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时的磕磕碰碰,横冲直撞去寻一个梦想,长大后时间让你明瞭,有价值的事物都需要用耐心去耕耘。

以前年轻的时候觉得日子短暂,有什么目标就想要不顾一切地往前冲;遇到喜欢的人也不管自己的状态是否能够谈恋爱,就毫无保留地追;遇到挫折或者争执,我绝对咽不下那一口气,一定争到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年龄渐长,社会经验开始累积之后,我发现人生教我最重要的一课,就是要“保持耐心”。

恋情刚结束,过往的我会习惯马上去跟下一个女生在一起。一方面是消除自己的寂寞,另一方面是希望能够透过新恋情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以及悲伤情绪。但这种疗情伤的方式从来没有给我一个美好的结局——因为我找新对象是因为我寂寞,而不是我真的爱对方。等到时间一长,新鲜感没了,双方争执一多,才发现自己根本不喜欢对方,恋情也就告吹了。(推荐阅读:单身日记:妳耐心等待一个人,陪你练习爱

现在的我,习惯让自己先习惯一个人的生活,纵然失恋很伤心,但我不会刻意去做什么事情来掩盖。要哭,就哭到累;要叫,就去大声歌唱;要出去放松,就立马订机票出发。疗伤的过程很痛苦,但却也是最珍贵的一段成长时间。因为你从极度的伤心难过之中,会去思考自己到底有哪里不好,自己在恋爱中做错了哪些事情;进而延伸到自己未来可以寻找哪些个性或者形态的恋人来避免重蹈覆辙。这一系列的思考时间只有在自己最脆弱的时候才有可能完成,或许这就是大破大立的道理。

在职场上也是一样的道理。年轻的我,会觉得做任何事情都有它的价值。这个想法固然没错,但是这种作法坚持个 2、3 年,却也浪费了不少青春。有新书的邀约,我一定接;有专栏或者活动的邀请,我也不管内容,一定立马答应。做那些事情的一开始或许会觉得很新鲜,但现在回头来看,我那时候因为做了太多不同种类的事情,导致自己术业不够专精;也常常回想起那时候每天熬夜到半夜写稿的时光——不仅收获跟投入不成正比,自己的身体状况也受到影响。(推荐阅读:专访社企流创办人林以涵:创业不是比谁跑得快,而是坚持耐心蹲

另外也像自己过去初入金融业和现在身旁刚进公司的同事一样,往往在工作上有些不顺或者受到了上司的一些压迫就离开了职位跳槽到其他的公司。虽然刚跳槽的薪水可能会比现在的工作还要好,但如果你只在一间公司里头待了不到 1、2 年就跳槽,长期来看,其实损失的还是自己。

在你还是下属的时候,你会对上司的行为有许多的不满;但当你在岗位上撑了几年爬到了上司的位置之后,你看事情就会有完全不一样的视野,也会明白当初上司为何要如此的对待你。跳槽绝对不是件坏事,但我会建议各位先耐心地撑过几年,把该职位的责任和领导方式毫无保留地学完之后再跳,不仅到了新公司之后你不用再从基层开始做起,你也可以在新公司当中发挥你的过往所学。

这几年的职场经验,就跟在爱情战场里头一样,我学会了耐心地等待。有任何写作上的邀约,我会先把邀约“已读不回”几天。利用这几天的冷静期,我会好好检视这个提案对我的未来写作生涯是否有大大加分的作用,以及评估自己要投入的时间和精力,最后当然还要兼顾作品的品质。(推荐阅读:职场笔记:不亏欠别人,不辜负自己

透过了这一层的过滤,当真正地接下了提案,我也可以做的比较开心。而当在工作岗位上有些许的不愉快时,我也会透过运动或者社交活动来放松自己,然后不去过度地钻牛角尖。等到时间一长,我通常会庆幸自己当初没有冲动地递出辞呈,我反而会高兴自己又撑过了一课职场教育。

年轻的我像一头喜欢盲目冲撞的猛兽,看到哪条路的前方似乎有猎物就往哪里冲,虽然偶尔可以有大收获,但更多的时间,我都浪费在没有任何猎物的道路上。稍微长大了一点,我还是头猛兽,只是我现在喜欢静静地盯着眼前所拥有的一切,然后随时注意前方出现的猎物。我不再耗费太多的时间去一条路一条路地寻找,但我只要确定了某一条路有我最喜欢吃的食物,我就会毫不保留地向前进——而在这条路上的猎物,通常可以让我撑过好几年的寒冬。

有很多人说,人生苦短,所以想要做什么就要立马去做。这个道理或许是用在生命当中的很多事情,但对于爱情或者职场,很多时候耐心地挑选自己最想要的,其实才是关键。把人生拉长,耐心地耕耘 1、2 年,最后的收获,可能可以维持好几十年的笑容,你说值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