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彼一问】,以女生职场为命题,梳理她故事里的掌声与落寞。每一个女生,都值得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职场。专访以熙国际创办人 Madeleine,她创业,是因为活着不该如此而已。

我要的职场,自己创造

她,17 岁时已是企业二代的语言顾问,教英文也谈论世界观。她,22 岁时加入联合国担任国际志工,行遍 80 几个国家。 

这样的她,却在 23 岁时,因为爱决定落脚台湾。25 岁时,她多了妈妈的身份,却在小孩1岁半时,勇敢选择创业。

她,是以熙国际执行长 Madeleine。

创业一年后的今天,她所创立的公司从 3 人扩张至 30 人。具备这样显赫的资历,她甚至不满30岁。

当天一坐下来,Madeleine 开口对我说了第一句话:“妳本人比照片年轻。”我收下了这句话,对她说:“心理师的工作时常都要装老,好像有那个年纪了,只是坐着都能有疗效。”

Madeleine 身上藕色洋装,被她点头的动作牵动显出丝绸布料独有光泽,“我也是啊!我应邀到国会授课时,台下所有的人都怀疑我是不是走错。他们觉得,不是该是个头发斑白的男性教授吗?怎么会是一个小女生?”

光只是这短短的两句心声,已足以点出社会对“年轻女性”的偏见。我们的专访,以年龄和性别开场,构成了整场访问的主脉络。

“我的创业完全是一场意外!”

创立以熙国际之前,Madeleine 自己有间工作室,提供高阶经理人一对一的口语表达训练。工作室的客户来自于不同产业背景,大多都是冲着Madeleine 国际化专业慕名寻来。这些客户的背景林林种种,Madeleine 靠着绝佳的自我学习力与对国际化潮流的敏感度,得以协助他们的事业更上一层楼,即使是立基于东方传统的功夫老师、中医师,也能打开国际市场。(推荐你看:【向输过的人致敬】张希慈:女性创业家的挫败之路

教学过程里,身为华裔美国人的 Madeleine 逐渐觉得台湾是一个小而精致的国家,台湾人才华不能只有自己看见。刚巧那阵子,学生提议把工作室扩张,转型为顾问公司。

“创业真的是 by surprise。因为一路上我都靠着死记死背得到资优生头衔,当初我很单纯地认为创业就跟念书一样简单!直到真的创业才知道念书和实作的差距!”我读到了 Madeleine 的眼神,它正传递着一个讯号——创业可不是玩笑,为了让自己够格,我下了很大的苦工!

心理师的经验,我知道资优生的头衔可以压垮一个人,当“象牙塔中的资优生”被抛入真实世界,必定将遭受重创,必得重新定位自己。这过程能否调适成功,一部分来自于资优生能否放下光环、承认不足,把学习当成自我探索,跨越限制。

Madeleine 会属于哪种人呢?显然比起对光环的眷恋,Madeleine 更渴望迅速提升自己的能力,创业初期为了解决实务上的落差,更积极地去上领导、行销、企划课程,做中学,逼自己快速成长。当同期一起进入职场的同事,才刚晋升为小主管时。Madeleine 已经脱胎换骨,长成一个创业家的样子。

女性创业家只能当自己的模范

最能立即感受到 Madeleine 转变的,必定是与 Madeleine 最亲近的父母、公婆与另一半。即使是生在纽约的华裔第三代,Madeleine 的原生父母亲对女儿的期待却几乎与六七零年代的台湾无异,仅只希望女儿能找个好归宿,人生就完满了。另一半与公婆,听见 Madeleine 决定挺身而进的决定,都把担忧摆在支持前面,不希望 Madeleine 过于辛苦操劳。

创业之初,Madeleine 没有一天不思考“女人能否兼顾一切”的问题,毕竟每天时间只有24小时,而她必须在不同角色身份中切换,是募集资金的创业家、是想办法优化方案设计找出市场利基的行销企划、是照顾癌症父亲的女儿,我们能说出更多。每个交集迥异的角色身份背后,都有庞大任务,却没有一个角色容易扮演。(同场加映:中国性别观察:女人“兼顾”的是谁的一切?

自行创业需要对抗这么多声音,心里一股声音要我这么问,“创业一路上应该很孤独吧?”我的眼角余光瞟到 Madeleine 的助理身上,她眉毛上挑睁大了眼,似乎有点讶异我提出这个问题,也好奇她的老板将怎么回应。

“对,很孤独。创业之后,我现在已经不知道 27、28 的同侪都在想什么了。我周围的朋友几乎都是都是 45 以上的。”Madeleine 不讳言地说,“我发现,在台湾,公司底下拥有 30 名员工以上的女性创业家,几乎只有 3% 以下。”

我说,“创业之后妳的眼界不同了,需要有视野更宽广的人带妳看到更多、带妳一起前进。”被创业逼着急速成长的Madeleine,职场历练三级跳,同侪内没有可以讨论的人,只能往上寻找,向大自己几十岁的前辈请益。在我听来却没有高处不胜寒的意味,反而是一种积极进取,想前进,想突破的味道。

我问 Madeleine,她觉得为什么台湾年轻的女性创业家这么少?Madeleine 说,“社会整体价值还不支持女性独立创业,女性也被自己绑住了!我们从小就接收到错误的讯息,告诉我们女生不能太有能力。过往的教育让女性害怕优秀,女性也把社会文化价值当成一种教条规范,都是原因。”(延伸阅读:【范琪斐答一问】谈兼顾一切,也谈梦想平等

而年轻,又更是一个门槛,我想起开场时 Madeleine 与我的闲聊。

社会眯起眼睛在心里打量我们,对着我们问:“妳这么年轻?真的可以吗?”一时不察,年轻女性也就收下了这个质疑,原本是面向世界的,现在却转了个方向、对自己质疑。

当专业被看见谁又希罕当女神

我好奇女性的身份究竟为创业带来什么影响?当大家知道 Madeleine 是一个女性创业家后,又是怎么和她互动的呢?

Madeleine 和助理对望了一眼,以比刚刚大两倍的音量说出这段话“我很常被用‘女神’两字形容。可是这到底形容了我什么啊?”说完这句后,助理点头如捣蒜的回应,而 Madeleine 则神色无奈地说道:“这根本什么都没形容到啊。比起女神的称号,我更想被形容为优秀、聪明。要不说我是个‘努力’的创业家,也好嘛!”

80% 的沟通来自非语言讯息,身为心理师的我,必须在这里帮 Madeleine 澄清,她说这段话时的神情是真实的受挫,绝非炫耀文。的确,Madeleine 的要求并不过分,优秀、聪明、努力,这些特质更能具体的形容一个人。“女神”一词太过闪耀,完全将焦点导到外表上,掩盖了 Madeleine 的付出,这个称号也反映出 Madeleine 创业上遇到的挑战。(推荐你看:性别观察:艾玛・克鲁尼的联合国演说迎战 ISIS,为何人们只注意她的孕肚

Madeleine 自述最大的挑战来自性别而非专业,“女性的角色在创业上带来的不便大于方便,因为女性创业家的身份,在人前总是女性特质先被看见。打扮上就很明显啦!我是不是穿裙子?身上是不是有饰品?”

女性,总在还未开口以前,就先被用外表衡量,性别歧视更是无所不在。以熙创立第一年是最难熬的一年,所有连续剧里女性受欺负的情节,全都被自己遇上了。客户只要听到她“已婚”就不把订单给以熙国际。更不用提一到生意场合,女生就要被怂恿喝酒。就连谈生意的地点,也经常会被约在一些不适当的场合。语言上的或肢体上的性骚扰俯拾即是。

心理师的工作,让我有很多机会听见被隐藏的故事,许多女性的经验里性骚扰是常见却又难以启齿的一类。性骚扰发生的一瞬间,女性倾向自我怀疑,怀疑自己是否太敏感、怀疑对方其实不是故意的。性骚扰构成的要件,是“当事人感到不舒服”,陷在自我怀疑里,当事人会难以意识到对方侵犯身体界线的事实。因此,实务上去协助当事人“先信任自己的感受”是最重要的过程,这个过程称为自我认可(self-affirmation)。Madeleine 却早已跨越自我认可的阶段,到了问题解决的层次。

Madeleine 自嘲,“去年这种事情真的来太多了!多到我都觉得麻痹,一开始还会问‘为什么是我?’现在我都不问了。因为我历练变多了,看事情的角度也不同了,遇到了就化危机为转机的去解决。”当意识到对方出现不恰当的举措或邀约时,如何为对方保留面子,却又同时不让自己受伤? Madeleine 化解危机的工具不是其他,正是她最擅长的——沟通。

过往心理学的训练,我发现 Madeleine 对社会脉络对两性产生的影响有深刻的洞察,这点让她在受到性骚扰时,能够有效的判别讯息,并传递有效讯息让性骚扰发生频率降低。Madeleine 没有让性骚扰成为女性职涯发展的阻碍,反而将它转成职涯发展上的助力。(同场加映:无所不在的性骚扰文化!当一位男子当面骚扰我13岁的女儿

“渐渐的对方会知道与我连结,只能以‘专业’产生连结!”因为身上背负着30几个员工的生计,她称自己必须挺住,没有资格倒下。她已经从备受呵护的小公主,蜕变成了一位受人尊敬的女王。

“脸上要有笑容,血里要有骨气;  心里要有善良,命里要有坚强。”

女王是这样的女人,Madeleine 创业后看见了不同的世界,对伴侣的想法也与 23 岁刚结婚的她完全不同了,“以前年纪小,就想要被照顾,像小公主一样,当然会想配一个王子、一个高富帅。现在想要的则是一个骑士、一个实践家。对方不需要很会赚钱,但至少要认清楚互许终生的对象,对家庭外的世界仍有向往。能有一双可以承担的肩膀,让女性拥有自己的空间,允许她对未来有所追求。”

婚姻是走一辈子的事业,另一半必须要是愿意成长的人。成长可以用各自舒服的方式与速度,但一方停滞不前、一方一直前进的关系,终局可能是两人渐行渐远,没有共同话题。这是婚姻谘商中很简单的道理,婚姻中有一方改变也会带动两人互动的改变,能找到各自前进的速度,等于是婚姻的燃料。(推荐你看:Lean In 之后:事业、育儿、婚姻,我们真能 have it all?

Madeleine 叙述另一半看着自己坚持不懈地在创业圈努力,从一开始的担心忧心,到现在能以妻子为荣,听起来像是一段平凡无奇的叙述,却暗含了不为人道的辛苦。对于 Madeleine 的说法,我没有丝毫怀疑,现实生活没有童话,婚姻也会有挑战存在。然而,女儿一直都是让 Madeleine 找回内心温热的一股拉力。不是每个人都能有个创业家母亲,我问 Madeleine,“妳觉得女性创业家的身份能为女儿带来什么影响?”

谈到女儿,Madeleine 的眉间舒缓,身体往后靠,放松的说:“我想告诉女儿‘做个有选择权的女生’!我想以身作则,告诉女儿,女生是可以兼顾一切的!”即便是细节,也没逃过心理师的观察,我知道 Madeleine 想以温柔的姿态帮助女儿对抗社会给女性的枷锁,即使她自己是创业家、执行长,她也能够允许女儿的人生开启不同篇章,拥有自己的故事。

一直到离去之前,Madeleine 都跟我们强调:“真的真的,女生其实更适合创业!因为我们有更多弹性、韧性,也更勇于自我突破、自主学习,所以我们女生不要再绑住自己了!”(同场加映:30 岁再不改变,你就要错过自己的人生

我仅以微笑回报她的鼓励,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想着:“如果 Madeleine 不说,我不知道,她原来这么年轻。如果没有见到 Madeleine,我不知道,她原来这么娇小。以这么年轻的姿态,成为其他女性的模范。以这么娇小的身躯,撑起员工的生计。”

也许年轻女性,面对“女人能否兼顾一切”这永恒的一问时,都带着点“想证明自己可以”的任性,进入社会。用一点拚劲,在现实与岁月中昂首挺立,让经历将“任性”磨成“韧性”。

采访当天,Madeleine 正发烧,无须多说,我也能感受到她内外在的拉扯与抗衡。我突然很想对这城市里,总是向往一肩扛下的每个 Madeleine 说:“Hey, 要照顾好自己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