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达情绪的真实练习,愤怒没有对错之分,别再压抑自我情绪,诚实理解愤怒背后的起因——为何愤怒?因何不悦?

今天,我想要来谈谈愤怒。

愤怒或许是我们所有情绪当中,最不被允许存在的情绪。他就像是天空中的一抹乌云,即便我们不想看见它,它依然存在。

我们总是有许多愤怒想要发泄,有人打破了我们的信仰、有人侵犯了我们的权利,都让我们感到愤怒。但很多时候,表达了愤怒,却被视为是幼稚、不讲理、不理性的行为,但我们却忘了,理性本来就是我们被强迫戴上的假面具。


图片|来源

前一阵子,有一个签约的写作平台,突如其来的告知要和我解约。在此之前,毫无任何的迹象,有时我会收到关于文章的正面评价,但却没有听到任何需要修改的评论。在听到的当下,我真的很错愕也很愤怒,那是一种很强烈被否定的感受,就好像你和自己的伴侣好端端地相处着,有一天他却突然告诉你:“不好意思,我没办法跟你在一起了。”就是那样的错愕与愤怒。(推荐阅读:不要被情绪绑架:放下愤怒,与自己和解

“为什么我写的和你们期待的有时候不一样,你们却不愿意说呢?”我当下很想这样骂过去,但华人文化当中不允许愤怒,我们害怕愤怒是不得体、失礼、会遭受责怪的,因此我也不太敢表达我的愤怒。

尽管我提出抗议,抗议合约期限尚未到期,抗议为什么编辑从未和我讨论过文章,但对方认为,他们没有足够的人力和财力进行这些讨论,在经济状况的考量下,只能依据合约中提到的,“若有其他需要改变合约内容的时候,可以经过双方协商同意之后改变,来和我终止关系。”我很愤怒,非常的愤怒,即便是双方协商,却也是下对上的协商,被迫妥协的协商。在上下关系中的下位者,我们总是无能为力。

不被允许的愤怒,也没有对错之分

我们的社会中,表达愤怒的方式,常常是装作没事、常常是自我忍让,或是选择其他更好的地方去。就我遇过的人来说,能把彼此的矛盾处理好的人并不多,常常也都选择默默疏远,并对某人心怀怨恨,但却不会戳破那个怨那个怼,这是我们社会习惯的方式,没有对错。(推荐阅读:高 EQ 的养成之路:你听过“情绪清单”吗?

反过来说,愤怒本身,也不带有对错的意涵,但我们社会当中,仅能允许合理的愤怒,你的权利无端被剥夺,你可以生气,你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你生气就是不理性、就是错的。但愤怒就是愤怒,又何以有对错之分,我们害怕愤怒本身,非得以一些名义来包装它不可。你没有正当理由,是不准生气的。

但有太多时候,我们是没有理由来包装愤怒的。在感情里,大多数人觉得无端闹脾气是很糟糕的一件事情。当一个人感受不到另一个人的陪伴时,她可能会生气,这个生气的目的,如果以依附系统来看,就是期望引起对方的注意,期望维持和对方的亲近感,藉此获得安全感。于是有人在感情里哭闹、威胁、情绪勒索,我们总是说这样的人幼稚、不成熟。这是我们习惯标签愤怒的方式,但我们没有看到的是,愤怒背后的需求是什么?愤怒想传达的是什么?

确实,比起侵略式的发泄愤怒,有一些方式更能让我们达到我们想要的目的,例如把自己的感觉写下来,例如选择离去;但这绝不代表表达愤怒就是错的、幼稚的。每个人学习人际相处的方式不一样,每个人经验到的过去也不一样。我们可以讨厌某些人表达愤怒的方式,但并不代表我们不能表达愤怒。

很抱歉,这不是一篇说教的文章,也不是要探讨何种方式表达愤怒是合理的。我想做的事情只是,让我们去承认愤怒、允许自己愤怒,而该怎么面对愤怒、处理愤怒、接纳愤怒、压抑愤怒,在不同的情境脉络下,有各自的答案,在每个人心里面,也有各自的答案,但是不承认愤怒存在,就好像不承认夏天就是会有台风、冬天就是会有寒流一样。(推荐阅读:我是谁的探问练习:停止要求别人为你的情绪负责

这就是愤怒,真实存在的情绪。

当初在创作这幅画的时候,想表达的是一种社会框架的理念。社会框架横竖如此,鲜明而棱角,但情绪波涛暗地汹涌,难以假装不存在。

如何面对愤怒,是我们的选择

记得前一阵子和一个篮球作家聊天,提到他所写的一篇文章,里面用了情绪性的字眼批评某个人。那一篇文章在写出来的时候,受到许多人的批评,认为他怎么可以用这些语词批评那位球员。我是那位球员的支持者,自然也对那些字眼感到很不悦。但是和那位作家聊起写作的脉络,原来是他看不惯台湾有太多的记者,因为对方是明星球员而不敢表现自己的愤怒,于是都必恭必敬地对待他;而这位作家对于这样的现象、大家都不敢说真话的现象感到很不悦,于是也用了强烈的字眼批评他。这是这个故事的脉络,没有对错,但是愤怒都是真的,表达出的愤怒也都是真实的感受。(推荐阅读:恐惧、无知、仇恨、渴望!你懂得表演自己的情绪吗?

只是在聊天的过程中,我问到了:“你写这篇文章,其实前面的东西,才是你想表达的东西,那些话,我都很认同,但是在最后一句强烈的收尾,是否让许多人迷失了文章的焦点,让你想传达的本意被模糊掉了,仅留下了许多人情绪性的争辩?”而这位作家也很坦诚地说:“哎呀,我失策了。”很高兴能有这样一段对话,我很喜欢这位作家,也很喜欢这位球员,但我也对这位作家写的这些话感到不愉快,但同时也能了解他写作的脉络。很高兴,我们能用这样的对话来谈论这一篇文章。

允许愤怒,并不等于只能用特定方式表达愤怒,逃走是一个方式、不说是一个方式、自我调适是一个方式、靠着说理指责他人是一个方式,不同方式会带来不同结果,在不同情境、脉络下,会有不一样的风景。但愤怒就是存在,认知道我们有更多的方式来看待愤怒,我们就不会只有“愤怒就是不好的”这样一种答案。

愤怒,不等于对错,他就只是一种情绪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