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宁应邀答一问:女人能兼顾一切吗?她说,别担心自己在他人眼中的模样,自身的价值从来都是自己赋予的。

在台湾,女人想要兼顾生活中的一切:工作、家庭、亲子教养以及自己的心灵健康都已经是很大的挑战;那么,远嫁德国先生或是跟着台湾先生外派德语区的华人女子们,要想达到生活上的基本平衡其实是个任务。如果更进一步想要兼顾不同角色的扮演,现实状况给予的打击则比想像中来得更加严重。

来到德国生活的华人女子,不管之前学历高低、工作发展或是收入好坏,一旦定居之后大部分的我们被迫“归零”。以自己的例子来说,我在台湾时是个空间设计师,以工作室型态接理生活住家设计案;虽然以小康的持平速度赚取收入,但那是一份令人感到开心、拥有自信的事业。定居德国之后,设计一职停摆,因为语言是融入这个文化、社会的先决条件;得先学会买菜、沟通交涉才能喂饱肚子,工作能力的讨论顺序已被放置在后。再者,法规、执照、在德语区的就业经验等都会影响是否能顺利找到工作;前提是,如果我还没有怀孕生小孩。

这并不意味在德国怀孕、有小孩的女人不能上班,或是上班的权利被剥夺打折扣;而是,当德国先生或是外派的台湾先生打着朝九晚五的工作卡时,养育小孩的工作自然落在“暂时”没有工作的华人太太身上。这般“分工合作”的思维其实挺合理,也被大多数家庭接受,一人份的薪水如果再请保姆、或是将学龄前的宝宝送安亲班都是一笔开销,可以省下来的预算才是捧在手中的存款。

不过当新婚、异乡探险的蜜月期结束,或是做完月子后只身重返没有娘家呵护的异乡生活里,日复一日重复且孤单的寻常日子终将成为压垮自己的最后一片羽毛(是的,是片看似灿烂炫丽的羽毛而非稻草)。这个问题是,你曾经期待的生活是什么模样,而现在的你想把自己定位在什么角色上,以什么当做生活重心?(延伸阅读:定位你的人生

成就事物之前,应该先成就自己的心灵,是我一直不变的信念。

“女人能否兼顾一切”是以“想要”“同时”兼顾一切的前提做提问;无异地,这也是在异乡落地生根的女子时常思考的议题。我以为,在有意愿的前提下,应该以延长的时间轴来思考“如何”“依序地”兼顾一切的议题。以我在德国十四年的生活,以及近期五年与德国人共事的工作经验整理出四个观点,或许可以提供同样在德国生活落地生根的华人女子基本的心理建设。

把每个阶段都当成一种酝酿

我向来都是个对工作热衷的女子;“是不是可以做点什么事”这样的想法在怀孕、生完孩子之后猛然窜起。欧洲冬季昼短夜长,遇上连着几日的大风雪更是天地一片灰暗;我坐在旧公寓的大落地窗旁抱着怀里的宝宝毫无缘由地感到悲伤、落下眼泪,一连几乎两个冬天。总是正面思考积极乐观的我也对那样无助的自己感到厌烦,“我应该做点什么”来转移自己对空洞生活注意力的念头油然而生;于是在没有预设立场与成效的前提下,购入一台低阶的数位相机,开始拍照。

我拍下女儿哭与笑的样子、纪录家里每天煮食的料理,每次推着娃娃车出门散步就带着相机;一天里总可以拍下大约十来张影像。然后利用女儿午睡或是晚上睡觉之后的片刻时间整理照片,上网找资料研究修片软体与手法,下载来慢慢地摸索。一段很短暂的时间之后,拍照这件事感变了对日常生活的观感。面对女儿的哭闹嬉笑不再感到焦虑,因为我了解每种情绪的累积才是造就每个个体有别于他人的独特性格的关键,而每天生活中大小轻重事件的堆叠则成了我们脑海中的回忆。我开始期待并且规划每天不同的散步路线,因为迈出每个步伐都可以换来小不点女儿的赞叹与惊喜;小区里的溪畔、冰淇淋店,还有一大片草原的公园游乐区。

拿着相机透过镜头我学习以心眼看世界,那段时间拍的照片都很阳春,也鲜少在网路上公开,却因为私密而不受拘束,照片的风格不是刻意揣摩而来,有种青涩的调调,正好精准地表达了那段时间初初定居德国的不安感。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我累积了一定程度的取景能力以及编修照片的技巧。虽然在购买相机的预算以及时间上的投资,以当初还没有收入的我来说都显得划不来,不过如果少了那段时间的酝酿与累积,我没有办法对异乡生活有如此深刻的感受与体会。很重要的关键是,拍照这件事转移了过去莫名哀伤的注意力,让我又重回正面积极乐观的态度。

生命中每个阶段都应该是令人珍惜的,少了这些尽管是负面、不光彩的时刻,便少了品味生活的机会。耐下心、平静下来,就算是一、两年内塞满了奶瓶尿布的生活一样可以有所体会,在事后想来令人感动。不要轻易放弃每个阶段的时光,这都会是酝酿我们生命时光的最好时刻。

不需要时间计画表,但是要有目标

当初“想做点什么事”的想法很简单,我只希望在女儿长大独立之后,我也是一位有自信、快乐、独当一面的女人 ;要达到这个目标,则必须跟着女儿两个人一起成长,在生命的时间轴上才不会有断层。不过,我想先解释对于“独当一面”的看法:在异乡的生活中与我的伴侣是一起生活的两个人;对我自己这个个体来说,希望自己可以有份事做,而家庭以外的时间有可以专注的事件与焦点。也就是说,我把自己的角色设定成“陪伴女儿一起成长”的前辈,而把“让自己做一件快乐的事”当成生活重心。

带着孩子一起生活,除了负担起养育的责任,生活中不可预期的大小事则如繁星不可数。因此,设定一个坚定的方向与目标会比安排精准的时间计画表来得更为恰当。

“拍出自己喜欢的照片”是我多前年的目标。在好几年的时间内,我帮上百位认识的亲友拍照,在路上见了喜欢模样的陌生人也鼓起勇气上前攀谈,希望对方当自己的模特儿。在网路上见了喜欢的摄影师,便研究他们使用的器材、修片软体以及取景的手法。硬碟中尽是这些磨练的纪录,一张张影像延伸着我驼进的步伐往目标前去。这样的速度很慢,却很精实,才能有机会累积现在的拍照经验与实力。设定好目标,以自己的速度前进,才是最重要的。

有另一半的“支持”很好,但是绝对少不了自己的“坚持”

让另一半了解自己的想法与目标才能得到正面的支持与回应;不管是无形的时间、精神上的后方支援,我们才能无后顾之忧往目标前进。又或者是实质上的支柱;好比,我第一台与第二台相机就是另一半所赞助的。 后来开始慢慢有工作之后,与另一半分工合作陪伴女儿也需要默契,这份默契来自先生对自己的肯定与信任。(同场加映:致 2017 的职场笔记:做一个兼顾职场与家庭的爸爸

不过怎么说,旁人的支持都比不上自己的坚持来得重要;相信自己发展的目标,以无比的耐力、毅力一路做下去。美国心理学界学者安琪拉.达克沃斯(Angela Duckworth)强调:成功的终极能力,并非智商、天赋,而是“恒毅力”;而“恒毅力”不单指坚忍卓越的性格,达克沃斯把它定义成“对有热诚的长期目标持续的努力”。

同时,另一半的支持与自己的坚持其实一体两面。对事物坚持让我们有更多机会探触不同层面的意义,增加眼界。你会发现,收获不只是现实面上的心理满足,而会有比预期更深对生命的体会。这些因素都是可以支撑自己坚持下去的动力,而另一伴们看到我们认真的努力,则可以感动他们更加支持我们。

不设限,跨出第一步

以亲友与路上的陌生人作为练习对象拍摄持续了大约有三年时间,这当中不断修正自己的拍摄手法,题材取景以及修片技巧。一天另一半的朋友要结婚了,透过先生询问我是否愿意担任他们的婚礼摄影师;还记得自己当时高兴的都掉下眼泪,与另一半在客厅里又跳又笑,好不夸张。婚礼当天,嘴角因为兴奋而无法控制地上扬,如果不是拿着相机,来宾肯定以为我是出嫁的新娘呢。虽然是初次的正式摄影,不过不管是婚礼纪录、婚纱拍摄等或是婚宴派对,都在过去三年当中拥有充分的练习机会,因此也交出漂亮的影像成果。

从那次以后,以相机成为谋生的工具之路一路展开,这是当初拿着一台数位小相机的我所无法预料的。从一位空间设计师“转行”成为摄影师,我注定是以一位创作者的姿态前进着,只是创作形式与工具不同,展演的方式也迥异;以前帮助客户创造生活环境,现在记录着他们的生活。

没有目的充分地享受着生活当中每个片段的酝酿期;给自己一个明确的目标,这个目标不用宏大但必须真心喜爱;设定好自己的角色,不要三心二意,把生活的重心找出来;不对自己设限,不要害怕,跨出第一步。第一步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带着无比的热诚、毅力、专注力以自己的速度前进才可以成就自己心灵,成就心所向往之事。(延伸阅读:让直觉带你到更远的地方:“你不需要看到整个楼梯,只要踏出第一步”

当然,我也认识并不想“兼顾”一切的女朋友,完全享受在孩子们成长的岁月里静静地、好好地陪在一旁,心无旁骛地当专职主妇。 她们大多面目和善,打从心底流露出“慢慢来”的氛围,与孩子们说话和气有智慧、专研食谱料理懂烹饪、等孩子上学了就给自己泡杯茶整理今天需要的烹饪食材;我很喜欢也很欣赏她们的风范。

我曾经偷偷地问了位女朋友,“那你担不担心等孩子长大之后你就失业了呢?”怎么会呢?我的工作就是让这个家好好地运作;家庭,不会因为孩子们的年龄而失去存在的价值,这就是我存在的价值呀。哎呀,多么有智慧的思考逻辑。这句话,献给其实一点都不想“兼顾一切”在异乡落地生根的女子们;别担心自己在他人眼中的模样,自身的价值从来都是自己赋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