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二年,我在台湾从事性教育工作正好迈入第十个年头,除了教授性爱课程,我也提供性爱谘商,更忙碌于学校、妇女团体、公司行号与社区团体开设性爱成长工作坊与大型讲座。在这十年的性教育生涯里,我接触了超过二十万人,深度谘询的个案也突破四千人次。 

 

在相关授课经验中,我听了很多人跟我诉说他们的性爱困扰── 

 

“我不懂为什么我老公那么喜欢我用嘴巴……” 

“我老婆嫌我只会一直乱撞,很痛又无聊。” 

“我们很久没有做爱了,因为男朋友说他压力太大,所以小弟弟不争气。” 

“为什么我很难达到高潮,是我自己有问题?还是男朋友有状况?” 

“结婚五年了,以前我们是一个礼拜六次,现在是六个礼拜一次,他会不会有外遇了?” 

“我现在不像以前那么容易湿,老公觉得这是因为我不够爱他,可是我明明很爱他呀……” 

 

如果提问的是男生,我会先反问道:“你有没有试着用手或嘴巴让女朋友开心啊?”“阴茎如果没有勃起,被抚摸是不是还有感觉呢?” 

 

发问的若是女生,我就会先确认:“有跟男朋友说过妳喜欢他怎么碰妳吗?”“有没有试着在做爱过程中狂野的大叫呢?”“平常会不会自慰?自慰的时候会不会高潮呢?” 


面对我的提问,我最常听到的答案就是: 

 

“我不会用嘴巴。” 

“用嘴巴很怪耶~” 

“有用手啊~可是那只是前菜,大概摸一摸就应该要办正事了。” 

“我不敢大叫啦,感觉很淫荡耶!” 

“我没跟他说过我喜欢怎样做,因为很尴尬啊~而且他应该观察我就知道我喜欢什么了……” 

“有男朋友为什么还要自慰?这样不是很可怜吗?” 

 

听着这些回答,我常在心里尖叫:“就是因为这些想法,才会让你们没办法轻松开心的做爱!” 谁说做爱一定要勃起,狂野大叫就是淫荡,有男女朋友就不能自慰,用手摸摸只能是前戏?这些都是我们在成长过程中累积的一些〝性爱迷思〞,而且这些迷思让我们觉得“做爱就是性器官的交合,其他接触方式都只是余兴节目”。 

 

其实,性器官的交合只是做爱的一种方式,性爱应该是一种身体的愉悦、心灵的游戏,两个开心的恋人一整晚摸来摸去,性致盎然,就算性器官没交合,也享受了性的美好啊!如果把性爱看成等同于性器官交合,就会因为担心阴茎不勃起、不硬挺、不持久,而不愿意和爱人亲密接触的问题,或是因为害怕阴道疼痛而不想做爱,或者是在一起久了,开始觉得做爱就只是阴茎进出阴道的无聊活动,天天吃同一道菜肯定会腻,却又不得不负担爱情里的性爱义务,久而久之,性爱互动便宛如沉闷家事一般。 

 

 

我们从小在传统的文化中成长,男女性都接收了一套性爱迷思,觉得男人就要拚持久、女人就要超配合、有了伴侣还自慰一定有问题、爱人不做爱八成是有外遇,两个人如果够相爱,性爱自然有如天作之合……在我的经验中,亚洲人很容易乖乖接收这些性爱迷思,也真的很容易让自己被这些观念框住,限制了性爱生活的其他可能性。 

 

和欧洲国家比起来,亚洲人真的太乖了!比方说,台湾人很爱问:“一个礼拜做爱几次才正常?”我们很在乎自己是不是跟别人不一样,但是当我把这个问题拿去问一些欧洲朋友,听到的答案就很不一样了──法国朋友说:“次数怎么算?我帮我女朋友口交,或是和她躺在一起自慰,算不算一次?”荷兰朋友说:“有空就多做几次,没空就少做几次。”德国朋友则回答我:“我们每天都抱在一起磨磨蹭蹭,那算好几次吧。” 

 

我觉得,这些欧洲朋友们比较不在乎和别人比较,他们在乎的是自己到底开不开心,所以在欧洲,性爱工作坊比比皆是,有让大家三天三夜尽情探索亲嘴的方法与感觉的亲吻工作坊,也有透过瑜伽体位开启身体、以感受更不同性爱能量的性爱瑜伽工作坊,当然也有专门教授口交和性爱按摩的口爱工作坊和手爱工作坊。 

 

对于性爱,欧洲人讲究自己的体验,他们不会乖乖地接受别人的观念,而是要自己动手动脚找到让自己开心的性爱方式。我们经常会说:“外国人很开放。”其实我觉得他们只是“很敢玩”“很敢试”“很不乖”,这也就是我想说的──上了床,没人可以保证谁会性福,但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我们也跟他们一样不乖,愿意东试西试,获得性福的机率当然比较高啊! 

 

因为不乖,让你有更多机会尝试改变。

 

 

今天,我们来玩角色扮演

〉〉Tantra 羽毛挑逗棒

〉〉奢华香薰按摩蜡烛

〉〉爱的盲目(INTIMA)纯丝眼罩

 

我想要刺激加倍

〉〉蒂魔(LILY)阴蒂按摩器

〉〉欲望之环(BO)男士情趣环

〉〉口袋宝贝双重按摩棒

 

 

 

 

 

更多详细内容请见《不乖性爱惹人爱》

 

 

本文作者:陈羿茨

图片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