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歌、跳舞、跑婚宴⋯⋯台湾的选举行销超疯狂,政论节目精彩程度更胜连续剧。你呢?你怎么看台湾的政治文化?

面对台湾 11 月底将迎来轰轰烈烈的九合一选举,就算是现在的年轻人对政治冷感,但党派斗争的恶态,导致很难忽略即将逼近的选战。

这几天,在办公室里常听老外同事在茶水间谈论他们到台湾后发现到的一些选举的 “culture shocks” 在不同文化下养成的不同观点,听着听着其实也满有趣的,毕竟这样独一无二的选举文化只有台湾有。(推荐阅读:

 

 


图片|来源

选举行销超疯狂

不论是线上或线下,生活的各个层面包含社群通讯软体、公共空间都成为拉票的渠道,好像民众除了关心选举外,生活中没有其他重大的事情可谈,与其说选举行销,不如说是“选举强迫推销”。在竞选期间,相对于美国的公共环境嗅不出选举味道,台湾大街小巷电线杆、每家每户的信箱里,甚至手机简讯里收的都是传单与海报,走在街上随处可以收到印有竞选者头像的面纸和宣传小物。在美国,人人也都有投票的权利,不同的地方是但在投票前,还要先到各州内相关处所登记,而这道程序大大地降低了民众实际去投票的意愿,所以政治的参与度,实际上是留给真正有在关注政治议题的民众,一般选民即使到了选举期间,气氛仍然冷冷清清。

街上拜票五花八门,政治人物是要专业,还是人民的仆人或演员?

同样为“民主”政治体系,美国的政治人物重视法治里的规矩,而台湾政治人物却讲求多元化,例如:每逢过年过节都要作秀表演,唱歌跳舞样样来,有时还因应各种不同的场合,像是传统庙会、社区公园活动、扶轮社或狮子会等等的社会团体需要,不论是应酬喝酒拜票,甚或是上台献唱跳舞通通来者不拒。像这样多元管道的行销方式,就是要在公共场合中主动出击,把饼做大。台湾政治人物很辛苦,不但要有从商的手腕,还要有艺人载歌载舞的能力,导致现在看政治人物演讲,都会有种在看场秀或是演唱会的错觉。

电视政论节目比连续剧更精彩

大约在选举前的一季,只要打开电视新闻频道,上演的几乎都是各个候选人的口水战。为什么说是场关于口水的辩论?因大多的候选人都忙着在替自己辩护和批评对手,单纯就未来政治决策的谈话内容相当少,甚至讲到某些议题时,某位候选人曾讲过的某一句话被无限放大,以不同的角度再反覆辩论,关于政治人物的私生活、个人特色、性格差异,被一一扒出,讲得口沫横飞,面红耳赤,激动得好似要中风一样。反观美国人非常重视生活与政治议题分开,从小在学校就培养 “critical thinking”(换位思考)的能力,若要公开讨论自己的政治意识,双方对于不同的政治立场较少有对立的火药味,而是较注重每个人针对事情本身的观点阐述及辩论内容。(推荐阅读:

台湾的选举有一种我们自己才有的独特文化,是活泼的,是单纯的。更可爱的是,选举之后大家渐渐回归生活,很快地也就淡忘了当时激烈辩论的立场与价值观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