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心侦探于女人迷上的专栏连载【心灵映画室】选一部电影映照当代,反思自已的思考盲点与困境。争取婚姻平权运动沸沸扬扬,许多人也疑惑,为什么对立族群之间持续撕裂,无法沟通?《尸速列车》里头互相猜忌与分裂的景况,提醒我们,需求的不满足,让不同族群都深感不公平,可能正是无法沟通的原因。(推荐阅读:

这一次,我要和大家分享的电影是《尸速列车》。许多人在看完这部电影之后,都说这部电影谈的是人性。

对我而言,这些谈论人性的部分,大略可以分成“个人的人性”和“群体的对立”两部分,前者谈的可能是男主角“徐硕宇”从一个不顾家的父亲,在经历了许多生死交关之后,开始活出内在的自我,不再只为了自身利益奔波,在成为丧尸前的一刻终于觉醒过来;也可能谈到了“流浪汉”这个角色,虽然在社会地位中看似不起眼,却愿意牺牲自我,帮助其他人逃过丧尸的攻击;也可能谈的是千里马客运的营运长“容锡”这个角色,不断把别人当肉盾,以确保自己的生存,最终却仍沦为丧尸的这段情节。(推荐阅读:

或许仍有一些我没有提到的剧情,但是这些人物的个性,在一次浩劫之中鲜明地被刻画出来,或许或多或少都让你想起了某些你曾经经历过的事情,或是遇过的某个人。不知道哪一段剧情对你而言是特别深刻的呢?这或许正反映出了你心中某些重要的过去。

然而,除了谈到个人的人性之外,群体的对立也是这部电影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地方。当男主角徐硕宇、流浪汉、孕妇成景、棒球队员闵英国、摔角选手尹相华千辛万苦的从另一节车厢越过丧尸,回到了其他人身边时,却因为“容锡”这一个有权力位阶的角色所说的一句话,让他们被隔离在外,最终导致尹相华的牺牲。

这一段剧情,是否让你想起了许许多多台湾时常发生的案例呢?这些案例,不断在台湾的社会当中重现:当郑捷案发生时,许多人开始人心惶惶,不断给精神病患贴上潜在杀人魔的标签?或是杀童案发生时,有立委提出要修法,判定杀童者唯一死刑?或是太阳花学运时,许多家长用“不懂政治”的态度批判年轻人;或是最近同性婚姻修法案,反对者不断对赞同者发出充满敌意的言论?(推荐给你:

需求的不满足,让我们觉得不公平

不知道大家对于马斯洛的需求理论是否有印象?马斯洛曾经提出人类的五大需求,分别为:生存、安全、爱与隶属感、受尊重、自我实现。当然,他后来还有提过七大需求的版本,不过我暂时不讨论后期的版本。

如果我们仔细想想,每当社会上出现造就团体对立的重大事件时,那一个事件,势必威胁到了我们这五大需求。为什么大埔案会造成许多人的抗议?因为这威胁到了他们生存的需求,他们失去了这些房子之后,可能将难以生存下去。为什么郑捷案会造成许多人人心惶惶?这可能同时涉及到了生存需求和安全需求,搭捷运时人人自危,而将其他人贴上标签、试图隔离,似乎就能让人们找回心中的安全感。(推荐阅读:

同样的,电影当中的容锡,正是因为担心自己的生存需求会被威胁到,因此给这些越过危机过来的人们,贴上了“可能有感染”的标签,这和过去争论不休的“预防性羁押”,似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也难怪棒球队员闵英国会对啦啦队长金珍熙说:“你跟我到那边去吧!这边的人比丧尸还可怕。”

每当社会上发生重大事件时,有多少人为了自保所做出的行为,比起犯罪者更为可怕呢?如果这些犯罪者是社会问题的受害者,那么这些握有权力关系,企图整肃这些受害者的人,是否更该让我们小心提防呢?

回到马斯洛的理论,为什么台大生杀猫会引起许多人的怨恨?因为台大生在标榜升学体系的台湾,象征着一种“自我实现”。不论是马斯洛五种需求的哪一种,只要当我们觉察到社会上有不公平的存在之时,往往就会让我们产生一种“相对剥夺感”,因为人们总是认为,这个世界应该要是公平的,每个人要站在同样的起跑点之上。(同场加映:

不论我们这样的想法是否是合理的,当某些重大事件发生时,让我们感受到五大需求当中的某一些需求未能被满足时,总会让我们激起很大的情绪。而这些情绪,可能是愤怒、可能是焦虑、可能是委屈、可能是愤恨不平,便很容易化为我们的行动,也许是冲进立法院,也许是提出强奸犯要判鞭刑,也许是为同性恋争取婚姻平权。

这边所谓的行动,并没有好坏之分,每个议题都牵涉了太多人的利益,简单用好坏来评断某次运动或事件,实在不是公平的作法。然而,当我们发起这些行动时,我们是不是能够回来想想,促使我们做出这些决定背后的情绪是什么?是什么按下了我们的情绪按钮,让我们变得如此情绪化?

觉醒的沟通模式,让我们真正存在

这让我想到了家族治疗大师萨提尔所提的沟通模式。每次发生这些事情时,社会上总是充斥着要冷静沟通的声音。但是当你的基本需求受到威胁时,冷静沟通又何来容易?或许我们能够做的事情是,试着看到自己现在在做些什么?我有什么情绪呢?我现在采取的方式是什么呢?

萨提尔把人的沟通姿态分为五种,其中四种是不一致的沟通姿态:透过讨好他人来沟通的人,往往只看见对方的需求,却忽略掉了自己的需求;例如在恋爱关系当中,有一些人不断地透过讨好对方的方式来逃避冲突,他们忽略掉了自己的需要,只想避免冲突扩展下去。

透过指责他人来沟通的人,往往只看见了自己的需求,而忽略掉了对方的需求,例如不断责怪政府的作为有所问题,但却未能看见政府可能有的限制在哪里;或是不断评价这些参与社会运动的人是被洗脑,却未看见他们为何要站出来争取自己的权利。

透过超理智的方式来沟通的人,常常扮演着分析事物道理的角色,他们会用一些理论来说谁对谁错,但却没有看到自己和他人背后的那些感受。就好像我们在看这部电影时,应该会很容易地把容锡贴上自私的标签;但当你遇到如此生死交关的事件时,又有几个人能够坦荡荡的面对死亡呢?这样的议题,或许并不是那么的容易。

而透过打岔来面对事情的人,往往会不顾眼前的事情,只想转移注意力。或许当人们都在关注政治议题时,你就是那一个常常说“我不谈政治”的人。这并不是说不谈政治是错的事情,只是我们可以反过来想想,什么时候我们总是逃避着某些议题呢?当我们逃避这些议题的时候,背后代表的又是什么?也许是你对于政治本身不感兴趣,也许是你的家人常常告诉你,政治界都是黑暗的。(推荐阅读:

对萨提尔来说,最一致的沟通方式,是我们能够看见自己的需求、他人的需求,以及现实情境的考量。这并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但是萨提尔强调的是,我们是否能够在一个觉察、觉醒的状态之下,选择要做出怎么样的决定?萨提尔曾经举例,当你被警察拦下来要开单时,透过讨好警察也许可以让你免于吃单,那么在觉醒的情况之下,做出讨好的行为,那依然是一种一致的沟通方式。

写完这一篇文章,并不会让这些事情不再发生。因为人心是很复杂的,复杂到难以用好坏、善恶来定义。就如同这部电影当中,并不揭示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觉醒过来的男主角,最终仍然被丧尸所咬;试图救人的车掌,最终却沦为肉盾。然而,这样的剧情,或许更让我们看见,生命的意义不在于“世界是公平的”、“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些我们从小被灌输的生命意义。

而是让我们看见人心的善恶之外,我们能否觉醒的活着?我们能不能超越“世界应该是公平的,人们应该公平的对待我”这样实质不合理的想法,而活出自己生命的意义呢?就如同尹相华在死前为自己未出生的小孩命名,牺牲自我换取其他人的性命、徐硕宇在知道自己即将成为丧尸之前,交代好后事好让女儿得以活下去、闵英国选择和金珍熙一起成为丧尸,而不愿自己苟且活下去,这些举动,或许才是真正的存在过吧。

【心灵映画室——游戏办法】

最后,我将读者回馈的回馈表,做了一点小小的修改。对于该怎么样经营每月电影分享的专栏,我仍然在摸索当中,如果读者们有一些想法想回馈给我,也欢迎填在表单当中。这个月,在分享完这部电影之后,我想听听读者们喜欢哪一些电影呢?我会挑选出一则你们留下的故事,以及那篇故事所搭配的电影,写成一篇文章,让读者们一同品味。我们下个月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