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二胎政策背后,看见被孩子捆绑一辈子的奶奶们,反思被社会结构剥夺话语权的年老女性立场,让她们拿回选择权,过自己期望的生活。

二胎政策已经实施了一年多的时间,不少家里“熊孩子”的数量又多了。经济压力日趋增大,年轻的父母开始忙不过来,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纷纷加入带孩子的大军。于是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让长辈帮忙带孩子成了中国现代社会一个普遍的“共识”,而这个长辈,如果我们仔细想想,指的大部分就是长辈的女性。

尽管如此,社会上关于奶奶、姥姥辈们帮子女带孩子好不好的问题一直争论不断。然而讨论的出发点通常是父母,落脚点是孩子,奶奶和姥姥们被夹在中间,她们的意见彷佛并不重要。今天,我们就从女性的角度来探讨一下这个话题。

社会主流关于奶奶、姥姥带孩子的观点一般分为正反两面——该和不该。

正方:奶奶和姥姥照看孙辈天经地义?

在中国,很多中老年人退休之后都会经历一个过渡期。突然间拥有了大量的闲置时间,尤其对于之前只是围着工作与家庭打转的女性而言,经常会陷入不知道做些什么的迷茫。相对男人,“大妈”们被更多地妖魔化,她们要嘛无所事事生活空虚,要嘛品味庸俗家长里短,没有人关心她们真实的面貌、意愿和需要。(推荐阅读:拥抱老年,不该只有一种风景:不老骑士的环台日记

因此,会有人主观地认为,帮忙照看孙辈会让她们的生活变得更加充实。奶奶和姥姥们的生活重心本来就是在家庭上,她们拥有丰富的家庭教育经验,因此由她们来照看孩子几乎是一举两得、顺理成章的事情。

在这样的思维逻辑下,一大批像下面这位网友的态度出现了——婆婆和妈妈不帮忙带孩子?简直太不像话了!

还有一大部分网友的相对“温和”和“无奈”的观点是:孩子的父母都要工作,职场压力很大,白天要上班根本没法带孩子,奶奶和姥姥理应搭把手。

很多持类似观点的网友甚至将女权主义搬了出来,认为妈妈不能因为照顾孩子而牺牲事业。

这种逻辑真的说得过去吗?

其实看了一些网络讨论后,我们会发现,很多关于奶奶、姥姥带孩子的主语都是“我”,句式都是“我认为她们应该照看孙辈”,“我愿意她们帮我带孩子”。但奶奶和姥姥们自己的看法呢?她们在这个话题上的态度彷佛并不重要。以致于当有从她们立场出发的观点出现时,一些网友干脆暴走。

我们发现,当性别歧视的对象由经常探讨的“年轻女性”换成“步入晚年的女性”时,很多人开始分不清到底什么是歧视女性了。支持年轻女性在职场奋斗、追求经济独立的同时,很多人却不觉得牺牲其他女性的精力与时间是有问题的,或者说,认为这是权衡之后最“合理”的方案。

但是,将上述网友的观点反过来说,如果奶奶和姥姥不帮忙带孩子,妈妈就得辞职带孩子的观点,难道就没有问题吗?孩子没有人照顾,妈妈就得放弃工作?爸爸去哪了?爷爷和姥爷去哪了?正值当年的女性有权追求事业并得到支持,退休了的女性同样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

反方:奶奶和姥姥还是别“祸害”孩子了?

大多数觉得奶奶和姥姥不应该帮助子女带孩子的,理由大概可以分为两类:一是怕她们教育观点落后把孩子带偏,二是怕将孩子留给奶奶和姥姥,孩子会成为“留守儿童”,长期与父母分开不利于孩子健康地成长。

因为生活习惯和成长的年代不同,很多家长担心奶奶会把孩子带偏。

关于把奶奶和姥姥带偏孩子网上还有很多段子,和类似下面的“变形记”照片:

有些父母认为若孩子完全由奶奶或姥姥照看,会缺乏完整的父爱母爱。同时隔代抚养存在的代沟、过分宠爱等问题也使得很多家长愿意自己带孩子。

虽然赞同奶奶和姥姥不带孩子,但这其实并不是因为想要尊重她们自己的意愿,而是以自己及孩子为中心去考虑的

老年女性的意愿和生活应该更多被看到

也许我们仔细琢磨可以发现,上面这两种观点都有一个默认的前提,就是奶奶和姥姥照看孙辈是义不容辞的家庭责任,如果不想让她们带,也是怕她们带不好。

这里不是想去批判帮助子女带孩子的奶奶和姥姥,确实有很多奶奶和姥姥们十分享受照看孙辈的温馨时光,如果这是她们自己做出的选择,当然是 OK 的。但是我们难以否定的是,也有很多人并没有这样的兴趣,有的甚至对此感到痛苦。而我们现在的社会文化,并没有给她们足够的空间去做出更多的选择,进入退休年龄的女性仍不得不被动地被束缚在家庭之中。

奶奶和姥姥带孩子这个话题最有发言权的应该是她们自己。她们在退休后该选择怎样的生活应当是自己的选择,而不是别人在分析利弊后帮助她们做出的决定和安排。我们更不应该主观地认为祖辈女性的生活重心就是家庭,照看孩子只不过是她们擅长领域里的另一份她们熟悉的工作。

蔡聪在网综《奇葩大会》上关于“婆婆该不该插手子女教育”时说道,我们经常会对老年人存在“刻板印象”,认为父母在退休后就应该有着比如带孙子孙女的生活,但是“老年人应该有自己生活,学会精致生活,做好自己,孩子自然可以在我们身上学到东西”。(推荐阅读:工作会退休,但人生不会!五个《高年级实习生》告诉你的“老派”智慧

而现实生活中,似乎奶奶和姥姥帮忙带孙辈是一项她们推不掉的“工作”。她们中的很多人在完成了丈夫、孩子、工作的三点一线式生活后,又马上被迫进入丈夫、孩子、孙子孙女的三点一线生活。

而她们其实有更多丰富多彩的选择。比如旅行、学一门新技能、投身一样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兴趣,甚至重新开始一份事业。举例来说,备受年轻群体诟病的“广场舞”,又何尝不是中老年女性重新建立个人价值、寻找群体归属感的积极尝试呢?

前几年我退休了,来到长沙帮儿子儿媳带孙子,搞家务,做饭。他们对我挺好,买新衣服,逢年过节买礼物,儿媳妇一口一个“妈”叫得比她亲妈还亲,孙子也“奶奶、奶奶”地离不了我,我心里也高兴,按理说也应该知足,但是有时候吧,怎么就觉得这一天天过得没一点味(长沙话,意为“没意思”)呢?有一阵子我老想搬回老家住着,起码熟人多呀⋯⋯

——爱华,68 岁,长沙某广场舞队伍中的核心成员

出自米莉《认同、归属与愉悦:代群视野下广场舞女性的自我调适与主体建构

我们不难想像,如果我们的社会不再以家庭价值要求她们,让她了解到除了买菜做饭带孙之外的多元生活方式,并且给她们提供条件与支持去实践,这些女性必然将绽放出更炫目的风采。


2016 年 6 月,73 岁的厦门奶奶黄炎贞骑哈雷摩托、骑骆驼走大漠一度引爆网络。

难解之题:育儿问题到底应该交给谁?

女性作为独立的个体,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和偏重点,去做自己的喜欢的事情而不是沿着既定的观念和路径走过一生,这适应于任何人、任何人生阶段女权主义不分年龄,但事实上,相比于其他年龄段,这些“奶奶辈”、“姥姥辈”的女性更容易被家庭所捆绑,且被忽略。

我们不能因为奶奶和姥姥不帮忙带孩子就否定和指责她们,这种指责的行为其实是在变相地承认女性应该把自己的人生和生活建立在别人的人生和生活之上。年轻的父母更不应该以自己追求职业理想,甚至是追求女性解放为藉口,而要求自己的长辈帮忙带孩子。

有些人要问了,那我们该怎么办呢?无论是想不想、理不理解奶奶姥姥们带孩子,我们请不起(或不信任)昂贵的育儿家政工,让长辈帮忙似乎是种最为稳妥、划算且通常双方都可以承受的办法。

首先,想想家中一直“隐形”的男人们。当我们在抱怨家庭、育儿劳动实在太多,甚至不得不叫长辈、甚至一个以上的长辈前来分担时,其实是女人们所承担的劳动太多了。极少有男性选择去做一个全职爸爸,而如果女人也不肯放弃在公共生活中的参与,这份“多余的”——说白了是没回报——的劳动自然就转嫁到了更加缺乏价值的老年女性身上。(推荐阅读:“你一个男人带小孩行吗?”放不下男性尊严的其实是社会

当我们在要求长辈时也是如此,奶奶姥姥被拉着去上育儿课程,按时按点添餐哄睡,爷爷、姥爷们却能悠闲地在小区下棋喝茶,顶多是孩子来了抱抱亲亲。呼吁家中的男性——首先是父亲,其次是爷爷、姥爷这样的男性长辈——更多参与到照顾幼儿的劳动中去,也许是我们公平对待每一个人的起点。

其次,难以负担的家庭育儿劳动永远是社会公共系统应该共同解决的难题更完善的产假及陪产假制度、对女性更友善的工作环境、公共托儿机构的增多⋯⋯都将有效帮助我们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也许可以因一时无奈做出最有利的安排,但绝不要认为这是“理所应当”。如果一时难以改变社会资源的分配,请意识到这个问题,并积极参与努力促进形势的进步。

最后,如果你的婆婆/岳母或者妈妈不想给你带孩子,最起码的,请不要怪她。支持她们的选择是两性平等的进步,是社会多元化的体现。每个女人,无论在哪个阶段,都有自主选择如何生活的自由。解放我们的祖母,解放我们的母亲,我们必将也能解放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