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日记】世上没有理想爱情,只有属于自己的亲密关系。凛子与久木,因为有你,我不再稀罕安稳生活。

每次和久木做爱,感觉都不一样。

凛子把身体挪近久木,这是他们的第几次,她想不起来了,她越陷越深,觉得好可怕啊,自己原来是身体这么敏感的人,每一寸都渴望咬啮他。他进入她,她发出长叹,感觉拥有与充满。不,与其说是他进入,不如说,她接纳了他,她是海,而他是层层推送的浪,他们把彼此推送到海的另一端,那里有失乐园,有欲望如繁花盛开。


图片来源:电影剧照

他们的相遇,在她 38 岁的夏天。她是医师的妻,是书法老师,喜欢写方方正正的字,她以为自己也喜欢世事谨守份际,循规蹈矩。可没想到,久木是人群里惊鸿的字,她看见他,认出自己心里有魔鬼,她知道他想要她,她也是。

凛子知道他们悖德,这样的关系有违常伦,她比任何人都晓得什么叫规矩,她一直过着以尺丈量的人生。她盯着他睡眼,觉得自己爱得好歪斜,却也好纯情,这样的爱,无可复返,不能半途而废,他们越爱越堕落,往彼此身体跌得更深。她感觉自己一直也在下坠,第一次放手,规矩像沙漏,下坠的重力加速度,撞开她满是虚假的人生。(推荐阅读:【关系日记】《昼颜》纱和与北野:你是我疼痛一生也想爱一次的人

事有表里,月球有暗面,曾经觉得很可靠的感情,结构脆化,不堪一击。她不愿再回到家庭当没有生命的妻了,她不要扮演那医生太太的空壳,她不要跪坐唯唯诺诺地说欢迎回家,她要在这样疯狂破格的爱里五官盛放,欲望开花,天光灿亮,感觉自己。

她一直活得好漂亮。可直到此时此刻,她好像才第一次知道自由是什么。

自由是他的指尖与她的轻叹,是他们相拥时,光影打在裸身,照得一切世俗教条透透明明。她身体里有什么慢慢长大,“如果我淫荡,世上所有女人都淫荡。”甚至,淫荡又怎么样,谁没有欲望?她没有办法再当谁人生里的漂亮装饰品,她无法再假装喜欢那些对她毫无意义的东西,诸如,安稳的生活,可信的丈夫,圆满的家庭,她的爱情也不是博物馆,不是给人参观用的。

她的身体醒来,体内有野生的爱。她那么喜欢和久木做爱,不可自拔。

她的母亲错了,她不是喜欢陌生男人的身体,也不是因为技巧的关系。50 岁的男人,给她更多的是温柔启示,每次她都更确信,自己作为一个女人,是确实存在的,她的爱不是标本,她的欲望栩栩如生。穿过久木的身体,她走到无人之境,她自己知道,这辈子,她只能跟他做爱了。(推荐阅读:【极短篇】我们在雪夜相拥做爱

说她深爱久木,不如说她深爱前所未有的自己。他们进入彼此,直至不肯分离,她也进入她自己,感觉安定。

中年爱到高潮,她每每窒息得不愿呼吸,害怕自己不能更快乐了,恐惧下一刻自己就要远离。在最快乐的时候,他们选择死去,验尸报告上写,他们两人全裸相拥,私处紧连;他们在死后僵直最严重的时间被发现,无法轻易分开,一如所愿。

人们会说,因为不伦,他们最后走向毁灭,只有她自己清楚,自己已经是抵达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