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者 Madeleine 的第一篇投稿,谈谈近期的戏剧大热门《荼蘼》。身为女性创业家,看着郑如薇的两难,深有同感,多希望能预先知道所有结果再做选择。这篇文章邀请我们透过西方视角思考,为何职场与爱情得要是二选一的难题?做一个孝顺的孩子,就不能支持伴侣事业吗?(推荐阅读:

身为女性创业家,近来看到植剧场的好戏《荼蘼》深有同感。

身为华裔回到台湾这片土地创业,我原以为自己的思考方式,已经非常贴近西方思维。经历几段感情之后,体会到职场妇女与家庭主妇的选择得失,看着《荼蘼》画面上的反覆纠结,我才发现,我原来也被所谓的“东方传统”洗脑了好几回。

我跟几位外籍人士闲谈,聊起《荼蘼》里头,郑如薇面临的纠结,究竟要选自己想要的职场路,还是要为了自己也想要的一份感情屈就?他们纷纷表示,很讶异郑如薇的困局,在亚洲需要被拍成一部影片让大家思考。(推荐给你:

东西方文化各有自己的价值主张与盲点,没有对错,今天我们可以试着用西方观点看荼蘼,让自己有更多元的思考观点。

为人夫就不能为人子的困境:孝顺就不能支持伴侣事业?

仔细想想,这两方的价值并没有冲突。可是现实社会的框架之中,却有一种有想要为人夫就不能为人子的限制,为什么?

女人结婚后,自然希望自己是丈夫最爱的女人,而妈妈从小把儿子拉拔长大,也希望在儿子心中占有一席之地。看看国外的例子,Angelina Jolie 电影首映会不能出席时,Brad Pitt 曾带着小孩与自己的爸妈代替出席。西方许多公婆非常支持媳妇发展自己的事业,也期盼儿子娶进门的是有事业心与自己想法的太太。

未来重视自我成长,事业发展的女性只会数量越来越多,我认为现在的女生比以往扮演更多元的角色,未来的定位跟荼蘼中的郑如薇似乎只有二选一的份,不太一样。(推荐阅读:

当孝顺成为一种择偶条件?

为什么我们一直找不到“孝顺”的绝对英文翻译?这句话是高小姐跟汤有彦在雨中散步时说出来的,台湾长大的女生们很多都被这观念教育,因为孝顺而相爱的那些人,最后都因为孝顺而分开。

崇尚个人主义的西方社会,找不到“孝顺”的说法。西方社会面对父母顶多就是做到尊重,更无法理解把面对父母的态度设定为配偶的资格。

剧中汤有彦要负责养家所以必须放弃自己去上海的机会,西方人看来觉得非常别扭,独立以后,自己的人生是自己过的,不需要因为是儿子、是女儿,而只能为自己的父母而活。孝顺是儒家美德,但如果直接破坏孩子的感情,阻碍人生发展,带有屈服的味道,可能也失去了孝顺本意。(同场加映:

早就不爱了,只是舍不得

汤有彦的爸爸跟郑茹薇讲道时口气中带有无奈。有多少结婚多年的夫妻,早已分房睡,没有情爱,只因“情分”还在,所以表面上维持着家庭圆融。

西方思维比较偏向个人主义的思考模式,很多时候是我当下的快乐更有相当程度的重要。 “我遇见了另一个人,所以...”"I met someone so…."是经常上演的剧情。舍不得离开却又不爱,在西方是不想面对,也不想解决事情的心态。(推荐给你:

过了期的爱情可以挽回,挽回不了,不如设定好的退场机制,各自寻找快乐。分开不需要等待,人生可以不用这么多无奈,你有太多无奈,因为你忘了更爱自己。顾大局之前要先照顾好自己的情与爱。

看着荼蘼,我想到自己。我有一个女儿,我希望她长大之后,不需要在职业妇女或是家庭主妇的身分当中只能二选一。如果我有一个儿子,我希望他选择结婚的对象有理想,有自我提升的渴望,至于家里的杂碎事情,大家一起分担。(同场加映:

大家都是做好自己就够了,别用传统的价值观对别人道德绑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