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春蕤老师于 1994 年出版了《豪爽女人》一书,高喊“女人要性高潮,不要性骚扰”,关于性与情欲的讨论,我们渴望理解更多。父权价值让女人的性更珍贵,男人的性更浮滥,而我们要做的,其实是把情欲的选择权交还给每个人手上。(同场加映:

每次谈到情欲的话题,就会出现“女人的性欲望天生就是比男人少”或是“你看约炮软体上女人多有利就知道了”,这样的质疑。

在异性恋约炮软体上,女人的确有利非常非常多(非常要乘以N次),显示性别比严重失衡。这个失衡当然跟“父权”有关。因为父权价值使得女人的性珍贵、男人的性浮滥,所以产生失衡。为什么这样说?让我先从人的需求开始讲起。(同场加映:

父权价值让女人的性珍贵,男人的性浮滥


(图片来源:Hugo Chinaglia, CC @Flickr)

人类是社会动物,所有的选择都有两个部分。一个是自己内在的需求,一个是外在的社会影响。

每个人当然有欲望的多寡,跟吃饭的食量一样,有些人一天五餐都不会饱、有些人不吃饭也很OK。但爱不爱吃饭真的只跟食量有关系吗?如果两个食量一样的小孩,一个小孩从小就被说你尽量吃没关系,另一个小孩只要想吃东西就被冷眼看待、被打、被说矮由你好恶心。

你会说这两个小孩长大之后的食量差别,是他们自主的选择吗?我想不会。

在欲望的例子也一样。女人在成长过程中,会不停经历这个社会的驯化。家庭教育告诉我们不要展露自己的欲望,会被认为很随便,以后找不到珍惜妳的人;教育用堕胎影片吓我们说你不自制就会这样;社会用八卦板或是苹果日报这些媒体,不停的讲约炮的女人就是破麻、被捡尸强暴都是活该;周遭的环境也告诉你做个女人,就是要学会保护自己。(推荐给你:

这一切下来会造成什么?女人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欲望是不好的东西。

如果小学就有性欲、想要自慰?天啊妳千万不能跟别人说,不然妳就会被讨厌、被觉得很恶心。极端一点的例子,还有女孩被发现自慰会被痛打。这些不是我们少数女人在讲一些极端的悲惨例子,是虽然每个人被禁止的方式跟程度不一样,但整体而言,我们都认知到社会是不鼓励女人的情欲的。

性解放,是每个人都有自由选择跟尝试的权力

当然,没有性欲或是性欲较少的女人绝对存在。我们要如何确认是自主守贞、无欲,还是只是不敢讲?只有一个友善的环境才有可能做到这件事情。


(图片来源:mallorymichelle, C,C @Flickr)

我高中的时候,写过一部小说,讲一个女孩的欲望。其实故事说的就是自己,就算我是个十七岁生日礼物会收到一大串彩色保险套的女孩,面对自己的情欲还是会害怕,被同学看出来小说在写我自己还是会紧张。但我一直不遗余力的在鼓吹(其实就是跟朋友嘴炮啦XD)约炮的价值,鼓吹女人的第一次他妈的没什么了不起,老娘想约就约。

讲久了就不怕了。

我也有一些女生朋友,过往跟男友做爱都觉得她对这件事情没啥兴趣,我一直铁齿的说,是她男友们都太烂。结果,约一次炮就上手。真的是男友们都太烂,玩咖厉害多了。

我们都很幸运的,身边的朋友对这样的想法非常友善,所以就越走越歪(ㄕㄨㄤˇ)了。我现在回想起来,很感谢这些朋友的鼓励,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 只有在够友善的环境底下,才有可能知道到底是真的没兴趣,还是被没兴趣了。

性解放不是每个人都要约炮才叫做解放,是每个人都有自由选择跟尝试的权力,没有人可以批判他们的尝试。(推荐阅读:专访周芷萱:女人很想要又怎样?

男生不必然要聊打手枪,女生不必然要避谈性事


(图片来源:UNO &TOU, C,C @flickr)

回到开头,为什么说父权价值使得女人的性珍贵、男人的性浮滥,所以产生失衡?其实是被珍贵、被浮滥了,虽然这句话很不中文语法。因为上述这些故事,女人不敢约炮。而异性恋男人的性,又被很单一的看待。男人不外乎就是喜欢大奶、细腰、在家是荡妇出外是贵妇的女人。而且是男人,就喜欢打炮,不喜欢的不是男人。(同场思考:公车、香炉、破麻?从污名化名词看社会的“圣女”情结

所以父权价值把男人的性变得很廉价,女人的性变得很珍贵,自然在异性恋约炮软体上就失衡了。我们需要一个对男人女人的性都友善的环境,就先从,不要硬要跟男生聊打手枪(我相信有些男人觉得这话题很烦)、也不要觉得女生就不能聊性事开始吧。

把每个人当成人看,去了解他们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不管于公于私、在交往中或是在床上,才是尊重人的方法呀。