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依林推出全新作品《怪美的》,讨论世俗的美丑与个人价值并无关系,只要你爱自己,你就是最美的,也是怪美的!

看着蔡依林推出的新专辑,许多人的第一个想法是:什么是“怪美的”?

2014 年,蔡依林推出专辑《呸》,颠覆以往流行音乐风格,讨论当代多种社会议题,包含《Play 我呸》MV 呈现讽刺时事现象;《不一样又怎样》词曲讨论婚姻平权议题。2016 年,蔡依林和音乐制作人陈星翰合作歌曲《恋我癖》传达“每一个人都应该恋我,恋上真正的内在自我”意念。而 2018 年,蔡依林全新专辑《UGLY BEAUTY》乘载着蔡依林自己的生命故事,要让更多女性经验被看见、被诉说,甚至被理解。

主打歌《怪美的》首先想讨论的,就是一辈子跟随着女人,挥之不去的外表压迫。(推荐阅读:名为表特的枷锁:你爱的是我,还是我的外表?

我们正苦苦追求的,是谁定义的“好看”?

近来有个流行的形容词汇:“神美的/神丑的”,这样的语词方便我们用更强烈的语调,去评断一个人或物品的美丑,但这个评断的标准是什么?又有谁能够为受到评断的个体负起责任?

很多时候,我们努力追求、费尽心力所达到的“好看”说不定对某些人而言,是所谓“神丑的”。那么这个煞费力气的我们,就失去价值了吗?美与丑的标准,究竟掌握在谁手里?一连串的问题浮现,让我们发现,其实根本没有答案。因为好看根本没有标准,随人喜好,各有千秋。

而蔡依林的新歌《怪美的》给了“审美”这样的解释:

审美的世界 谁有胆说那么绝对
真我 假我 自我 看今天这个我
想要哪个我


《怪美的》MV 截图

刚出道时的蔡依林,经常被恶意言语攻击,不具名的声音,在看不见的远处说她香肠嘴、说她不会跳舞、说她婴儿肥。走过饱受攻击的日子,现在她用歌曲告诉我们“审美的世界,谁有胆说那么绝对?”地球上有几个人,美就有几种截然不同的型态,要相信自己的独特与不可取代,你的样子,你可以自己决定。

倘若有一天,你觉得自己不美了,想去整形那也无妨,但请别拿着某个人的照片,对整形医师说:“我要做一个和她一样的鼻子”。因为你清楚的,再怎么努力,你都不会和她一样。别将外界的标准套回自己身上,让决定权回到自己手里。况且,一样多无聊?而你的独特,多美丽。


图片|蔡依林脸书

追求完美是 Bullshit, 我永远追求不完

在新专辑《UGLY BEAUTY》中,蔡依林除了想讨论美的多元样貌,也回顾了出道以来,所经历的自我否定、矛盾与不为人知的脆弱。就在新专辑概念公开那天,她在脸书上写下“这次,我要掀开的是,藏在完美表面背后所有的丑陋。窥探那些我曾费尽全力埋葬起来的情绪。恐怖,真实也脆弱的故事。”

躲在完美背后的故事是什么?完美有什么不好?

蔡依林的努力,众人有目共睹,也常以“地才”来形容追求完美的她,但这样的一心求好,让她的身体不堪负荷,并在 2018 年 2 月住进医院休养,像是警示般地,她发现自己因为追求完美而活得不像人,更甚说道:“我才会觉得追求完美是个 Bullshit,我就是永远追不完啊!”

完美就像是永远走不到最后一关的游戏,破了一关还有一关,消灭了障碍物还有怪物等着。也许走到最后,发现只剩一面镜子,原来一直在追寻的是自己。

蔡依林也在脸书上写下:

“ Who's guilty?! 在创造的路上,最可怕的审判官,永远是自己”


《怪美的》MV 截图

在乱世之中,若无法接纳真实的自己,和网军站在同一阵线自我批判,那麽,这么美好的自己,也许终将沈落在这片谩骂汪洋中,被根本喊不出名字的食人鱼吃掉。学会接纳自己的不足与阴暗面,才是真正能驱使自己强大的力量,才是捕捉食人鱼的网子。

伤人的字句,堆叠出基地

《UGLY BEAUTY》的专辑封面,显眼的是那几乎快占据整脸的“真理之口”,第一眼我们看见想说话却说不出口的蔡依林,仔细将目光上移一看,才发现躲在真理之口后面,那个理解脆弱的眼神。

想说却不能说,有着无形的压力堵着嘴,是每个被霸凌者共享的记忆,蔡依林用眼神告诉你:“你不是一个人,我懂你,懂你的脆弱、懂你的害怕、懂你的所有。”


《UGLY BEAUTY》专辑封面。图片|蔡依林脸书

出道 20 余年,蔡依林受到的言语暴力不在少数,从去年与制作人陈星翰合作,推出的单曲《恋我癖》即不难看出想透过歌曲讨论霸凌议题。蔡依林曾在媒体专访中坦言,自己在言语暴力的折磨中熬了过来,这张专辑想用她自己的生命故事,抛砖引玉谱出新专辑,期待听见更多拥有相同经验的女性现身分享共同经验。

从承受霸凌走到能够坦然面对,蔡依林花了 20 年,用时间证明伤人的字句,进入她体内后,化为脚下稳固的基地。但有没有可能,那些同样被抨击的灵魂们,并没能度过这一关?有没有可能,他们在来得及想通之前,就已经被社会炽热的眼光燃烧殆尽?

多麽希望,刺人的语句能够留在嘴里,或止步在即将按下 enter 键的手里。让我们能够不再用“一路坎坷”来介绍美好的人。(推荐阅读:当世界上有太多仇恨霸凌,让我们练习说爱的语言


图片|蔡依林脸书

2014 年,我们看见运用影响力,关心各种议题的蔡依林;2018 年的今天,我们看见剖析自己内心阴暗面的蔡依林,我们看过她不顾一切追求完美的样子,很迷人,很心疼;也看过她与自己和解,承认完美不存在的样子,很真实,很美丽。

这样真实的蔡依林,即便已经是国际巨星,始终没有忘记过支持者,看见歌迷的感性留言,她也真挚地回应并告白“自己瞬间变成了海上的一波浪 ,抵达岸边之时, 还以为,自己孤单一人,回头看才发现,其实我并不寂寞,因为我明白,少了那片无边无际汪洋的推动,我终究是抵达不了岸边的!”

于此同时,我们其实也和她并行——走在重新认识自己、重新定义自己、重新爱上自己的道路上。偶尔,在我们被自身的丰富情绪影响时,应该肯定自己的情绪,按住心头一次又一次的对自己说:“因为拥有情绪,我们才能生成比完美更有趣、更独特的样子,而这样的我们,都怪美的。”

蔡依林《怪美的》全歌词:

垂涎的邪恶 陪我长大
在软烂中生长 社会营养
过去坑疤的 让我站稳了
那些神丑的 评谁乱正的
喔 我都笑哭了

这什么标准 急着决定适者生存
爱我 恨我 非我
有一些外在我 来自内在我

听谁说 错的 对的
说美的 丑的
若问我 我看 我说
我怪美的

看不见我的美 是你瞎了眼
称赞的嘴脸 却转身吐口水
审美的世界 谁有胆说那么绝对
真我 假我 自我 看今天这个我
想要哪个我

听谁说 错的 对的
说美的 丑的
若问我 我看 我说
我怪美的

谁来推我一把 On to the next one
一路背着太多道德活着令人会喘
任谁去伤去想去讲不相关就别管
太婉转的相处 灵魂拉扯 左右为难

正负能量全都吃掉
美的丑的自有他存在的必要
爱恨随你各自喜好
拒绝你的伪善拥抱 想要活得显耀 回应心中恶之必要

谁说 错的 对的
说美的 丑的
若问我 我说我呢 怪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