候发了一顿脾气。她渐渐不需要再靠高跟鞋和黑套装佯装老成熟练,再也没有客户会开一些不尊重的小玩笑;她觉得,一切都很好。

直到那一天,她在公司最好的朋友,一路和她一起爬上来的同事,颤抖地紧捏着超音波照片向她宣布:“我成功了!”她知道自己该一起喜悦地尖叫,却觉得像被羊水包覆一样,陷入安静无声的世界。她想起来,她的干女儿已经上小学,姐妹淘聚会的话题好一阵子总是围绕在孩子身上;然后,她突然感到非常恐慌。

“我辞职了,”她的语气是坚定的“我要去生小孩。”“再拖下去,我就没有时间了。”

我没有太多太多的诧异,即使这确实不是我所预想到的。但是那一瞬间,我觉得有点感伤和心疼;不是因为她的决定,而是“做选择”这件事情让人莫名奇妙觉得感伤,心疼的是,刚强又一丝不苟久了,或许所有人都忘了妳柔软母性的那一面。

(Getty Images)

对我们来说,很多事或许都是在蓝图上照着计画在走,有些事情却是完全无法掌控的,于是我们开始面临选择。

我开始想起公司里忍着痛打着排卵针的女同事,一次又一次承受生理和心理上的折磨,有的直接选择放弃工作;想起因为工作累垮送医的学姊,从此失去了拥有自己孩子的权利;想起数着日子期待的前辈,无预警的失去了四个月小生命。

我又想起一个主管的妻子,总是在家里等着晚归的他,甚至为了让他没有后顾之忧,牺牲了自己的梦想和理想;总是告诉他“我很好。”却在我问她是不是从来没有想过要回去工作的时候,伴随淡陌微笑地沉默。

我知道,这是她们自己的选择,没有人逼迫她们选择家庭,没有人逼她们勇敢,逼她们坚强。

但是现实有时候比利刃还迫人。

所以她知道自己要选择,在自己热爱的工作和梦想中的家庭间做选择。

“不要像我一样,有些事情,过了就来不及了。”“可是我不想要生小孩。妳不是一直都很喜欢这份工作吗?”“妳还年轻,等妳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懂的。”这是公司里最照顾我的女前辈,交待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也许我还不懂。

但我知道,在我们的身边,那许许多多的她,都曾经勇敢地做过抉择;那是令我最动容也最崇拜的,她们的勇气和坚强。

女人,你是如此坚强勇敢
〉〉幸福的条件:一个人也很快乐并不代表拒绝爱情
〉〉态度与能量
〉〉女人三十,幸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