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是一个…让我很有感觉的女人。”你这么说,两道浓眉好看地向上扬起,口里吐出烟圈,白色的菸卷优雅地夹在修长的指间。

“感觉?什么感觉?”我似笑非笑地揪着你看,心里疑惑着对于一个初次见面的人,能有什么感觉?你垂下眼,把情绪锁在眼角,在菸灰缸里抖落着菸灰:“感觉,说出来就不美了。”我睨了你一眼,嘟起嘴:“哼~搞什么神秘!”你突然将大大的手掌放在我的头顶上,眼中有一种看待小孩般的爱怜:“呵呵!生气了喔?”手指顺势滑过我的长发,让我一阵没来由的紧张。

也许是注意到飞上我双颊的红霞,你戏谑地笑我:“怎么脸红啦?妳不是身经百战吗?”我咬了咬下唇,伸手朝自己脸庞搧了搧:“呼~不是啦!这地方很热…”你贴近我,清澈的眼睛直直看进了我的眼眸:“是吗?还是妳穿太多?”顿时,我觉得自己是一只在野狼面前的小绵羊,但又拚命想着找副盔甲来掩饰自己的慌张。我的余光扫到旁边一对情侣旁若无人地拥吻了起来,而你的视线也因此从我的脸上移开。

“喔…好闪光啊!”你边说边笑,接着搂住了我的肩继续说着:“输人不输阵,我们要不要也闪回去啊?”我的身体僵直,血液彷佛在这样的肢体碰触中瞬间凝结,别开脸,笑容尽失。

你发现了我的不自在,放开了我:“抱歉!妳不习惯吧?”我轻叹了口气,我不是我,不是那个你以为的我,而你,也不是那个我以为的你吧…在网路上交流了这么久,想像着彼此的模样,因为一句玩笑话见了面,却觉得有某种情绪从我们的情感中抽离。

你从口袋掏出一枚闪亮的十元硬币,立在桌面上转了起来,然后用手掌把硬币压倒在桌上:“正面是汽车旅馆,背面是送妳回家…”我默默注视着你的手背,想起你那句挑衅的玩笑话:妳敢不敢跟我见一面?我是个神偷,专门偷心,从来没有失手过。

你慢慢移开手背,我看到十元硬币的大头在我眼前闪亮着。然而,更耀眼的是黑夜中汽车旅馆的招牌。我在汽车旅馆前拦下一辆计程车,坐在计程车后座,从皮夹里掏出你刚刚递给我的名片,照着名片上的手机号码,传了通简讯给你:你说你从来没有失手过,巧的是,我也从来没有失守过,晚安。<艾姬>

我想像你冲完澡出来看见空荡荡的床时一脸吃惊的模样,我看见自己微笑的脸随着车速穿越流动的街景倒映在车窗上。

图片来源:来源
本文转载自 艾姬的情欲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