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日前下架了宗教团体 Living Hope Ministries 的 app,它被指控内容是在煽动反同志的言论,将同志视为一种可“治愈”的疾病,而该宗教团体的执行长澄清:“我们爱同志”。


图片|来源

近期,Apple 下架宗教团体 Living Hope Ministries 的 app,这款 “Living Hope Ministries” app 被非营利组织 Truth Wins Out 认为在煽动反同志言论,原因是里头声称能够透过一对一谘询、团体支援、线上论坛等管道摆脱同志身份,创造与上帝更紧密的关系。(推荐阅读:回应“前同志”郭大卫,美国矫治同性组织创办人道歉“治愈是假的”

点开 LHM 的官网,里头有多位自称“前同志”的人现身说法,表示同志是一种可被治愈的疾病,透过祈祷能够远离“同志”病症。其中一篇 “Keys to Recovery from Same-Sex Attraction” 里头更提供方法:

你需要将自己与同志生活断开连结,相片、纪念品⋯⋯任何与过去有连结的物品,都是让情感与情欲的原罪大门大开的原因。让自己复原的方法,就是断开一切能触发过去情感的物品、活动。

Truth Wins Out 于是在网路上发起连署,要求 Google、Amazon、 Apple 下架此款 app,目前 Apple 也确实下架,但尚未针对此事发出声明。


图片|Truth Wins Out

Living Hope Ministries 的执行长 Ricky Chelete 对于 Apple 下架 app 表示不满,解释他们没有反同志的意图,app 的初衷是让人们可以用简单的方式进行礼拜、事工,或免费取得其他宗教资源:“我们只帮助需要我们的人。”

但是 Truth Wins Out 认为这个 app 是在鼓励使用者透过祈祷与治疗转换同志身份,成为异性恋。他们仍持续透过连署请愿,要求 Amazon 和 Google 下架 app。

Apple 近期率先将此款 app 下架,其实在企业社会责任来看,直接体现其尊重、包容的 D&I 精神(多元共融),但是就另一个层面来看,下架具有反同志意图的产品,也开启确实复杂与艰难的当代讨论。

审查标准的模糊性

根据 LHM 执行长 Ricky Chelete 的说法,这个 app 的目的是提供简便的宗教资源,并非 Truth Wins Out 所说的煽动仇恨,更说出:“我们爱所有同性恋者(We love gay-identified individuals)”


图片|Living Hope Ministries

从一方面来看,此次 Apple 以“下架”行动表态、捍卫同志权益的精神值得赞赏,小小的动作能影响使用者的观感,LHM 认为被下架并不合理,因为他们尊重同性恋,或许 LHM 无法认知到以提倡治疗的方式“爱同志”,无论有心无心,只是让同志的处境变得更艰难,同志被污名化成为一种需要矫正的疾病,让大众产生恐慌。(推荐阅读:脸书小革命:交友图像的改变一小步,性别平权的一大步

其实这也反映我们常常听到的对话,像是:“我没有反对同志⋯⋯但是⋯⋯”、“我们尊重同志⋯⋯可是⋯⋯”在言语中,同志被形塑成为一种负面意涵。回到日常生活,我们是不是也有过对同志无心的表述呢?

而从另一方面检视这整起下架事件,正点出社群审查标准的模糊性,什么样的言论叫做反同?什么样的言论才算挺同?其实过去社群审查标准时常引起争议,譬如脸书有禁止散播裸露照的条例,因为如此,艺术画作里的裸体照被禁止、为争取女性权益,让大众不再视乳头为情欲挑逗的 #FreeTheNipple 运动,也被禁止。

这正式一直以来社群言论审查标准的争议所在,拥有审查权的人就相当拥有特权,社群作为思想传播的媒介,如果没有明确且足够多元的审查机制,是否也将成为压制少数群体的工具?

所以在建立清楚规则的背后,必须拥有多元共融(Diversity& Inclusion)的观点和思维,才能确保社群让所有人平等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