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短裤自由阵线的“不服”运动,主张学生的自主权,学生要有脱下制服裙,换上运动短裤进校门的权利。因为影片中的“还是你的宝贝女儿”一词引起许多人的讨论。当个宝贝女儿并没有不好,只不过宝贝女儿应该是女儿的唯一样子吗?听听周芷萱的说法,每一段关系都是不同的,不要让宝贝女儿、宝贝父母一词绑架了彼此。(推荐阅读:

没有要参战,只想说故事。

看到宝贝女儿四个字对我来说之所以隐隐作恶,是因为那些被当成宝贝女儿而恐惧于脏掉的日子。宝贝女儿是一种网罗,一种家长对女儿的期待,一个不能脏掉的美好想像。

过年回家,我妈崩溃的跟我大谈,他觉得我变得很偏激、很狭隘(以下省略五百字)。他说他不敢看粉专,因为那些人把我说成这样,留言都在骂我,我是他的女儿,他们骂我也就等于骂他。

“我的宝贝女儿怎么变成这样”我想他心里是这样想的。(推荐阅读:专访周芷萱:“女人很想要又怎样?”

像小林说的那个故事,高中女生们遇到露鸟侠,也许其实人们只期待她们尖叫。也许如果我尖叫,如果我不回答他“你从政没人骂你才失败吧”,我就依然是宝贝女儿,没有脏掉、没有变得太过勇敢和算计、没有变的让她不认识。

但没办法,宝贝女儿不是宝贝女儿,她就只是她自己。

所以我跟我妈说,抱歉,我们的关系可能需要重新开始,你得重新认识我。过去那些宝贝女儿的形象都是演出来的,我只是很会演戏,我从来都不是你想像中的那个样子。  

养育一个女儿,多数台湾家长的做法是呵护。呵护到大,期待换个男人来呵护。我妈几年前说,她人生最后一个工作,就是看我嫁个好老公,不过她现在已经不这么说了(认清女儿歪狗七挫了吧XD)。(同场思考:

但台湾家长们没有想到,也许有些女儿要的不是呵护,是尊重、是把她当成独立的人来看。她喜欢摔倒,她喜欢跌跌撞撞,她不想当宝贝女儿,她一直都是脏的。

这个社会认知爱的样态总是很贫乏。家长对子女的爱就是呵护,情侣之间的爱就是偶像剧那套,朋友的爱就是_____(自行填空)。但其实每一段关系都不同,每个家庭都不一样,爱与不爱都有他独一无二的样态,我们不用做到某一个样子才能证明自己是个好女儿/好妈妈/好情人/好媳妇/好老公。(推荐给你:

我打开背离亲缘的时候,以为可以找到反抗的途径,殊不知是两大册满满的爱,各式各样的爱。遭奸成孕的妈妈说我不知道怎么爱我的孩子,拜托谁来教教我;科伦拜事件凶手的母亲说爱他并不难,即使他和我们认识的完全不同。

也许和家人眼中的自己和解也没有捷径,只有正面迎击,去探寻不同的关系样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