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性工作者、吸毒者到流浪汉,丹麦社会企业家奥森看见社会底层人们生活的难处,从理解需要开始,提供实质协助。

如果你在丹麦哥本哈根的街头看到一台救护车上下摇晃,请记得千万不要去敲门,因为这台“性爱救护车”正在办事中。


Photo| Йод
图为丹麦社会企业家奥森和他推出的“性爱救护车”,这台救护车让性工作者能安心接客,而且免费使用不收钱。

街头揽客好危险  “性爱救护车”上路

1999 年,丹麦将性交易合法化,性工作者受到法律保护,然而经营妓院或拉皮条仍属非法,所以许多性工作者会在街头揽客,这么做让他们曝露在巨大的危险中,因此,丹麦社会企业家奥森 ( Michael Lodberg Olsen ) 想出了个点子,他把一台二手救护车改装成“性爱救护车”,免费提供街头性工作者使用。

免费使用  让性工作者安心接客

这台性爱救护车内装简单,环顾内部仍带有浓浓的医院氛围──灰色的墙面、蓝色的座椅,不过,这里是性工作者能安心接客的避难所。除了可以免费使用外,附近还有志工待命,一旦性工作者被客人威胁或暴力相向,志工会立刻前来帮忙,避免性工作者被剥削。(推荐阅读:“我只能回去卖淫”性工作者在性别、金钱、返乡之间的挣扎


Photo| Ole Hoff-Lund
性爱救护车的车身上贴有“如果车身晃动别上前敲门”字样的警语,告诉民众别来打扰性工作者工作。

在街头有42%受威胁

丹麦社会企业家奥森拿出丹麦国家社会研究中心公布的数据,他说:“丹麦性工作者在街头有 42% 会受到暴力对待或被威胁,但如果在妓院这个数字只有 3%。”

性工作者的庇护所

性爱救护车的出现就是为了成为性工作者的庇护所,让他们可以有个安全的地方工作,而且因为性爱救护车不收钱,所以不会被认为经营妓院而有违法之嫌。


Photo| Michael Lodberg Olsen
性爱救护车虽然内装简单,但该有的设备一应俱全,还提供了性工作者要如何逃离人口贩运的相关资讯。

纸巾、暖气、保险套

此外,性爱救护车中的安全措施一应俱全,除了有润滑剂、保险套、纸巾还有暖气,更重要的是救护车内贴有公告,上面写到一旦有暴力行为发生,警察会立刻赶到现场,还有如果性工作者是人口贩运的受害者,可以向哪个单位联络和如何脱困,这些设备都来自性工作者的建议。

最知道自己要什么

“这些人是我的邻居和朋友,所以我听他们的,他们知道自己最需要什么。”奥森说。举例来说,有性工作者表示他们的膝盖常常因为跪在地上而酸痛,因此奥森拿了个彩虹软垫供性工作者跪在地上时使用。

“丹麦式”性服务

而不同的性服务也有不同的称呼。奥森说:“‘瑞典式’代表打手枪,‘法式’代表口交,而‘丹麦式’代表性交。”


Photo| Neto Baldo
性爱救护车刚上路时人们的回响不大,但随着时间过去寻芳客越来越能接受在这里办事。

寻芳客一开始不习惯

当性爱救护车在 2016 年 11 月上路时,奥森不确定这个计画行不行得通,人们刚开始都不愿意使用,尤其是寻芳客。但是,现在性爱救护车已经被人使用了 45 次,人们也越来越接受在这里办事。

警察帮忙找停车地点

不只如此,人们并没有对性爱救护车抱持任何负面看法,警察甚至还会帮忙找停车地点。

守护性工作者的健康

奥森希望性爱救护车可以跟他的另一个计画“吸毒救护车”一样,成为一个永久性的计画吸引医护人员加入,一起守护性工作者的健康。

“性爱救护车最重要的是安全,但也和健康与尊严相关,”奥森继续说:“你知道外面有多冷,这些女性通常在长椅或汽车内工作,他们在外面办事没有支援是不对的。”(推荐阅读:娼嫖皆不罚!皮条客是性工作除罪化的最大利益者?


Photo| Fixerum Vesterbro
图为丹麦社会企业家奥森推动的“吸毒救护车”,这台车催生了丹麦当局在全国设立吸毒室的政策。

挑战社会禁忌  服务“街头弱势”

在挑战传统社会禁忌上,奥森已经很有经验,而他服务的对象都是被他称为“街头弱势”的民众,像是奥森 2011 年推出的吸毒救护车,车上配有医护人员、干净的针头和纳洛酮 ( Naloxone ),这种药可以缓解因为吸入过量鸦片类毒品造成的影响。

上路三小时就有人用

和性爱救护车不同,人们很快就接受了吸毒救护车的概念,刚上路 3 小时就有 8 个人在里面注射海洛因。然而,当局一开始并不认同奥森的做法,原本奥森打算增设永久吸毒室的计画,也被当局挡了下来。

成功让当局设吸毒室

不过,奥森的吸毒救护车计画成功让当局在 2012 年改变了毒品政策,现在丹麦全国有 5 间吸毒室,其中一间在哥本哈根的吸毒室规模世界第一,而已经没在使用的吸毒救护车现在在丹麦国家博物馆中展出。


Photo|Unrtd.co
丹麦吸毒者靠着在大街上贩卖《违法》杂志,有尊严地为自己赚买毒钱,这也是丹麦社会企业家照顾街头弱势的方式

让吸毒者卖杂志  

除了救护车计画,丹麦社会企业家奥森在 2013 年也创办了名为《违法》( Illegal!) 的杂志,让吸毒者带着杂志到街头贩卖,为自己赚买毒钱也保留了尊严,他们每卖一本就能赚 2.5 欧元 ( 折台币约 83 元 )。

自己的毒品自己赚

奥森表示,《违法》杂志的出现是为了挑战人们对吸毒者的刻板印象,他说:“我们现行体制的下场就是吸毒者常常得藉由偷窃来金援他们的习惯。”

我们试着让有毒瘾的人看起来不那么罪恶,没错,他们会拿钱买毒品,但这就是真实的人生。

丹麦社会企业家 奥森

重点在提供帮助

哥本哈根市府官员劳瑞珊 ( Rikke Lauritzen ) 表示,《违法》杂志对哥本哈根街头来说很重要,她说:“认为人们会停止吸毒这样的想法很天真,重要的是当局提供帮助和治疗那些想戒毒的人,我们唯一能做的是看到这些人,而非毒瘾。”

哥本哈根警察支持劳瑞珊的立场,表示《违法》杂志合法,他们不会取缔在街头贩卖杂志的人。


Photo|Michael Lodberg Olsen
在垃圾桶旁加装回收架,就能让人在丢垃圾时顺手把可以回收的瓶瓶罐罐放在架上,方便在街头流浪的人拿去超市换钱。

这一次要帮助的对象是......

丹麦社会企业家奥森对“街头弱势”的关心,也让他注意到了靠资源回收维生的流浪汉。

在垃圾桶加装回收架

丹麦当局为了推广资源回收,鼓励民众把用过的瓶瓶罐罐拿到超市换钱,流浪汉们常常翻遍各大垃圾桶就为了收集这些资源回收物。奥森发现后决定在垃圾桶旁加装架子,让人们不要直接把可回收的瓶罐丢到垃圾桶,而是摆在架子上让需要的人可以轻易回收。

目前,哥本哈根 5,000 个公共垃圾桶已经有 1,000 个加装了这样的回收架,这个措施也迅速扩散到丹麦其他 4 个城市。

环境工作者很重要

奥森说:“与其认为这些人很穷或无家可归,我们不如把他们当成从事重要工作的环境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