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心侦探为你选片:《谁先爱上他的》,无论你爱的是同性还是异性,我们都是血肉之躯,爱上一个人都是死心塌地,也都渴望与爱人组成一个家。

平权的选举结束了,我知道许多人都很难过。难过的是,如果从选票来看,这个社会至少有 2/3 的人,对于同性恋婚姻的想像,和我们并不一样。

回过头来,我想带大家去看一部电影,这部电影叫做《谁先爱上他的》,是今年台北影展的最佳长片,同时也在今年金马奖大有斩获。这部看似平凡的电影,却隐藏了许多的细节,值得我们深深咀嚼。

“人死了以后会到哪里去啊?”呈希问了谘商师这个问题。

“你是不是很想念爸爸?”谘商师在沉默了半晌之后,幽幽地吐出了这一句话。

(本篇文章有雷,请斟酌阅读)


图片|《谁先爱上他的》剧照

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一个 14 岁的国中男孩宋呈希,用口白陈述着自己失去了父亲。母亲刘三莲带着他到父亲外遇的对象家中讨公道,因为原先的保险受益人是呈希,却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改成了父亲的外遇对象。看似平凡的剧情,却让观众十分讶异,因为他父亲的外遇对象,竟然是一名生理男性,名为高裕杰(阿杰)。

于是故事就这样展开了。呈希受不了母亲的管教,逃到了阿杰家。原先呈希一直觉得阿杰是坏人,一直想找出阿杰是坏人的证据,而母亲三莲则是不断地到阿杰家要讨保险金,同时带回自己叛逆的儿子。


图片|《谁先爱上他的》剧照

这一部电影,在维基百科中将之归类为喜剧,确实,故事中穿插了许多笑点;然而,这部电影却好几次让我差点哭了出来,原因就在于:如果这个社会能够承认并接纳同性婚姻的存在,那么这部电影里的许多错误就不会存在。

“我需要一个正常的家庭。”宋正远无奈地说着这一句话,踏出了剧场,留下坐在阴影当中的阿杰。

尽管在 1973 年,美国精神学会就已经不再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疾病,但是在现实社会里面,依然被许多人视为是畸形的、有病的。就如同剧中的三莲,在面临正远决议要离婚的时候,只能惊慌地说着“没关系,我们一起治好它”,这是许多人对于同性恋的想像。而这样的社会,逼得作为一个教授的正远,不得不成立一个“正常”的家庭,有一段“正常”的婚姻,一直到他知道自己生命将尽,才决定豁出去,为了自己的爱勇敢一次。

在正远离开了以后,才是这整部电影的开始,导演安排了许多桥段,让这部电影看似欢乐,但藏在背后的却是:如果这部电影建构在“同性婚姻是正常的婚姻”的社会之下,那么正远就不必为了社会压力和三莲结婚,正远也不必生下一个孩子,然后再如此的对不起他,三莲也可以追求一段更真的婚姻,免去后来老公外遇的痛苦。


图片|《谁先爱上他的》剧照

对我来说,这部电影最珍贵的地方,就是传递了“同性恋和异性恋,真的有那么大的不同吗?”从这部电影来看,无论是三莲、正远或是阿杰,都是充满感情的血肉之躯,他们追求相等份量的爱情、为了自己失去的爱痛心不已,让三莲难过的并不是老公的外遇对象是个男人,而是老公外遇了;而同性恋的阿杰,对于正远的逝去,和异性恋的感情,并没有丝毫的不同,他荒唐地买着早餐走进病院,完全忘了自己的爱人早已逝去的事实、他幽幽地说着“你知道一万年是多久吗?”这一份对于爱人死去的痛苦,并不因为同性恋或异性恋而有所差别。(同场加映:女生而已|李屏瑶:期待有一天,同性恋不是异性恋的反义词

事实上就是如此,无论你爱的是同性或是异性,那份付出的爱是等量地多,那份逝去的苦是同样地深,并不因为生理性别而有所区别。我们都是血肉之躯,同样活在这块土地上,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品味着相同的人生,唯一有所不同的就是,有些人爱的对象,和大多数人爱的对象不同罢了。


图片|《谁先爱上他的》剧照

这一份爱,并不是公投的成败能够决定的。同性恋者和异性恋者一样,对于婚姻有着同样的渴望,这份渴望,不会因为公投失败而消失;而这样的电影,在我十年前是不曾看见的,这也代表着──即便公投失败了,这个社会对于平权的发展,是在进步的──除了将同志教育列入教材之外,我们还有更多更多的方法,让社会上更多的人理解到:“我们的爱,都是一样的。”

而这些正是未来我们还可以继续去做的。(同场加映:给感到焦虑沮丧愤怒,仍走在平权路上的你的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