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编按:
接吻往往象征爱意的传递,天时地利人和的浪漫时刻,许多情侣便会忘情的来上一吻,但知道吗?在更早之前,当社会风气还没这么开放的时候,有位纯真的少女在享受亲密的同时,内心带有一些疑惑,她后来得到了什么样的解答?你的看法又是什么呢?



1931-1937年发行于上海的《玲珑》图画杂志封面

1936年,有位名叫基丽丝的少女,写信到当时上海的女性杂志《玲珑》,信里写到:
珍玲女士:我因年纪很轻;所以见识不多,请您指教我那下面的问题吧。(1)和男性常常接吻算得有贞操吗?(2)给男性常常抚乳的算得有贞操吗?请在最近贵刊答覆我。祝您愉快。基丽丝 (推荐阅读如何思考性这件事:爱与性

不久后,《玲珑》刊出了珍玲女士的回覆。她说:
丽丝女士:贞操有心理的与肉体的。从心理讲,当然理想很高,大都行于宗教意识中,非普通所能奉行,而且也是无谓的。从肉体讲,普以限于交接,不过接吻抚乳往往足以成为堕落的诱因,所以亦须以避免为佳。  珍玲

基丽丝少女的问题,看来使人迷惑不已。一方面,她似乎天真而保守,像是担心自己因为无知而失去贞操;另一方面,她的提问又大胆到让人惊讶,引人遐想:莫非她常常和男性接吻抚乳,不然这番提问又是从何而来?

更重要的是,这两个问题的背后,似乎隐然存在着一个伦理模糊的世界:贞操的界线不太清楚,因此才需要搬到台面上来讨论。而我们的恋爱顾问,竟也因此给了十分先进开放的答案。尽管她认为接吻抚乳是堕落的诱因,不过肉体贞操的标准,“限于交接”。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就算对方已经攻占三垒,但只要尚未奔回本垒,都不算是失分。

这可是1936年。

但或许就是在那个年代的中国,一切准则都可以重新被商榷。当整个中国努力地学习西方文化,热切地希望跻身现代世界,许多从外头引进的行为,接二连三地出现,成了社会上新的奇观。而传统的伦理规范,对此往往只能瞠目结舌。接吻就是其中之一。(同场加映:传统与现代的结合 玩美文创


玲珑杂志内页。根据内文说明,因为热情读者襄助,所以每期均会刊出西方电影中的接吻照。(延伸阅读:别被爱情电影教坏了!

传统中国人不接吻吗?也许有的。中国有本房中术经典《洞玄子》就教大家在缠绵温存之际,要“两口相焉,男含女下唇,女含男上唇”。但别忘了,这种事只能在“房中”做,属于性爱而非恋爱。将它拿到大庭广众下讨论,甚至放上杂志页面,真是成何体统。西方经典的爱情故事,比如罗密欧与茱丽叶,到了剧情高潮之际必须来上一吻。但梁山泊与祝英台行吗?

也因此,对近代中国千万等待爱情滋润的少女,接吻作为陌生的浪漫行为,必须学习的名堂可就多了,包括了接吻的意义,接吻的时机,接吻的技艺,还有接吻与卫生健康的关系。

《玲珑》因此告诫读者:“杂乱的接吻,是伦理的凌辱,并且是有着传染病侵入的危险。”又说:“医学家的研究成果,每一次接吻,可以传播千万的霉菌。”看来实在吓人。

不过《玲珑》可不是要恐吓读者。他们清楚知道,深陷爱河中的男女,不会因为霉菌而轻易退缩的。所以《玲珑》也宣告,情热的本能与卫生并非不能兼顾。一篇名为〈男女接吻从此不致传染〉的文章就写着,

最近有某着名医师宣称,凡男女们在嘴唇预先涂敷碘酒,那就得畅所欲吻,不致传染。碘酒可藏于一个娇小玲珑的小瓶中,瓶塞系软木做的,其中插有小刷一支,携带在手提包或口袋都很便利。当(吻)的时候就拿碘酒敷唇,然后尽量狂吻。

这位创意无限的医生更相信:“将来碘酒瓶的销路,一定不在唇膏之下,而且是青年男女不可缺少的随身必需品。”

接吻前得先准备好碘酒?听起来是有些难以想像了。但七十多年前对于接吻传染病菌的担忧,如今看来,说不定仍有几分道理!?

 

特约作家:涂丰恩

历史学硕士,研究兴趣为身体史、医疗史与比较文化史,相信藉由过往世界中的种种不可思议,能够在平庸的日常生活里,寻找一条逃逸路线。

 

跨越至今的接吻议题讨论
〉〉永垂不,一吻定情!十大经典“Kiss”
〉〉陌生人亲一个!吻,世界上的绝美艺术
〉〉舌吻基本教战

更多有意思的历史,都在大人的世界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