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ta【为你抽牌】专栏,静下心来,抽一张牌,让你的灵魂给你指引。如果因为一味牺牲而感到委屈,问问够不够爱自己

这个月,我受邀对一群刚出社会的年轻朋友们,分享我的灵性旅程。讲座上许多人举手发问的问题,根源都在于“做自己”——这三个字说来简单,却是在追求自我实现的现代,每一个人都需要学习的关键课题。

Rita 妳好:

我是一个大四夜校生,从大一就开始自己赚取生活费。对于工作,觉得已经尽可能做到好了,但每个工作老板好像都不喜欢我。是我不会说好听话吗?我常常在想,我到底是谁?对于身边人的要求,我都牺牲自己尽量达成,却换来别人更进一步的予取予求⋯⋯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欢什么,闲暇时也只喜欢一个人独处待着。

家族里,阿公阿嬷比较疼叔叔,所以经常向身为长子的爸爸要钱或劳力。我爸是个不会拒绝的人,所以妈妈都叫我去劝劝爸爸不要再这样。他们是一对不太沟通的夫妻,我夹在中间,常常觉得自己很乱,到底该怎么做才好呢?希望能给我一点方向。谢谢。

亲爱的:

从字里行间就能感觉到,你真的乱了。短短两段文字,看似工作与家庭的两个问题,其实是同一个。阅读着你的灵魂,我看到一棵没有主干的树——它歪斜着,却还是拚命生长旁枝,越长越委靡、越来越憔悴。为你抽到的牌卡是:

“投射”

牌卡上的男人和女人互相面对着对方,但是他们无法将对方看得很清楚。每一个人都投射出一个,在他们的头脑里所建造出来的形象,那个形象盖住了对方真实的脸。

每个人都可能会陷在自己所制造出来的投射上,但却没有完全觉知到自身的期望、欲望、和判断。我们惯于不为那些东西负责,倒反而试着将它们归于别人。

一个投射可能会是恼人的或悦人的,但它终究是一个投射,一片阻止我们去看真相的云。唯一的出路,就是去面对自身的课题。当你发现对别人产生判断,请回过头来看:你在别人身上所看到的,是不是你的?你的看法很清晰吗?或是被你想要看的东西给遮蔽了?

——出自奥修注解

在你眼中,父亲是一个不断被家族予取予求、牺牲奉献的人。你不觉得父亲在家族里的情况,恰恰与你在职场上面对的状况一模一样吗?

事实是,会这样认知父亲的处境,源自于你自身——不断的把精力与能量耗费在思考“别人的想要”,而忽略了自身的需求。长久以来,便会渐渐侵蚀自我价值,变得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谁。

父亲的状况与老板对你的评价,都只是你内在的投射,真正的问题是,你不懂得重视自己。(推荐阅读:我是谁的探问练习:三张让你真正理解自己的图

在亚洲社会的养成中,我们从小被要求要合群、识大体,不要强出头。社会化是群体生活必须学习的技能,但矫枉过正的结果,使得许多人都和你一样,在自我与他人之间游走,错把别人的期待当成自己的方向,错把别人的眼光与意见当成自我存在的依据。

这是一种界线不明的状态,让你分不清什么是你的、什么是别人的,因此在付出时也不知底线,一味掏空自己,就算因此得到别人的认同,事后也会感到一阵空虚。而每一次面对别人的要求,也只会更加觉得牺牲与悲情。


图片|来源

所幸,此刻不舒服与迷惘的感觉,已经让你觉得不对劲。不适感是来自灵魂善意的提醒,提醒你觉醒,提醒你回头看看自己。(推荐阅读:找回想念已久的自己:迷惘时可以做的三个练习

建议你,先从发掘自身的喜好开始:有意识的观察,什么事情能让自己感到充实与快乐?最小的事情都可以。像是,吃美食、打扮好看,或是阅读、种盆栽、做些手工艺⋯⋯。先学会在时间与经济许可的范围,不带任何目标地探索自己的喜好,并逐一拍照记录下来那些令你开心的时刻。把发掘自己的喜好当成一场游戏,渐渐的你会发现,你的灵魂既广袤且有深度,不是任何外界的评断可以定义。

那些让你在意的眼光不等同于你,那些让你纠结的事物也不是生活的全部。请铭记,你是你自己此生最重要的人,就算是至亲家人都远远不及,更何况是职场上的过客?当你懂得把认识自己当成第一要事,就踏上了与灵魂合一的主干道,明晰你是谁、喜欢什么、愿意做到什么,进而划出一条自己与他人之间清晰的界线。界线外,是你可以自在给予都不会有牺牲感的程度,而界线内,是任何人都无法侵犯的领域。或许我们无法要求别人不准批判我们,但要如何让这份批判留在界线外,永远是我们自己可以掌握的。

划清界线的过程难免要承受别人的情绪,需要勇气,也会面临一些辛苦,但是做到了却很值得。因为人生一切的美好,都从此开始。一个懂得尊重自己的人,浑身上下会充满爱与稳定的能量,身边的人能不喜欢他吗?

王尔德曾说:“爱自己,是一生浪漫的开端。”祝福你从此出发启动一切的美好。

Ri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