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mp 男人帮于 Youtube 频道上传拍摄恶整约炮女生影片,片中种种“教育女性”的荡妇羞辱行为,在网路上掀起热议。我们希望透过此文,邀请你思考荡妇羞辱背后的原因。

我看完“Bump 男人帮”恶整约炮女的影片之后,我整夜睡不着,我心里的难受,一直对寂静的夜怒吼,到底凭什么,由你们来惩罚女人?

到底凭什么?

我的硕士论文,是写台湾人如何去认同“新移民”。当她们是好媳妇、好太太、好老婆的时候,我们会认同她们“成为台湾人”。但是,当她们“被发现”去陪酒、做性工作、外遇,我们却把她们描绘成“那个越南来的”、“那个大陆妹就是这样”,加以否定、排斥。

也就是说,我们评价“一个女人”的时候,我们经常是藉由她们的“性”来判定。她守贞,她好棒,她淫荡,她坏坏,“简直非我族类”。

甚至,就像 Bump 男人帮的影片一样,她根本不配成为一个人,可以成为被捉弄的对象,拍成影片大家一起讪笑、猎女巫、批斗之。


图|作者提供

最近出了书的林静仪医师、立委,她接受镜周刊的专访时,她说,她大一时,参加女性研究社,前二场的活动竟然是美姿美仪和化妆教学,“没想到这社团教妳如何成为男生喜欢的女生,让我很冲击。”当她开始接触女性主义,加入异议性社团,上街示威游行,“我知道自己不是传统男医生喜欢的乖女生,我太容易挑战到他们的权威。”(延伸阅读:专访《诊间里的女人》林静仪:女人,不是生出来给人家做老婆用的

为什么这个社会上的某些男人,总是喜欢“荡妇羞辱”,而这个社会竟然也对“荡妇羞辱”抱以热烈掌声?“太容易挑战到他们的权威”就是答案。

用更白话的方式来说,就是“不受控的女人,该死”。“不受男人控制的女人,更该死”,尤其是“不受男人控制的荡妇,更该千刀万剐”,砸派算什么?没把你吊起来活活烧死、浸在水里淹死,都算客气了。(推荐阅读:轻描淡写说“捡尸”,其实是助长了性别暴力与荡妇叙事)

大家有注意到吗?实测影片中,他们用了一个理由,来包装他们的“荡妇羞辱”,那个理由是“让爱约炮的女生知道,约炮有多可怕”、“教育她一下”,来合理化自己的行为。

就我看来,这就是 10 乘 10 的“男性焦虑”。

荡妇,不但不跟他们约,却跟别的男人约,还破坏了这个世界的“秩序”——女人的身体不是自己的“秩序”。


图片来源|影片截图

所以,他们一方面透过羞辱、惩罚来宣示“你们看,爱约炮的女人就是会这样,下场你们自己选”,藉此稳固既有的性别权力,另一方面,又透过羞辱、惩罚来昭告天下,“这种烂货,不是我约不到,是我根本不屑约,不屑干”,来消除他们的男性焦虑,拉帮结派,寻找共有此感的男人,维护他们的雄风。

说起来,到底是那个女的比较可怜,还是那两个男的比较悲哀?

更悲哀的是,我们都曾缄默,让悲剧一再发生。

我曾与几位女性朋友,一起发起了 #freethenipple 的活动,上千位女性响应、声援,投稿了自己的裸照在社交软体上。她们换来了许多侧目、攻击与风险,有的人被她的爸爸警告,不把照片删了,就滚出家门;有的人被男朋友斥责,以分手要胁,要求将照片下架;有的人则收到匿名骚扰,以及奸杀、轮奸、杀你全家等字眼的黑函。

身体是自己的、欲望是自己的、生活也是自己的,要脱要穿、要守贞要解放,妨碍了谁?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教训她,并且拍成影片公审?

我们这个社会,始终不擅长解决麻烦,却非常擅长解决找麻烦的人。

太多了,我还可以举出 10 个、20 个、100 个、1000 个例子,来告诉你,女人受到了什么样的束缚与压迫。也许,不用我告诉你,你根本就清楚明白。

你又怎么能继续装糊涂,袖手旁观?

为了不再继续装糊涂,我一直在找寻解决麻烦的方式。

我在“越南店”当过少爷,亲身贴近观察那些被当成坏女人的“越南妹”。我们店里的客人,大多是计程车司机、卡车司机、工地工人、临时工、轮班制作业员。他们来消费,除了摸摸腿、搂搂腰、唱唱歌、喝喝酒,他们最多的时候,还是跟小姐纯聊天。

我还记得,有个客人,特别烦人。酒量不好,喝醉了便不肯走,小姐不烦,我都嫌烦,“就让他说吧!还不就要点男人的尊严,给他就好了”一个姊姊这样对我说。“给他就好了”不是一个女人给男人的施舍,恰恰相反,那是她身为一个陪酒小姐能够给予的温柔与同理。(推荐阅读:【性别观察】当他说“不租房给特种行业女性”,我为何羞愧

最后,我想跟各位说,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意面对的缺点、伤疤、自卑与焦虑,透过伤害别人、羞辱别人、否定别人,也许你能够找到与你共感的人,达到畅快与舒缓,以为找到了正义,找到了救赎,但终究你是在自己骗自己。

那么,你不仅连温柔与同理都不值得,也不配值一个施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