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沈迷于刺激,也渴望稳定。”“安娜”在此集成为“格雷太太”。角色变换,两人的权力角色也悄悄转移。

安娜跪在酒红色墙面的游戏室里,背景的红更显得他皮肤的白皙。格雷挑了一支短鞭(Crop),尖端的皮圈在安娜马尾下的背脊上游移,“啪”一响在安娜身上留下皮圈大小淡淡的红印。

《格雷的五十道阴影》系列最大的卖点就是在浪漫的总裁爱情故事之外,再带点BDSM 元素,这或许对深谙 BDSM 的朋友来说太过清淡。整部片看来,观众对红色的印象仅有短短几秒游戏室的片段,就像是小吃店的一匙独门特制辣酱加在面上,再多就超过了;而专门嗜辣的朋友则会选择隔壁街的麻辣锅。

第三集安娜从一位代班校刊记者,成为格雷企业的老板娘;约会的交通工具从滑翔机到直升机再升级为湾流客机。不变的是那一点点提味的 BDSM 元素 -- 也一样只有一点点,还是在豪华的游戏室里挥着微辣的小皮鞭(颇有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的霸气)。


照片截自【格雷的五十道阴影:自由】最新预告

为什么痛会和愉悦产生连结?或许你在认识总裁之前,已经热衷此道:喜欢另一半在做爱的过程轻咬自己的身体,或是期待他用指甲稍微用力抓过皮肤,留下火辣辣的指痕。

心理学家认为这是“性偏离”(paraphilias),将“性欲”与性不甚相关的事物连结,像是皮衣(恋物)、高跟鞋(恋足)等,当然也包括“痛觉”。性偏离者可能曾经目睹过别人被打屁股(spank)或是鞭打(whip),但却显露出享受或愉悦的情绪,之后也较容易接受这些会感到疼痛的行为。

一旦某次在性欲被引发时又被打屁股,就让“性”和“痛”产生连结,而因两者同时带来的快感,也驱使性偏离者继续去追求伴随快感的痛感。


照片截自【格雷的五十道阴影:自由】最新预告

性爱中的痛感对受虐者来说也可能是一种自我定义与价值。由于受虐者通常不会让不熟的对象施虐,

而是需要双方处于稳定的关系中,使受虐者可以在较安全的情况下受虐。

在稳定的关系之下,受虐者则会对施虐方展现很高的忠诚,产生像是“我的目标只有取悦我的主人”、“我生来就是要服侍主人”之类的想法。

心理学家莱米勒(Justin J. Lehmiller)博士一则去年发表的研究 [a] 也指出,与开放关系的情侣相比,稳定交往关系的情侣更有可能实践 BDSM。在他的研究结果中,稳定交往的情侣有 33% 曾经施行过 BDSM,开放关系的情侣只有 22%,但两种关系对于“香草性爱”(像是接吻、口交、性器接触)的行为比例则没有太大差异。

这很可能是因为稳定交往的情侣更常沟通性事,分享彼此的性幻想还有能安全地实践 BDSM。不知能否因此预期,关系越来越稳定的安娜与格雷,在第三集有更多 BDSM 的情节?

《格雷的五十道阴影》来到了第三集,最初缘起于 BDSM 关系的两人,关键字本来单纯,捆绑、支配、臣服。而最终章的副标称之为“自由”,与上述关键字是极大对比,很是有趣。

或许是验证了心理学论述所言,越稳定的关系,越能共同实践各种性爱可能。而种种的探索、湿润与激情,又可回馈到双方的情感中,达成一种生理与心理平稳的循环。在束缚与被束缚的角力之中,安娜的越趋霸气与格雷的渐趋温柔,彼此的关系越来越迈向平衡稳定。转变,也是因为在乎对方,且拥有彼此炙热的心。

看完格雷与安娜的大结局之后,也去找一下属于自己的红色游戏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