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假科学真行销的“英国研究”之外,许多时候真的研究被媒体错误诠释更让科学家无言以对,好在有许多优秀的科学部落客挺身而出,不让科学在大众心中渐渐沦为低级的八卦。前阵子流传的一则“女人一掉泪、男人就萎了”的科学报导就是一例。

 

 


女人眼泪当真用来降低男性性欲?截图取自苹果日报网站

 

 

这则苹果日报的报导引用自外电(美联社),并且还访问了国内的权威泌尿科医师…跟补教名师高国华以及艺人谢丽金(?)的意见,先不管为什么要访问谢丽金–我猜只是因为刚好当天记者有遇到她,凑个版面吧–即使是访问了泌尿科医师,而得到该医师“此研究并无根据、匪夷所思”的说法,也不代表就有任何意义,因为医生可能还没有看过这篇研究论文,只是针对记者访问时的简短叙述做出反应,这也是很不科学的。我们时常会看见这种“记者拿国外科学新发现的报导,来请教国内科学家意见”的延伸报导,但绝大部分的时候,这篇论文可能才刚从期刊上发表,其他科学家都还没有看过原始研究,就被逼着要回答问题。就一个科学记者而言,这样的作法很不当,而被突击采访的科学家也实在不该妄下定论。(延伸阅读:NASA生命新发现受质疑,科学新闻被NASA绑架了吗?)

 

这个“女人流泪会让男人没干劲”的研究上个月初在英文科学部落格圈也掀起了一波讨论,因为美国的主流媒体也好不到那去,一样用煽情且错误的角度诠释这份研究报告,因此引发许多科学部落客挞伐,其中骂得最凶但也最有趣,并且将媒体的错误纠正地最清楚的是Christie Wilcox这篇《Why do women cry? Obviously, it’s so they don’t get laid》。

 

Wilcox是美国科学部落格圈的知名部落客,我也非常喜欢她的文章。她看见MSNBC科学专栏作家Brian Alexander的专栏文章《Stop the waterworks, ladies. Crying chicks aren’t sexy》(别装哭了,女士们,流泪的马子并不性感)后,她对这位总是以两性科学来取笑跟调侃女人的作家怒火一次爆发了。Wilcox忍耐读完这篇专栏文章后,反击了回去…当然,是用科学部落客的方式。

 

就跟苹果日报下的标题一样,Alexander的这篇专栏也拿以色列研究者们的研究作为依据,以“女人流泪,男人想睡”作为重点,然而这完全是对这份研究的误读跟扭曲。或许就是因为许多媒体总是这样解读跟呈现科学研究,所以让大众认为科学根本不重要,认为科学经费根本就是浪费,Wilcox认为如果这篇研究真的只是为了研究女性的眼泪会不会让男性冷感,她也会皱眉头,但事实当然不是这样。

 

这篇研究的目的其实是想知道人类眼泪中的化学物质是否跟其他动物一样能够传递化学讯息。许多物种都会透过体味、费洛蒙(信息素)、以及其他化学线索有意或无意传递出各类讯息,从“给我滚开!”到“来吧我要!”都有,但在人类身上是否也有这种作用其实一直备受争议,经过多年研究,没有任何可受信赖的研究找到人类费洛蒙(所以别再相信什么香水有吸引人的费洛蒙了)。体味跟香气在人类沟通上的确有其作用,但到底是哪些化学物质?透过何种途径引发?其实答案并不明朗。

 

而过去研究发现,老鼠的眼泪可以传递性讯息,所以以色列的Naom Sobel研究团队才会想要调查人类对于眼泪的生理反应。Wilcox认为该团队设计的一连串实验方法让人惊艳而且不偏不倚。研究者先让女性看完令人想哭的电影,收集她们的眼泪,然后拿流过女性脸颊的盐水当作对照组。接着让不知道这是什么的男性闻这些溶液。他们用眼泪沾湿棉布,放在男性受试者的鼻子下面,然后要他们对研究者准备的女性脸孔照片做出两种评价:有没有性吸引力,以及脸孔传达的情绪为何。

 

第一段研究发现,闻着单纯盐水作答的男性没有任何特殊反应,而闻着眼泪的男性,虽然不认为这些女性照传达出特定情绪,但大多认为这些女性并不性感。

 

接着在第二段实验中,研究者先让男性闻眼泪,然后再看一部感人或让人伤心的电影,有趣的是,即使看电影没有改变受试者的情绪,但闻眼泪却让这些男性的脸变得比较导电,这通常是发生在我们流汗的时候,同时也是一种明显的生理反应;而且那些回报自己性欲下降的男性,他们的睾酮-增强性欲的激素-下降了13%。

 

还没结束。接着呢,研究者把闻着眼泪的男性放进功能性磁振造影仪(fMRI),扫描脑部活动,发现他们的下丘脑纺锤状回(或称梭状回)的活动都显着降低,而这两个部位都跟性欲有关。这三段研究都指向一个结论,那就是女性在情绪高涨时流下的眼泪会降低男性的性欲。

 

 

 

 

但更重要的问题是“为什么?”主流媒体给我们的答案很一致,那就是“流眼泪很不性感”。所以记者就自己导向结论:当女性哭泣时就传递出她们不想做爱的讯息,因为演化生物学就是跟交配有关,不是嘛?

 

Wilcox驳斥这种说法,她指出演化不全只有交配这件事,还有生存,毕竟人都死了怎么做爱?(注:好吧,各位变态,你还是可以跟尸体做爱,但是没办法生孩子,是吧?) 女人的眼泪不一定是用来降低男性性欲的,还可以有很多种假设,例如另一位知名科学部落客Ed Yong就认为眼泪的讯息作用或许是阻止侵犯。可想而知,哭泣常常是在难过或是受伤的情况下,而在比较虚弱的此刻,能降低愤怒男性的侵略性,对于生存当然是有益的。

 

而且若说眼泪是演化来让男性冷感,以便阻止性交用的,实在没有说服力,毕竟这并不会让女性更健康、或是能拥有更多后代。另一个比较复杂,但更可靠的假说是:眼泪含有多种物质,其中就有催乳素,这种激素具有让勃起的男性冷静下来的作用,而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催乳素也是一种照顾行为激素。有许多研究显示父母认知跟照料行为是受催乳素引导,而受睾酮抑制,例如有研究就发现父亲回应婴儿哭泣的冲动与上升的催乳素跟下降的睾酮有关,而且在配偶生育后数周间,男性的催乳素会大量分泌,同时睾酮会大量减少

 

此外,也有研究发现一夫一妻制下的已婚男性跟单身男子比较起来,催乳素高得多,而睾酮则低得多。而在双盲条件下使用安慰剂进行的实验更发现提高睾酮会让男性对陌生人比较不友善、而且对他人较无同理心。因此,或许眼泪中的化学讯号,其目的是要开启男性脑中的照顾模式,而这是有利于生存的。

 

还有很多后续研究可以做,例如性别对换,由女性来闻男性的眼泪,或是让男性闻男性或是小孩子的眼泪,极有可能的结果是:性别根本无关。热爱煽情写法的专栏作家跟记者将眼泪解释为“我现在不想要”并不正确,其实眼泪的讯息传达的是“帮帮我!”。许多报导自行假设的结论跟原因其实并不科学,甚至污辱了这份研究;而原本对科学好奇的阅听人可能就每天配着这些“琐碎”、“厌恶女性”的伪科学新闻下饭,久而久之对于真正的科学内涵自然也变得不在乎了。



 

本文作家:Portnoy郑国威

文章出处:http://pansci.tw/archives/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