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义是自己的事情,你的生命不必向社会规范交代,跳脱体制去探索人生意义的反动,当你为自己做了选择,不论世俗眼光是否赞同,掌握人生,便是之于你最好的意义。

前一阵子,参加了女人迷办给作家的一个讲座,恰巧和主编采岑聊到了情绪这件事情,进而计画在女人迷写一些和情绪有关的文章,但我一直迟迟不知道该怎么下笔。

最近,一个人骑着单车,踏上了环岛的梦想,在九天内完成了环岛之路。一路上,我不断地思考着情绪这件事情,也有了一些酝酿。

于是,我决定以我的环岛之路作为出发点,书写一段关于自我对话的故事,作为情绪心理学的序章。

为什么要环岛?

许多人都会问我说,为什么要一个人去环岛?

我很想给出一个很有意义的答案,比如说“我要去关心这块土地上的每一个人”,或者是“我希望能够实地走访不同的乡镇”,但我发现,我似乎给不出来。

给不出来,不代表我一个人的单车环岛之旅,就是没有意义的。对我而言,这一件事情当然很有意义,而且我相信,无论一个人选择做什么,他的任何行为对他自身而言,必然有其意义存在,只是这样一个意义,在大众眼里,并不一定是件有意义的事情。

太习惯符合社会期待的我,总觉得好像非得说出一个符合社会期待的意义,才是一件对的事情,否则这样的环岛,好像就只是一趟浪费钱、浪费体力、自找罪受的旅程而已。

确实,我必须说,一个人单车环岛,真的很累,非常累。当你骑上苏花公路,全身冒汗、水壶见底的时候,你身旁没有其他人为你补给、帮你加油;当你骑在漫长的省道上,周遭下着大雨时,没有人跟你说加油、没有人跟你一起前进。这很累,而且非常累。

那么,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坚持去环岛呢?其实对我而言,环岛这个梦想,是我从高中毕业时就想完成的一条路,只是因为诸多因素,一直没有办法完成。到了今年 4 月,一位朋友和我借单车去环岛,我掐指算了算,还能如此自在旅游的时光,恐怕只剩下这个暑假了。(推荐阅读:女孩的环岛旅行:人生总要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

我不想被别人绑住,不想迁就于其他人的行程与体力或心情。于是,我毅然决然踏上一个人环岛的旅程。

这是我的梦想,即便有再多的人能够陪我一起走,也只有我自己能够走完属于我自己的这条路。

过去走过的路,都是在为未来做准备

一直以来,我都很相信一句话:“人生走过的路不会白费”。

这一句话,依然是对人生意义的反动。从小到大,听习惯了“你做这些事情又没有意义”,不但习惯于被他人掌握自己人生的意义,进而也开始用自己的经验,来评断他人生活的意义。(推荐阅读:【职场笔记】努力的报酬不是成功,而是成长

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不能将自身的经验分享给他人。但是“分享自身的人生经验”跟“剥夺他人的人生意义”,却是两件常常被混淆的事情。

在今年六月中,我便曾自己一个人踏上环岛之路。那一次,我一天从台北骑到了台中,第二天便筋疲力竭,本来目标骑到台南,却从南彰化一路坐火车到台南。这样的环岛,好累。不知道该说幸运还是不幸,我在骑到枋寮的时候遗失了手机,让我被迫搭车返回台北,却让我这次得以完成“从头到尾不靠任何交通工具帮助,全程骑乘单车环岛”的目标。

上一次的失败,让我学到了许多,我知道我的体力大概到哪里、多久得休息一次、一天当中几点比较适合骑乘、路程上需要多少的补给、从东部下去比从西部下去更适合在这个季节环岛,至少对我而言是如此等等。上次的环岛并没有白费,全都成了我这一次环岛成功的粮食;而一路上不断调整自已的心态与自己的目标,也让我更能游刃有余的完成这一趟旅程。

情绪与意义

从大三那年,开始接触到存在主义以来,我便渐渐养成了这样的哲学观:“一个人的生命意义,只能由他自己赋予。”确实,在生命的旅程当中,我们会遇到许许多多的人,给了我们许许多多的建议,而这些建议,常常也成了我们评断自己的标准,逐渐影响了我们的情绪,以及看待自身的准则。

但渐渐地,在探索自我的过程中,我会开始期望自己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意义,无论是任何事情,若能够自己去咀嚼过一次,得到属于自己的意义,那我就会去咀嚼他。就好像我们心理学常常谈的负面情绪,负面情绪的存在,到底有什么样的意义?许多人常常否认了负面情绪存在的正面意义,仅仅一味地排斥它而已;但对我而言,任何事情的存在,都有其正面和负面意义,端看我们要如何运用它。(推荐阅读:遇见有力量的自己!让负面情绪温柔释放的身体练习

而在环岛这条路上,我经历了许多的负面情绪,譬如生气、难过、失望、伤心等等,这是一条很艰苦的路,而这些情绪也必然会伴随出现,你得不断地去和他们对话,了解这些情绪都是自身存有的一部分,学习如何涵容他们的存在,找到自己前进下去的方式。

对我而言,环岛这条路,最重要的是“勇敢”,然而,勇敢是一个决定,它根基于“环岛”这件事情对我而言的意义。因为我了解它对我而言有何意义存在,于是即便再累,我也不曾思考过放弃。勇敢并不是一种情绪,而是和自身对话之后所做出的决定。

这一篇文章并不是说,选择勇敢走完全程,才是最有意义的事情;而是说,我们如何找到自身的意义,是我认为存有于这个世上,最为可贵且重要的事情。

在后续的文章里,我会讨论一些不同的情绪,打破这些情绪原先被大众赋予的意义,开启更多对话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