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Psydetective(心灵侦探) 在协助学生准备备审资料时发现,许多人对自己的“专长”自卑,认为自己的优势与特质不足以受到肯定。听他从心理学角度分享:我们永远可以保有对自己生命意义的诠释权。(推荐阅读:

读者们,久违了!最近忙于整理大量的论文资料,以及准备四月底的演讲,很久没有写文章了。在这些日子里,我另外接了一份工作,到补习班带高中生写备审资料。由于去年推甄上国北教谘商所,对于推甄资料的准备自然有不少的心得,在这些带领高中生准备备审资料的日子里,我发现引导他人做推甄资料,和谘商好像蛮类似的。

为什么我会这么说呢?因为不论是谘商,或是推甄资料的准备,都是从自己身上做探索,找到许多之前自己没有发现的特长与面对事情的方式。谘商师的任务,往往是带领个案面对问题,陪伴他找出先前没有想过的解决之道,让自己能够过更好的生活;而推甄资料的辅导老师,则是带领学生去联想与回顾过去的求学经历、社团参与、人际互动等等,和自己想要就读的科系之间有什么关联,有时候那些关联并不是那么明显,但是在重新框架(reframing)之后,却能找出意想不到的连结。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想要申请师大历史系的女生。由于她是选校不选系,其实她对历史的兴趣并不大,所以迟迟不知道要写什么,于是我就问她对历史的了解有多少,以及未来想要做什么。

在我的询问之下,她告诉我她以前的历史成绩其实很差,是因为遇到了一个老师,在上课时会准备许多补充资料,并且整理精美的图表与地图,才让她对历史产生了兴趣,如果以后读历史的话,她希望能够当上历史老师。于是我就建议她,可以把老师的教学方式带给她的感动写进去,并且把将枯燥无味的历史教材变成有趣的课程内容作为目标写进去。

除此之外,她不清楚自己身上到底有哪些特长是适合读历史系的,我就开始问她平时的兴趣,一问之下,原来她喜欢看福尔摩斯和亚森罗苹,喜欢他们抽丝剥茧的办案过程,于是我就建议她把这一点写在兴趣特长里面,因为历史系也需要这样的特质,她对于抽丝剥茧的过程有兴趣,就好比历史学家需要这样缜密的逻辑思考,来对史料做出判断,拼凑出更完整的历史故事。

另外,有一个学生想要读社工,但是她的兴趣是弹吉他,她跟我说吉他和社工似乎没有什么关系。我想了想之后告诉她,其实这还是可以写进去,因为吉他是她的休闲活动,可以帮助她纾解压力,而社工师又是一个需要花大量心力关怀他人的职业,难免会有倦怠的时候,这时候吉他就扮演起重要的脚色了,能够帮助她从低潮之中恢复过来;同时,社工师的工作内容是帮助一些受创伤的人度过难关,如果她能够在陪伴的过程中,将她平时弹吉他纾压的这件事情分享给个案,并且鼓励个案寻找自己的兴趣,支撑自己度过难关,那么弹吉他这件事情就会变得很有意义。(推荐你看:

我常听我朋友抱怨自己没有什么专长,不知道如何和异性开启话题。但是在我一问之下,原来他很爱逛咖啡厅,去过许许多多的咖啡店,品尝过许多好喝的下午茶;除此之外,他也很了解音乐,听过许多我没听过的地下乐团。

于是我就告诉他,其实这些也都是你的专长呀!只是你不曾发现罢了。也许,我们每个人懂的东西,都远比我们以为的还要多。

在带学生的过程当中,不禁让我想起了心理谘商上的意义治疗,意义治疗是由 Frankl 所提出的,他生活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父母与新婚妻子都死在集中营当中,他差点也难逃死劫。不过,在他经历过了这些挫折之后,让他的生命变得更加茁壮,也让他对于人生有了更深层的洞见。

他提出了所谓的意义疗法,他认为,我们过去的一切会带给我们什么意义,我们可以自由的决定,虽然我们无法改变过去发生的事情,但是我们可以改变我们诠释的方式,从而建构我们的未来。

这是和佛洛依德截然不同的看法,佛洛依德认为,我们的过去决定了我们的现在,就好像一个人如果出生在有暴力倾向的家庭之中,那么他长大之后必然过得不快乐,难以信任他人,这是佛洛伊德所谓的“决定论”;但是 Frankl 不这么认为,他认为,我们永远可以保有对自己生命意义的诠释权,就好像当代谘商最强调的就是自我觉察,对于我们身上所发生的事情,我们可能所知甚少,只用原本的惯性来诠释它,但是当我们不断的觉察自我,开始用不同的角度来看待原先发生的事情时,我们就多了一些可以选择的道路。

一个童年受暴的孩子,他可能会觉得这个社会就是如此的可怕,因此不敢和他人进行互动,并且认为自己注定要活在悲剧之中,他对于过去所赋予的意义就是“这些悲惨的命运,让我成为一个悲惨的人”;但是当他经验到一些人的帮助,接受心理谘商之后,在谘商师的引导之下,开始反思自己的念头是不是正确的,是不是有些人其实是好心要帮助他,而他却把那些人的好意当作心怀不轨呢?当他愿意去用不同角度来看事情时,他就能够对过去有着不同的看法:“虽然我过去曾经过得悲惨,但是在这些人的帮助之下,我依然是有能力站起来的。”(延伸阅读:

其实在我们生命当中,体验过大大小小的事情,只是我们常常没有用心去想这些事情究竟能够带给我们什么,只用习惯的模式来诠释我们身上的一切而已。就好像是弹吉他这件事情,在升学体制之下,父母或许只将之视为玩日愒岁,在我们身边责怪我们为何不好好读书,要成天沉迷在音乐之中,那么我们可能就会对自己花太多时间弹吉他这件事情带有罪恶感,认为这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但殊不知,其实它也是帮助我们面对困境时可用的资源。

我们人和机器不一样,就好比最近轰动一时的人机大战,Alphago 在下棋时不会紧张、不会有压力,但是李世石会有压力、会紧张,所以我们更不能把人看成一个读书的机器,仅仅是不断追求课业上、社会上的成就而已;我们更需要的是,跳出过去这个社会带给我们的框架,为自己的人生寻找意义与创造意义。(同场加映:

就如同 Steve Jobs 在史丹佛大学演讲时所说的,我们的过去就好像一颗颗的珍珠,而我们可以回过头去用一条线把它们串在一起,过去所学的那些,在原有的社会体制之下看似没有意义,但是当我们用不同的角度去看待它们的时候,它们就有了意义。我们并不是被动的生活着,同样可以做出我们的选择,为我们的人生赋予意义。

重新框架我们的经验吧,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的设计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