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片从未被发现的废墟。一个坦诚的忏悔,一次勇敢的心碎,一个坚定的抉择……那是引领我们在生命的长夜里,不断前行的隐微星光。《那时候,我只剩下勇敢》作者雪儿·史翠德化身网路专栏作家 Dear Sugar,陪你含泪共读 56 则读者心碎来函,以及作者暖心又虐心的回覆。(推荐阅读:【熟龄裸体画集】岁月未曾凋零!女人的身体不只因“青春”而美

亲爱的 Sugar:

我是一名五十余岁的中年妇女。身为妳专栏的忠实读者,我猜,我的问题肯定非常平淡无奇而乏味。但我依然想虚心向妳寻求意见与支持,因为这一切令我非常苦恼。

在结婚数十年后,我和我先生决定分手。对此我感到很平静―就我看来,这段婚姻其实已经名存实亡好一阵子了。我先生从来不是一个惯于展露热情的人,无论情感上或肢体上皆是如此。许多年来我一直感到非常孤单;我不断试着从他那里得到我想要的,但一切努力都徒劳无功。我费了很大的劲才说服自己,我值得更好的,所以我应该朝那个方向迈进。

当然,未来令我既恐惧又兴奋。我想要人生中的友谊也好,爱情也好,能够更充满着爱。我想要、需要关爱的肢体接触与言语。然而同时,我也害怕自己永远无法感受到来自男人的温柔碰触。昨天,我和一个朋友聊到他和伴侣间的亲密时刻―这令我更加忧惧,是否我生命中永远得不到这样的美好?

我很担心关于性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和另外的男人长期交往过,而在婚姻中,我们的房事一成不变、犹如例行公事。有一次,我对我先生说,想要更常和他做爱,隔天晚上他却因此而取笑我。另外,我恐怕也没有很好的“技巧”。和我先生在床上时,我时常能高潮,所以不是这个问题。但在找到不错的做爱方式以后,我们一直维持着相同的模式,直到当初令人兴奋的一切都变得无趣至极。

多年来我幻想着狂野浓烈的、新奇大胆的性爱,但依然默许着那日复一日乏味的房事继续。我很苦恼,若真遇上了一个和我非常契合的男人,我们会做爱,然后我在床上的表现将惨不忍睹。

我需要帮助。该如何在为时已晚之前做出改变?

此外,我的身材也是个问题。当穿着衣服的时候,我的外型还看得过去。然而脱掉衣服,曾经忽胖忽瘦留下的痕迹就展露无遗。我很高兴自己瘦下来了,但裸体时我的身体松垮下垂,令我感到尴尬窘迫。我试着想像,从性的角度出发,带着那些令我不安的缺陷,自己看来会是什么模样。(推荐阅读:【王迪诗专栏】10 小时,251 场性爱背后的女人 Annabel Chong

手术太过昂贵,我负担不起;但医师说,如果不动手术的话,我的肌肤是没有办法恢复如过往般紧实的。我精心想出了各种的方式,希望能掩藏我的裸体,但我真的很害怕未来可能的恋人会怎么反应。我不想一直躲在恐惧身后,然而要我站出来、暴露自己,却又畏缩不前。我知道妳不能代替我行动,Sugar,但我好孤独,一个人被笼罩在恐惧的阴影之下。

这世界上,有和我同龄的男人,愿意和我这个年龄的女人约会,并接受我的身体吗?我知道妳不可能有确切的答案,但我还是忍不住想问。在情感上,我一直很勇敢;在性爱及对自己的身体缺乏自信这方面,却不是如此―但我很想变得勇敢。当然,我也同样害怕,是否其实我根本就不再有机会,再也不会遇到让我能展露自我、面对挑战的恋情?请帮帮我。

不及格
敬上

亲爱的不及格:

我女儿五岁的时候,无意间听见我对 Sugar 先生抱怨我是个又肥又丑的丑八怪,每个地方都难看得要命。她立刻开口问我,满面诧异:“妳是个又肥又丑的丑八怪,每个地方都难看得要命?”

“不是!我只是在开玩笑的!”我嚷道,装出愉悦的语气。之后,为了她未来的自尊发展着想,我继续假装其实我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是个又肥又丑的丑八怪,每个地方都难看得要命。

我有一股冲动,想要为妳做出同样的事,亲爱的不及格。为了保护妳不受复杂难解的现实所伤害,我很想假装男人们依旧垂涎全身松弛下垂的中年妇女,贪恋她们原始的以及饱经历练的美。“外表不重要!”我想用一种过度热情、“真有妳的,女孩!”的声调这么大喊。这其实不是谎言,外表真的不重要。妳知道这一点,我也知道这一点;所有 Sugar 王国的甜心们都会挺身而起,对这项宣言表示认可。

然而。但是。我们也知道,这不完全是真的。

外表对大部分的人而言都是重要的。可悲的是,它对女人的重要性大得令人沮丧;不论年龄、不论体重、不论妳身处于迷人―丑陋区间的哪一点上,都无可避免。我应该不需要将收信夹里那些与妳有相同恐惧的女性的来信一一详述,以资佐证。

在此我只需简单记述,在我认识的女性中,几乎所有人——那些多半迷人、深具魅力的女性——都因为她们很胖、平胸、头发有自然卷、身形奇怪、有皱纹、有妊娠纹……而惊慌失措。有一名全知全能、毁灭女性、冷酷无情的美之神,在他扭曲双眼底下,映出这种种所谓不完美的形象;他统治、主导、有时甚至宣判我们人生中许多重要的部分。(推荐阅读:当我们无法打造差异共存的社会:“胖女孩也很美”就成为矫情

关于这些,我说得够多了。够了。

我常写道,我们该如何朝自己想要的人生迈进,尽其所能地往那个方向抓取想要的东西,尽管这么做很困难。我也常建议人们设下明智的界线、专注于沟通和交流、勇于冒险、为真正值得的事情全力以赴、正视矛盾冲突的真相、信任内心那个怀抱着爱的声音,并忽视内心另外一个带着仇恨憎厌的声音。但重点是——许多人常常忘记这一点——这些价值观、态度、原则并不仅限于我们的情感世界,而同样也适用于我们的身体。

妳的身体、我的身体。无论它们是否下垂、丑陋、肥胖、消瘦、或是残破不堪。拿出对心之所向的无畏精神,来面对妳的小腹。

这条路没有捷径。妳那难题的解答,并非是想办法让未来的恋人相信妳看起来就跟安洁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一样;反而是要让他习惯妳看起来并不(而且永远不会)像安洁莉娜.裘莉的这个事实——此外我想补充的是,这个事实,是即使安洁莉娜.裘莉本人有朝一日也需面对、甚至现在就已经在为之苦恼的。

真正的改变在于态度的层面上,某个人做某件事的方式与她或他过往所为有所不同。在于一个男人选择不邀请曾对自己施虐的母亲参加婚礼;在于一个女人决定将她周六早晨的时光花在绘画课上,而非蹲在浴室刷马桶;在于一名作家不让自己为嫉妒的阴影所吞噬;在于一位家长深深吸一口气,忍住了摔盘子的冲动。在于妳和我未着寸缕站在恋人的面前,尽管这让我们感到扭捏不安。这是我们得完成的举动,清晰明瞭。这么做将赋予我们坚强的力量,令一切更加明朗,使我们距离那个理想的自己又更近了一步。

妳不需要很年轻。妳不需要很苗条。妳不需要很“辣”(不管那些识见狭隘、以管窥天的蠢蛋是如何定义这个词的)。妳也不需要拥有紧实的肌肉、翘臀或是恒久不变永不下垂的胸部。

妳得找到一个方式,与妳的身体和平共处,同时令妳最深刻的欲望成为可能。妳得足够勇敢,来建立妳值得拥有的亲密关系。妳得将衣衫褪尽,然后说:“这就是我。”(延伸阅读:别让体重定义你!她们是性感胖女人

生命中有许多小小革命,有千百种方式能令我们成长、变化、安然无恙。而或许身体是我们最后的边界。它是我们离不开的所在,永远存在,直到生命终结的那一天为止。大多数的女人及部分的男人一生都在试图改变它、隐藏它、美化它、将它转变成与本质相悖的样貌、或者掩盖它原本的模样。如果,我们不要这么做呢?

这是妳需要回答的问题,不及格,是能够将妳最深的欲望引领进入妳的生活的答案。并非:“这世界上,有和我同龄的男人,愿意和我这个年龄的女人约会,并接受我的身体吗?”而是“如果我将对自己的肌肤的憎厌转为爱,这个迷你又巨大的小革命将为我带来什么样的改变?”这种特殊的自我解放,将结出什么样的果实?

我们不知道——作为这个文化、作为一个性别、作为独立的个体、你和我——事实上,我们的“不知道”是女性主义的一种失败。我们声称拥有力量,我们赋予自己权力,我们负荣载誉……但我们从未停止担心自己穿着牛仔裤时屁股看起来翘不翘。这背后有许多的原因,一个个性别歧视的理由堆成小山,任我们理直气壮地归咎责怪。但最终,如同世上其他事情一样,情况是否能有所改变,依然是操之在己。

我们的社会与文化不会主动给妳下垂松垮、年龄渐长的身体“狂野浓烈、新奇大胆的性爱”,所以妳得勇敢地自己去追求。这将需要很大的勇气,不及格,但是勇气本就是任何美好人生里不可或缺的因子。

我明白妳感到害怕的原因。我无意轻视妳所承受的一切,包括最近划下句点的人生阶段以及即将开展的新页,但我得非常清楚地对妳说,现在真的不是颓然躲在妳的不安全感背后的好时机。妳为自己博得了成长的权利,现在就得一肩将这个责任扛起,妳的重担,妳得自己挑。(推荐阅读:

现在,让我们聊聊男人吧。在他们之中,有许多会因为想要更年轻、更窈窕的女人,而将妳从恋人的可能名单上划掉——但不是所有人都会这么做。有些人会非常兴奋,能遇到像妳这样的女人。我所认识的“非社会大众眼光刻板印象的典型性感”的人——年长的、体胖的、身有残疾的、刚生产完的——他们之中最性感的那些,往往都直率得讨喜,对于自己真实的样貌坦承不讳。(延伸阅读:胖女孩给世界的告白:我的“天菜”老公跟我在一起不委屈

我建议妳采用他们的这种方式。与其隐瞒、掩盖妳身体上令妳感到不安的那些部分,不如从一开始就开诚布公(在妳还没走进卧室、偷偷摸摸试图钻进被子里不被看见,同时感到恐慌无比之前)。如果妳对“即将和我滚床单先生”这么说:“我超级在意我的身体有点下垂、不够紧实。我甚至不确定自己到底还知不知道怎么享受性爱,因为多年来我和前夫在床上都像是例行公事一样无趣”——他会有什么反应?

从我的经验,这样的坦白通常是有所帮助的,能将心底深藏的恐惧解放出来,将亲密关系推至更脆弱之处,并能极准确地展露出即将和妳上床的对象,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他会笑出声来,告诉妳:妳很可爱、很美,所以什么都不必再说了吗?还是他会清清喉咙,给妳他前妻的整形医师的联络方式?他会同样也对妳承认他自己的不安全感,还是他会因为妳的不安全感,严厉地教训妳一顿?那是妳真正想要与之分享身体的人,还是妳最好在还来得及的时候赶快溜之大吉?

我知道身为女人,我们一直被情色产业/好莱坞世界燃起的美之火炬烧灼得遍体鳞伤,彷佛无处可逃。但在现实生活中,我却发现,对于女性身体各有不同型态这件事,那些值得上床的男人们所抱持的看法其实比一般大众想像中温厚得多。

“一丝不挂,满面微笑”―这是我一名男性友人对恋人的唯一要求。或许这是因为男人也是人,对他们的身体也有自己的恐惧与不安全感与不足之处。找到那其中的一个,能让妳思考、让妳笑、让妳高潮的男人。邀请他一起进入妳的美丽新世界里,参与妳的迷你革命。

Sug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