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some Lady,走入精灵女王与蓝色茉莉凯特布兰琪的衣柜,随她饰演的角色穿梭在性别与历史之间。


图片来源:nerd reactor

凯特布兰琪,《魔戒》的精灵女王、与《伊莉莎白》的伊莉莎白一世,她眼神锐利、带着仙气与魔性,游走在不同界别、驾驭各种角色,从女王到主妇、从逃犯到特务、从教师到通灵者、从好莱坞传奇女星凯萨琳赫本到传奇音乐人巴布狄伦,今年 48 岁的她,不只拥有女王的高度、贩夫走卒的广度,也体现专业演员的深厚功夫。

不只是女王

凯特布兰琪出身澳洲,1998 年,她出演电影《伊莉莎白》,为了尽可能贴近史实,她请来老师教授古典英语、研读大量传记,她也减重、漂白眼睫毛与眉毛,并且毫不犹豫地剃光头顶前半部头发,重现伊莉莎白一世的宽厚额头,再套上伊莉莎白女王衣着的标志性特征:夸张的皱摺颈领(Ruff),如女王还魂般重现慑人风华,以及在她统御下的大英帝国黄金时代。


图片来源:《伊莉莎白》剧照

这部电影,也是她的生涯转捩点,她获得了第56届金球奖最佳女主角,在影坛上奠定知名度与人气;2001年,她开始演出《魔戒》系列电影中的精灵女王凯兰崔尔。她独特的气场与脱俗气质,使得女王角色充满说服力,令人印象深刻。

不过,紧接在两个女王角色之后,她在柏林影展开幕片《天堂奔驰》,饰演为爱逃亡与剃头的女逃犯。

“作为演员,我希望自己能够拓宽人们对既有世界的想像。”凯特曾在专访中表示,身为演员最快乐之处,来自于思考人物“为何会那样做”。


图片来源:电影剧照《天堂奔驰》

“为何这样做”的想像,不是仅仅揣摩角色的情绪,而是把视角放远拉广,去理解一个角色的背景:成长在什么年代、身处哪个阶级、来自什么家庭、什么样的经历养成了这个角色,促使她/他们“这样而不是那样”做决定。

凯特布兰琪的功夫,其实是社会学想像力,看她饰演的角色,你总觉得自己不只是看见一个人,而是看见一个时代、看见阶级、看见族群、看见性别,于是你见树也见林。

2015 年,她深受《因为爱你》这部电影浓重的忧伤氛围与禁忌感吸引,女主角凯罗的脆弱与性格上的瑕疵魅惑了她,于是凯特布兰琪接下了《因为爱你》的凯罗一角。

“其实,让凯罗和特瑞莎分开的不只是性别问题,”她解释,“还有阶级差异、年龄的鸿沟等。”但确实,性向在那个年代仍是关键,“而凯罗知道与体制冲突的代价,她必须精心策划每次的接触,如同在策划犯罪一般。”凯特接受英国卫报专访时,曾明确点出这段关系的错综复杂不只来自性别,这些,就是性别议题的多元交织性(intersectionality)。

在华美服装里见证一整个时代


图片来源:《因为爱你》剧照

《因为爱你》不单靠凯特布兰琪与鲁妮玛拉的演技支撑,也非常倚赖服装呈现两位女主角的阶级差异。

电影的背景设定在 1950 年代,女主角凯罗的服装精准呈现了当时中上阶层时髦女性的打扮,服装设计师 Sandy Powell(同样也是三次奥斯卡奖得主)解释,“我也可以制作一套 Dior 的新风貌式服装(the New Look),这在当时无比风行。但这样的服装套在凯罗身上不太合理,因为这个角色性格有一定程度的节制与压抑。”

Sandy Powell 从当时的《Vogue》和《Harpers Bazaar》做研究和搜集资料,画出了凯罗的一整个衣橱。其中最经典的,便是这件湖水绿洋装。


图片来源:The Weinstein Company 与 Powell 的素描

相对于凯罗的时髦,在百货公司初遇时担任柜姐的特瑞莎,穿着颜色深沈与材质朴素的服装。

在 Sandy Powell 的研究中,她发现 1950 年代的百货公司没有制服,柜姐的服装潜规则,是穿着极深色的服装与购物者区别,避免抢夺购物者的风采。

不过 Sandy Powell 在刻意让特瑞莎在黑色洋装内穿上芥末色的条纹高领,凸显特瑞莎有些反叛的特质,并且创造两人初遇时,那令人心跳加速的不安定氛围。


图片来源:The Weinstein Company 与 Powell 的素描

我喜欢男装,也真心喜欢马甲

凯特亦曾在电影《摇滚启示录》中饰演传奇摇滚音乐人巴布狄伦(现在他也是诺贝尔奖的桂冠诗人),她巧妙演绎巴布狄伦细微的阴柔、善感、愤世嫉俗与颓废。同一部电影中还有另外五人饰演不同时期的迪伦,但凯特精细的琢磨演出强压其他演员风采,一举拿下威尼斯影展影后以及金球奖最佳配角。(同场加映:为什么我情不自禁的爱上凯特布兰琪



图片来源:《摇滚启示录》

事实上,学生时期的凯特喜欢打领带、穿西装,也常剃光头发,她的中性扮相极具魅力,但是喜欢男装,就一定是同志吗?这样的想像实在太扁平。她的服装喜好,几乎和她饰演的角色类型一样广阔,“我属于那种喜欢马甲(corset)的怪兽。”凯特曾经这样和媒体说。

在当代,马甲常被视为进步女性必须唾弃的旧时代服饰与象征之一,它紧勒着女性的身体使女体变形,腰部收紧、并使胸部集中膨胀成一个大弧度的“单峰”(monobloom)。二十世纪,从马甲到胸罩的演进,在时代意义上象征着女性愈趋解放、身体迎向自由。

可是当人们拒斥马甲,并将其指派至“政治不正确”的位置,喜欢马甲的女性感觉自己被遗弃了。然而,女性主义并不是要女人“你必须内建一个小警总去判断什么是进步、什么是退步,并只能喜欢象征进步的那些。”凯特的坦承,让我们反思当女性身体逐步解放,距离摆脱思想的桎梏,是否还差一步?

人体并非一张考卷,没有对错,当观念落实下来,就必须长出弹性和同理。

凯特的直白发言,让人看见率性与诚实会是真正令自己感到自在的解放型态。


图片来源:L’Uomo Vogue 

谁不担心变老?但我更害怕我的脸孔没有历史、没有幽默感

在戏剧里,服装裂变她的身份、让人超越现实处境,去想像另一种时空。凯特说,当她失眠的时候,她常常会上网逛逛 style.com,去看看各形各色的人,如何用服装说自己的故事。

曾被评选为好莱坞最聪颖的 50 人、史上 50 位最性感/美丽的电影明星、最佳衣着第一名等。她时尚,也正视年老:“当然一定会担心变老,别欺骗自己了,我们全都害怕死亡。我只是不会因为自己的笑纹变深而感到恐慌,毕竟,谁会想要一张没有历史、没有幽默感的脸孔?”(同场加映:【Handsome Lady】时尚老奶奶 Iris Apfel:穿得开心远比穿得好看重要!

谁不担心变老?但我更害怕我的脸孔没有历史、没有幽默感。

凯特・布兰琪

穿梭在截然不同的角色之间,凯特说,“演戏就像是回到 12 岁时去朋友家过夜,能半夜不睡觉、能有机会做平常不会做的事。”

当此生有其极限,电影就是演员的任意门,作为对生命体验最贪心的一群,演员们藉由表演去想像、经历、超越既有人生,“要是可以选择的话,希望能够死在排练室里。”凯特这么说。

凯特布兰琪体现的价值纯粹,她的活法却也挑衅,从天神、精灵到人类,从史前神话、中世纪到当代,从男性到女性,从异性恋到女同志,她是身经百战的西方千年女优,看见她在镜头前,便要忍不住自我质问:你敢不敢诚实面对自己、去经验所有你想体验的并且全力以赴?


图片来源:Madame Le Figaro


图片来源:quuencate.tumblr.com


图片来源:Pinterest


图片来源:Pinterest


图片来源:Vanity Fa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