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ard 群交团事件,镜头下,女人被宰制的情欲,透过理解来龙去脉,探讨女人被凝视与被审判的过程。

Dcard 的“群交团”事件,从平安夜吵到现在也有几天的时间了。

“群交团”事件是什么?这是在Dcard爆料出来的事件,指的是一位自称摄影师的男人举办六女七男的性爱派对,所引起的照片和派对细节外流的风波。虽然说原本的爆料贴文是写“寻找公厕”,但是我个人非常反感用“公厕”、“马桶”、“破鞋”、“婊”去羞辱一个女人,因为这本身就是对女性的物化,所以姑且就先用“群交团”去称呼这起事件。

当我看到“群交团”事件的时候,我其实觉得女方也有她可怜的地方,原因是因为她们的照片被这样无情的散播,还被网路乡民公审,可以说这简直是所有女人的恶梦——因为明明也有男性参与者加入其中,但是似乎却没有人会去批评男人什么,反而是女人的性爱照片被散播的全台湾都知道,还要被网友痛骂“不检点”,可以想见日后这些女孩在面临往后的人生,她们会受到社会多少无情的批判、取笑、排挤孤立,甚至被言语肢体攻击。

电影《露西亚离开之后》正是讲当一个女孩的性爱影像与细节曝光在阳光下的时候,作为当事人女性是如何面对现实的欺凌以及暴力,而我们也不得不承认,每每当我们提到性方面的议题时,总是把女人视为一个被审视的物件而不见男人有被任何评论。由此可知,当我们谈到性的时候,我们脑海里所想的不只是性方面的评论,有更多时候是对女人人格上的审判而自己却浑然不觉。

但是如果深究这起“群交团”,不可否认女方也有她们不对的地方,例如“违反当初跟男友交往时为性关系排他的约定”等。但是这起事件让人值得探讨的是,我们的社会就竟是怎么样看待女人本身?对男人到底是用什么样的标准去看待他们的所作所为?另外在这起事件中,我们也似乎看到性别教育的不足,以及男性凝视的色情文化是如何让女人认为“被凝视”是一件很有性快感的事情?(推荐阅读:《女巫之槌》与猎巫:审判女巫,来自对女体“性”的畏惧

于是在接下来的文章中,我们似乎可以思考两件事情:一则是女人如何让被男性凝视成为一种“刺激”,另一则是当社会看到女人的性时,我们看到的是什么?


图|作者提供

性爱照片为何会激起女人的性欲?

在林芳玫的《色情研究》中有一篇章节谈到色情影像与女体凝视的关系。大致上来说,作者认为透过镜头的诠释以及拍摄,我们可以知道被凝视者在被宰制的情况之下,与拍摄者的权力角力。

具体而言,为什么“摄影机”、“镜头”会成为一种宰制的工具?原因是因为这种工具意味着掌镜人可以用谁的眼光去重现一个事实,或者是一个性别观念,而这些观念可以进一步的让受宰制的人认为,透过重现其他女人或自己被支配的过程时,是如何激发自己的情欲——当然,假使凝视的角度是呈现多元状况,可能女人透过被凝视得到性快感不见得是主从的关系,然而我们的社会,不可否认的,我们对于性爱的想像的确是被“男主女客”的价值观垄断。那么当女人终其一生都只看到性爱间这样的权力关系,那么她们会如何看待自己实践性爱的方式?特别是如果整体社会价值观一再的告诉你男性在审视女体以及其他社会价值观的权威,以及对男性无条件的信任,那么女人在这样的环境下,她们会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体和两性关系?她们会如何建构自己在身体与性爱方面的自信?以及如何看待男性这样的性别本身?

而拍摄纪录以男性视角为中心的性爱场面,恰好就是在说明,当女人被镜头“凝视”的时候,女人是如何因为自己被凝视而觉得刺激。如果一个女人终其一生都认为在性爱中男与女的关系都是让女人被性化为被男性支配的“他者”,那也不难想见为什么女人被拍摄性爱照片会让女人觉得是件很有性快感的事情。因为“自己被看”在男性支配的色情文化下就等同于“被男性欲望”,并导致进一步的“被男性认可”,所以为何艳照风波不断仍然还是有不少女人还是会拍摄性爱照片?正巧是因为整个社会无不告诉我们“被男人欲望是很重要的认可”,才会有女人前仆后继的拍摄自己的性爱照片,并对男性的审视深以为然。(推荐阅读:没人想要欲望你?胖女孩的反击宣言:男性不该再主导凝视

然而现实残酷的很不性感

然而从女人在性爱中被凝视的过程中,我们也可以看出整个社会是如何评价与“性”扯上边的女人。就如同开头提到的电影《露西亚离开之后》,有演出女主角的性爱影像被外流时,人们对待影片当事人,往往只攻击女主角,而对男主角却丝毫没有任何看法。这种仅针对女性的现象,也或许可以跟爆料者称女当事人“公厕”的情况相互对照,而这种只针对女性的猎巫风气也似乎跟整体大社会凝视女体的色情文化不谋而合。


图|作者提供

事实上当我们谈到“色情”这两个字时,我们所提到的不只是限制级的性爱桥段,而是整体大社会如何审视一个被支配者、被性化者、被物化者的过程——不可否认,大多数人都会说在性方面人人是独立的个体而不应该差别待遇,然而实际的情况是,如果人们看到一个被支配者、被性化者、被物化者主动展现与追求自己的情欲时,人们会不能接受这样一个为男人服务的“客体”去实践自己的情欲流动,因为整体大社会至今还是觉得作为服务男性的“客体”怎么可以不忠于一段跟男人长久稳定的关系?要说大清亡了也好,民国一百年了也罢,不可否认我们的社会至今仍然不会将女人视为一个拥有独立人格的个体,我们的社会依然还是用审视物品的态度,去看待一个女人在性方面甚至延伸到整体人格层面究竟“干不干净”。

因此为何“群交团”事件会引起这么多人的挞伐?基本上还是跟女人在性别关系上被视为客体有很大的关系。如果整体社会还是认为女人的身体以及人格是要给全民公审,而不认同女性本身作为人的独立性,那么当整个社会在批评“群交团”时,社会所批评的并不是滥交这件事情的对错,而是女人在道德上的对错,因为女性始终都是被审视的客体,道德约束以及厌女风气始终围绕着女人一生,自然当这个社会一看到性爱事件的时候,多数人选择的是检讨女人的过错,反而对男人不闻不问了。

我们该用什么角度看待男女的性

说完社会对女人的态度,那么我们不禁要问问社会对男性的态度。事实上我在看Dcard的系列串时,我看到最多的往往是对女性的挞伐以及人格上的贬低,好像很少人多谈男性的什么,即使有稍微提到摄影师的背景,好像还是要女人小心,好像即使摄影师有问题但女人还是有自己的责任。的确女方也有她不对的地方,就像我在开头所说的“违反当初跟男友交往时为性关系排他的约定”等,然而却很少有人指责摄影师的心态是如何,还有人认为进场男人要付钱很不公平,几乎一整串的回帖都是叱责女性并偏袒男性,让我不禁想问其实这个社会的价值观到底是什么?为什么男人在这个社会自始至终都是站在一个无关紧要、受害者、可信赖的人的位置,而始终没有人觉得这些男人的心态上究竟有没有什么问题?(推荐阅读:【周芷萱专文】为什么女人的性珍贵,男人的性浮滥?

不可否认在这起事件中,的确是有男人被背叛、受伤了,然而整个社会一碰到性议题就一面倒的指责女方而丝毫不见男方对此事需要付什么责任。假如当今所谓的“性别平等”仅仅只看到女人可以实践情欲流动而看不到女人之后要承受的社会压力,那么只能说这样的性别平等对女人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